執導Gin Lee《幸福門》MV 張蚊揭開選角原因:陳漢娜氣質夠詭秘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本地影視製作不復當年勇是鐵一般的事實,加上今年「新冠肺炎」疫情肆虐,令業界更顯凋零,唯獨音樂錄像(Music Video)市場成為逆市奇葩,每逢有新作在YouTube上架,都會掀起網民熱烈討論,而唱片公司為延續歌曲人氣,近年都嘗試改變MV拍攝模式,增加製作資源,設定故事主題和劇情、提高美學要求,甚至以系列形式包裝,更邀請新晉藝人和老戲骨粉墨登場演繹不同角色,總之單純要歌手站在鏡頭前行行企企Chok Pose「咪嘴」的舊式拍法已成明日黃花。而近日派台的Gin Lee(李幸倪)新歌《幸福門》,曾憑《空手道》(2017)獲「第37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美術指導提名的張蚊,獲歌曲監製周殷廷(Yan Ting)邀請擔任MV導演,最終她與拍檔陳品及其團隊,一同想到以「失格遊人」作為主題的微電影和MV三部曲,到底當初何以會有此構思?且聽張蚊親自解畫。

撰文:游大東

曾憑《空手道》(2017)獲「第37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美術指導提名的張蚊,獲歌曲監製周殷廷(Yan Ting)邀請擔任Gin Lee新歌《幸福門》的MV導演,最終她與拍檔陳品及其團隊一同想到,以「失格遊人」作為主題的微電影以及MV三部曲。(資料圖片)

「個MV其實幫到首歌好多,真係好入腦,即係我哋做後期嘅時候,已經聽咗200次,都仲係覺得好聽!」導演之一的張蚊(與陳品聯合執導)說,MV所有劇情皆緊扣歌詞和今次Gin Lee的專輯創作概念,「佢本身有個概念就係講一間屋入面有唔同嘅嘢,每樣嘢都有回憶,一間屋就好似一個回憶盒子,我係Base on呢樣嘢去諗三個MV。」

「失格遊人」第一部曲《幸福門》已於上月底推出,至今已在YouTube累積超過33萬點擊。故事講述在單親家庭長大的女主角秦懿(陳漢娜飾),是個下半身癱瘓的少女,而秦母(袁綺雯飾)因為長時間的空虛寂寞,加上面對照顧女兒的壓力,經常帶不同男性回家共度春宵,纏綿的聲音穿越牆壁,秦懿總是忍不住隔門偷聽,正值青春期,卻又不良於行,令這位少女心癢難耐,又痛苦無比。

由張蚊和陳品聯合執導的「失格遊人」第一部曲《幸福門》已於上月底推出,至今已在YouTube累積超過33萬點擊,第二部曲將於九月中首播,第三部曲由Gin Lee親身上陣飾演女主角,惟暫時未知何時推出。(《幸福門》MV劇照)

「幸福門」的快樂竟變成悲劇

偶然機會的情況下,秦懿看到一本叫《都市傳說》的書,書中第一頁已出現「苦難之人從此門通往幸福門」這句話,於是她按照指示,用自己的血在門上畫下結合三角形和三個符號的標記,霎時間,蠟燭突然熄滅,她打開房門,見到的不是客廳,而是一個沙灘,她來到另一個平行世界裏,在那邊,她行動自如,在藍天白雲下暢快奔跑、漫舞,又遇上令她心動的男主角希雲(胡卓希飾),最後更愛上對方。「幸福門」後的快樂令秦懿沉溺,奈何回到現實後,痛苦從沒離開,她與母親的關係一直惡化,最終秦懿決定更割脈自盡,為第二部曲埋下伏線。

秦懿看到一本叫《都市傳說》的書,書中第一頁已出現「苦難之人從此門通往幸福門」這句話,於是她按照指示,用自己的血在門上畫下結合三角形和三個符號的標記,霎時間,蠟燭突然熄滅,她打開房門,見到的不是客廳,而是一個沙灘,她來到另一個平行世界。(《幸福門》MV劇照)

MV不會看到故事結局

秦懿會跟母親關係惡化的原因是?為何秦懿決心要離開這個世界?希雲這個人是真實的存在嗎?何以有一幕海水會流進秦懿的房內?這些疑問,如果只看MV畫面和歌詞,根本無法找到答案。張蚊笑言,因為《幸福門》只是整個「失格遊人」的一小部份,她解釋:「應該話,呢個係一套微電影,我哋將啲Footage(畫面)放入去三個MV裏面,好多有對白嘅戲份,仲有結局,都唔會喺MV入面睇到。」張蚊舉例,《幸福門》中有一句歌詞:「一家之主得我一個」,乍聽不會明白其意思,但透過畫面才會知道指的秦懿。「當你知道Hanna喺故事嘅結局,就會明白,佢嘅世界同人生都係由佢控制。」

從唱片公司提供的資料得知,「失格遊人」三部曲橫跨三個年代,《幸福門》的時間設定於1975年6月,將於九月中首播、由韋羅莎主演的第二部曲,時間會推後至1980年代,而最後一首歌,由Gin Lee擔正的MV,就會發生在2020年。時間不同,故事發生的地點卻一樣,都是同一間房,張蚊直言,這是經過反覆討論才出現的終極構思,要從收到歌曲之後說起。

單親家庭長大的女主角秦懿(陳漢娜飾),原本是個下半身癱瘓的少女。偶然機會下穿越「幸福門」來到另一個世界,她可以在藍天白雲下暢快奔跑、漫舞,又遇上令她心動的男主角希雲(胡卓希飾),最後更愛上對方,可惜秦懿最終悲劇收場。(《幸福門》MV劇照)

