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黎曉陽信音樂搵到食 膽粗粗為Eason作曲:唔試就一定冇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要不是音樂人馮穎琪的堅持,大抵黎曉陽今天仍是一名busker。在街頭賣唱4年多,見盡人生百態,他曾擔心連自己都養不到,所以叫爸媽儲定個錢傍身,結果黎曉陽證明玩音樂搵到食之餘,也找到了人生方向,今年他更簽了寰亞唱片。「音樂是一個橋樑令我做更多有意義的事情,去老人院同公公婆婆唱歌,好比出席一些商業活動。」

攝影:梁碧玲

黎曉陽提到以前常被同學說是廢青,那位同學現在是會計師之類,但並不快樂,雖然現在黎曉陽並沒有很出色的成就,但過得很開心。

中七畢業後,黎曉陽曾想過到外國讀大學,結果被父親拒絕了,很明顯是受他的逃學記錄影響,加上一副吊兒郎當的模樣。後來,他參加了歌唱比賽,原因是「報名費只需100元」,符碌地得到第一名,以為自己好勁,卻發現連拍子都不會數、樂譜不會看。於是用了兩個月時間在家中自學結他,然後開始了busking生涯,而這次父母的態度有點不一樣。「那時擔心連自己都照顧不了,所以叫他們不要太倚靠我去照顧,我不是不孝,而是擔心沒有能力,所以叮囑他們留點錢傍身。媽媽說我養掂自己就可以,她認為我現階段不應以錢為目標,應該去找一些自己認為有意義的事情去做。」

試過被投訴阻街,有位滿頭大汗的警察前來了解,他說他也很支持我玩音樂,但職責所在,聽完我覺得好無奈,不希望自己將來跟他一樣多掣肘。

不想有掣肘

黎曉陽說除音樂、魔術之外,再無其他技能,他甚至連銀行戶口都沒有。雖然媽媽送上了一把結他,看似是支持他玩busking,但終歸是抱有「音樂搵唔搵到食」的疑問。結果,他拿着結他去了灣仔街市進行表演。「一開始檔販都當我傻,甚至講粗口,後來告訴他們因為媽媽擔心我搵不到食,終於就得到了些薯仔、蕃茄……證明音樂真是可以搵到食(笑),對我來說,音樂是能養活自己,也讓我找到生存的理由、人生的意義。」

媽媽送給他一把結他,看似是支持他玩busking,但終歸是抱有「音樂搵唔搵到食」的疑問。

在街頭賣唱遭撩是鬥非、警察驅趕乃家常便飯,4年間,黎曉陽看過不少人生百態。「試過被投訴阻街,有位滿頭大汗的警察前來了解,他說他也很支持我玩音樂,但職責所在,聽完我覺得好無奈,不希望自己將來跟他一樣多掣肘。」

黎曉陽說雖然未必知道想要做什麼,但就一定知道最不想做的是什麼。情況有如他小時候,明明可以加入學校泳隊,卻因為討厭泳池那種發霉般的地板而放棄了游泳,現在回想起來也覺得可笑。除了大汗警察令他認清方向外,一位78歲的busker也令他成長不少。伯伯家住荃灣,每天提着擴音器跑到中環、灣仔busking,黎曉陽除了想送他一台較為輕便的擴音器,也想多點人去留意伯伯。

黎曉陽與馮穎琪認識快要7年了,他說對方就像他半個阿媽,多於經理人,每事都會告訴她。

對馮穎琪的信任

「每次去找伯伯,偶爾看到一些年輕人路過時,會蓋着耳仔,又或者叫伯伯彈些奇奇怪怪的歌,我覺得都頗不尊重,雖然他彈的歌未必是大家都熟悉,但他並不是為名為利,純粹覺得退休都可以唱歌。他的攤檔中有個保鮮袋,裏面放有途人給他的鼓勵字句、一封他太太的手寫信,信中提到他很佩服有些人七八十歲都可以去讀大學,那78歲的他為什麼不能去busking呢?」

既然busking可以搵到食,加上黎曉陽說自己是那種「安於現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人,為什麼會簽了合約歌手呢?他說自己參加18區超新聲歌唱比賽時,音樂人馮穎琪剛好是觀眾之一,同年,又參加了一個商場唱歌比賽,馮穎琪亦是評判,就這樣彼此認識了。

