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惠雅為HotCha捱到腎炎 讀中醫搵後路:以前博到好盡!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08年,因為腰痛,Regen.C(張惠雅)好奇心驅使下問Google大神,認為自己是腎痛症狀,公司同事不以為然,結果忍痛捱足一整天,入院後證實為腎炎。

曾經以為組成HotCha是自己的全部,結果卻是名不成利更不就,同組隊員不相往來,Regen話:「點解要做組合? 一係搵到錢,一係大家都好夾,現在兩樣都唔係……」

Regen自己幫自己針灸。(受訪者提供)

Regen坦言對凡事都感好奇,令她想到讀中醫課程。

Hotcha可說是八九十後的集體回憶,三個妹妹仔青春活潑,可惜到2014年宣布拆夥。Regen坦言,自15歲簽約,直至07年組成HotCha初入樂壇,一度令她以為「HotCha」是自己所有。「我覺得好誇張,HotCha頭幾年真的沒有放過假,去旅行都只是新年價錢最貴那三四日,因為唔會有人叫你返工,請假都要一齊請,公司唔想缺少左任何一個。」

「我以前搏得好盡,腎炎都要忍痛捱足全日,完成工作才入院。」她形容自己若果不暈低都會繼續工作,同事們總覺得年紀輕輕不會有腎炎,於是沒有積極處理。「可能我天生好奇,腰痛正常人都只會覺得是疲勞引起,但我就懷疑有腎炎,當時已經對人體好奇。」唔講唔知,Regen現在除了學中醫外,閒暇時更有研究茶道,既然她的合約快將完結,要轉行都不會是難事。

她承認:「仲諗緊(續約),如果現在可以寫埋書講旅遊就好了,現在讀緊中醫,有考慮過會唔會Full time讀書。」

Regen認為現在過得比組合時好多了。

出道時被呼為「雞」

雖然Hotcha已經解散一段時間,不過談起Regen,總會讓人想起Hotcha,或許是這隊組合太深入民心。她坦言:「現在才知道好多人鍾意Hotcha,以前網絡世界冇咁好,少啲渠道知道自己有人喜歡。」回顧當年一點一滴,她笑言:「我好記得一出道時,有人話我們係雞。」不過努力經營,總能令人將這錯誤印象消去。

雖然幕前她們姊妹情深,共同拼搏,但原來她們從來都不是閨蜜。Regen直言從前與Winkie(黎美言)行街食飯較多,不過她們三人都甚少私下接觸,「連傾電話都唔會」。故此解散至今,除了在公司或公共場合碰面外,都罕有接觸。

Regen自言與HotCha的成員唔太夾,唔適合走埋一齊。(網上圖片)

談起解散,Regen仍然覺得是正確決定。「我好理性分析,點解要做組合? 一係搵到錢,一係大家都好夾,兩樣都唔係,我唔想因為搵少少錢而走得這麼唔舒服,現在大家各自行反而好好。」她補充道:「我們三個性格好唔同,音樂理念又唔同,好似拍拖感情咁,雖然好努力維繫,但真係唔適合走埋一齊。」

「其實我一直都覺得,背住HotCha個名係一種壓力,唔想將呢樣野背負著走落去。」言下之意,HotCha不會重組?「這個幾肯定不會了,可能想想讀唔讀書更好吧!」

「點解要做組合? 一係搵到錢,一係大家都好夾,兩樣都唔係,我唔想因為搵少少錢而走得這麼唔舒服,現在大家各自行反而好好。」

出走一年半,Regen原來都未夠喉。

出走為抗抑鬱

 Regen 在2011暫別樂壇出走到澳洲,雖然有傳言她成為第三者而被下令放逐,但她坦言出走原因是工作壓力太大,甚至嚴重得出現幻覺。「這個決定對我來說好大,因為我用言語都表達不到我有幾重視這份工作,我由小五開始玩比賽,因為熱愛日本組合《SPEED》,從小就對住電視不停模仿和參加比賽,玩到成個東涌都識我。」要選擇放下從小的夢想出走,相信當時的壓力大得難以承受。

 雖然澳洲渡過一年半便回港發展,她承認本來計劃繼續出走,只是有朋友要結婚才意外地提早回來。「澳洲返來本身想做Blogger,但公司叫我返來唱歌。」

 既然重視工作,又何以要放棄一切重頭來過?「其實有同自己講過,走左要重頭再來,但唔會覺得可惜,因為得到的是屬於HotCha。」言談間,總覺得她把HotCha和她分得很開,可是她決定回歸這個令她有抑鬱的樂壇,原來是因為夢想這東西。「我覺得自己勇氣極大,我願意相信多一次,當我再回來時,對呢行睇法好唔同,我想趁有氣有力,還能講夢想的歲數,拼搏埋佢!」

「我小五開始玩比賽,因為熱愛日本組合《SPEED》,從小就對住電視不停模仿和參加比賽,玩到成個東涌都識我。」

Regen 暫未決定約滿去向,直言會考慮Full Time讀書。

服裝:AMERICAN EAGLE OUTFITTERS

場地:Mini home

攝影:梁碧玲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