房門裏的蝴蝶效應 角色遭遇影響另一人

張蚊以往一直從事電影工作,所以接到這個MV企劃之後,她最需要解決的,是怎樣拍、拍甚麼?「開頭都諗好多好Technical嘅嘢,三個MV喺同一間屋嘅話,點樣先有關係,而拍出嚟之後,點先會令觀眾唔悶呢?呢個好重要。」

拍電影,說故事的時間長,而且場景多變,反觀拍攝微電影,相比之下時間有限,而且所有情節都統統發生在同一房間裏,處理方法截然不同,「開頭都諗,會唔會其實係三間屋、三個故事?定係一間屋,然後(出現)唔同嘅住客,上手住客留低咗一啲痕跡,改變到下一位住客嘅人生?我就係不斷諗Butterfly Effects(蝴蝶效應),點樣互相影響,都爆過好多Idea嚟,有諗過同一幢樓有三層,例如我(主角)喺度食煙,樓上個阿伯聞到我點煙之後,會唔會暈咗入醫院?」經多番修訂,最後落實今天觀眾看到的版本。

張蚊認為,從其老本行 ── 美術指導的角度出發,同一間房橫跨三個年代三個人,可以玩更多「花臣」。「唔同年代,我哋個Set(場景)可以玩多啲嘢,燈光可以玩到好唔同,同一間屋處於唔同年代,街外射入嚟嘅光線可以唔同。」

「失格遊人」橫跨三個時代,無論年份、劇情、角色、燈光、道具都在創作時經過深思熟慮,在呼應歌詞內容的情況下才有此安排,值得觀眾細心發現箇中特點。(《幸福門》MV截圖)

《幸福門》MV最後出現韋羅莎的身影,為「失格遊人」的第二部曲埋下伏線。她飾演經常在夜店出波的女子,風情萬種,反映80年代香港經濟起飛、夜夜笙歌的情況。(《幸福門》MV截圖)

導演與何方「互Jam」歌詞 時代背景有深義

雖說先有歌詞才有故事,但張蚊指,今次在創作微電影的過程中,可以跟負責填詞的何方「Jam詞」,令歌詞、劇情和畫面三方面上更加貼近,之後才與拍檔陳品(Philip)構思故事大綱,再邀請三位年輕編劇:王穎瑤、黃素嬋、潘志恆編寫劇本,期間一起互相建構角色。「其實好開心可以隔空同阿填詞人Jam啦,劇情上同歌詞上,我哋都有隔空互動,當然係有歌詞先Inspired我去諗呢個故仔,(構思故事)適合有一個咩年代背景。例如Hanna(陳漢娜)嘅故事,我覺得佢冇得活動自如,當然係要喺一個冇電話嘅年代,或者冇方法聯絡外界,先顯得佢喺故事上有嗰個Struggle(掙扎)。」

去到第二部曲,主人翁變成風情萬種的韋羅莎,故事發生在經濟繁榮的1980年代,夜夜笙歌、紙醉金迷。「Rosa經常喺夜店出沒,係一個生活多姿多采、好有味道嘅女性,而80年代嘅香港,夜生活係最精彩,所以我哋就設定咗係咁,當然都有關啲美術事嘅,場景要Base on佢哋嘅故事,做番嗰個年代興嘅嘢,然後又要將(設定)裝修留到落去現代(2020年),所以(創作上)係基於各方面嘅考慮。」

對於陳漢娜,張蚊讚不絕口。「佢有一種詭秘嘅氣質,好難搵,我好鍾意佢。去到真係拍嘅時候,佢真係點拍都正,點拍都靚!」(《幸福門》MV劇照)

力讚陳漢娜胡卓希有魅力夠專業

談到角色,當初為何會邀請陳漢娜和胡卓希(Jason)演出《幸福門》?張蚊說,是魅力。「我好想拍Hanna好耐,佢個樣,同埋佢個人嘅Character呢,有一種詭秘嘅氣質,好難搵,我好鍾意佢。去到真係拍嘅時候,佢真係點拍都正,點拍都靚,而我知道佢係一個好認真嘅演員,佢嗰種專業同認真令我驚嘆,我唔知呢個係唔係一個好嘅形容詞,但真係好Impressive,正到爆。」

至於希雲一角,張蚊透露曾經想過很多男演員名字,最終屬意由Jason演出,因為他的面相輪廓有一重要特點。「Jason有一個好適合嘅Elements,就係呢佢扮後生去襯Hanna,你會覺得冇問題,佢又似20歲頭,之後去到中年佢留鬚,又可以立即變番30幾歲,佢真係扮到唔同嘅年齡層,而家唔係好多香港嘅後生演員做到。」張蚊說,整套微電影裏,Jason其實要扮演五個不同角色,難度甚高,但他認真看待,非常努力。「我哋會一齊做好多功課,而Jason真係好勤力,同埋佢係會講完一啲Direction(方向)之後,佢會思考好多,然後再返嚟問問題,佢係一個好好的演員。」

希雲一角,張蚊透露曾經想過很多男演員名字,最終屬意由Jason演出。整套微電影裏,Jason其實要扮演五個不同角色,難度甚高,但他認真看待,非常努力,張蚊力讚:「我哋會一齊做好多功課,而Jason真係好勤力,佢係一個好好的演員。」(《幸福門》MV劇照)

點擊下列圖輯,《幸福門》MV畫面逐格睇:

+20
+20
+20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