馮穎琪先鼓勵黎曉陽多點了解音樂,繼續提議他再行前一步。「我當時跟她說玩busking也不錯,而且不肯定要不要成為歌手,或者將來我會走去滑浪呢!真係激到她飛起,哈哈!但她說我隨時可以回來唱歌,為什麼不先行這一步試試呢?試完進步空間多很多。」

大家認識至今快要7年了,黎曉陽說馮穎琪就像他半個阿媽,多於經理人,每事都會告訴她。

「她曾經說過簽我是為我好,而不是要去賺錢,聽完都幾感動,因為自己很怕將一段關係與金錢掛鈎。我不怕她搵我笨,也認為她不會搵我笨(笑),其實我當時連份合約也沒有怎麼看,這就是信任。」

黎曉陽當上陳輝揚的助手後,至今仍沒有「辭職」,偶然也會為他打理家頭細務。

透過馮穎琪,黎曉陽認識了陳輝陽,更成了他的助手。當時他曾幻想會有機會唱demo、又或者學更多樂器,但結果他做得最多的是買外賣。「有段時間好𤷪,看到中學同學一直在外國遊學,自己則拎着一袋二袋,但其實買食物也會學到很多……」黎曉陽說現在偶爾也會為陳輝揚打理家頭細務,沒有「辭職」最大原因是人夾人緣,而且他自覺陳輝揚待他也不薄……至少沒有用粗口問候他。今年初,黎曉陽被寰亞唱片睇中,簽約成為旗下歌手,有如此強大的後台支持,相信黎曉陽的音樂之路,一定可以更好。

陳奕迅唱我作的歌

對於陳奕迅唱了自己的作品,黎曉陽說:「有機會認識他看着他錄音,其實對我是一個非常大的鼓勵。」

黎曉陽曾為電影《陪你度過漫長歲月》寫主題曲,而該曲由陳奕迅主唱,對黎曉陽來說,此曲別具意義。

眾籌出碟

「我的音樂監製為一套電影做配樂,他們剛好欠一隻主題曲,又剛好我有一隻存貨,膽粗粗就交給他們……偶像唱我的作品當然幾不可思議,但我覺得音樂除了是共同語言之外,好的價值觀也是,全世界都會欣賞。」而他的膽粗粗又何止一次呢!他曾為了出碟而發起眾籌,結果用了兩個月時間籌得20萬,「因為我一定要去做,所以出盡法寶去成事。不試就一定無,因為你永遠未ready,但永遠不踏出第一步的話就不會進步。」

黎曉陽因為busking而認識了伯伯Rabbit BoBo,雖然現在當了歌手,但偶爾也會去找伯伯jam歌。

一老一嫩 同是天涯Busker

因為busking而與黎曉陽(Michael)成為朋友的伯伯,名叫Rabbit BoBo,是一名印尼華僑,雖然他說自己廣東話不太叻,但在訪問時卻頻頻與記者開玩笑,十分風趣。「我在尖沙咀busking時認識了Michael,以前成日玩,但現在他升了級,唔同我玩啦(笑)。」

伯伯多數在中環、灣仔、赤柱busking,讀者有時間的話,不妨去跟他打打氣。

之後說到不時被警察趕走,BoBo再次開玩笑說現在的黎曉陽會飛,所以不會被趕。「我又不是犯法,所以沒問題,我試過把身分證給警察做記錄時,自己走開去廁所,讓他們幫手看檔(笑)。」

伯伯用保鮮袋珍而重之收起關於他的剪報、打氣字句,以及太太的「介紹信」。

受祖父及爸爸的影響,所以BoBo小時候已經接觸很多音樂,直到退休後,開始了busking生涯:「音樂可以醫病,愈玩愈開心,就算途人不打賞,但看他們停下來拍照我都很感謝。這也是我的興趣,再加努力與天分。Micheal都好有天分,心地也好好。」在印尼時,BoBo曾經玩過樂團,直到近年才開始唱歌。

「以前好固執,又好孤寒,從不聽別人的意見,現在觀眾說什麼都可以,改變了很多,開心就可以。」

你想看更多精彩的深度文章嗎?請購買今期《香港01》周報,或點擊此處:成為我們的訂戶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