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主持《輕談淺唱不夜天》如守水塘? 曾潔盈:係精英先做到

撰文:劉傳謙
出版:更新:

踏入凌晨,三大電台都會有深宵音樂節目,陪伴在夜間工作的市民和未能入睡的樂迷,其中香港電台第二台的《輕談淺唱不夜天》至今已有40年,歷屆主持包括鄭丹瑞、鄭子誠、周國豐等知名DJ,至今則由紫龍(尹子龍)、艾力(廖麒鏘)和曾潔盈(Gene)主持。
一般聽眾認為,主持深宵節目是苦差,猶如警察被上司分派守水塘,與世隔絕。不過,要準備一個長達4小時的音樂節目,每晚就要準備約40-50首歌,主持技巧、歌曲鋪排、歌與歌之間的說話等等,都需要經過專業訓練。Gene直言:「以前係精英先會落通宵,即係要人覺得你可以做music show。以前要做4個鐘就等於係木人巷,好似喺TVB入EYT(《歡樂今宵》),唔係阿豬阿狗都做得music show。」
撰文:劉傳謙
採訪:游大東、劉傳謙
攝影:葉志明

現時《輕談淺唱不夜天》由紫龍(尹子龍)、艾力(廖麒鏘)和曾潔盈(Gene)主持。(葉志明攝)

紫龍:做人哋嘅Spotlight!

在大部分人眼中,通宵節目聽眾較少,甚至會認為沒有人聽。紫龍坦言加入《輕談》第4年遇到樽頸位,在主持節目期間感到迷失,甚至認為沒有人會聽自己播歌。不過在聽眾啟發下,紫龍重新認清深宵節目的定位:「呢個節目嘅分量唔係令你企喺台前有鎂光燈照住,例如森美大哥、阿Bob(林盛斌)等等,而係喺人哋最黑暗、最需要嘅時候撐住佢哋。嗰時開始有個使命感做呢個節目,唔覺得因為係通宵時段而有守水塘嘅感覺,反而係因為有4個鐘,我多咗好多自由度。」

紫龍擔任《輕談》主持已有11年,他坦言當中曾遇到樽頸位。(葉志明攝)

Gene:希望做第二個Uncle Ray

Gene自14歲起加入商台時就負責深宵節目,她坦言到後期才聽說過深宵是守水塘的位置,熱愛音樂的她只認為這是最划算的位置:「做通宵係好開心嘅地方,試問有邊個地方可以一路收住錢一路聽歌?佢仲可以一路畀你學嘢。」Gene曾認為自己能一直主持深宵節目,豈料換來老闆一句:「通宵節目都有商業價值,如果你係冇商業價值,你唔好阻住地球轉!」不過Gene只想繼續享受播歌的樂趣:「我希望我係第二個Uncle Ray,我係唔需要紅,最後就一直收埋自己喺角落頭,就算係火燭都冇人發覺到我嗰隻!」

Gene享受播歌時的時光。(葉志明攝)

艾力努力推新歌:唔係廿年後會冇晒經典

艾力4年前從新城轉到港台,歌單鋪排方面依然喜歡新舊歌交替,他認為將兩者結合會提升作品帶給聽眾的威力:「我成日覺得係會有啲神奇力量喺度,就咁將兩首歌獨立上市,你可能唔會覺得呢兩首歌有咩關連,但係將兩首歌擺埋一齊之後,兩首歌都會一齊升級。」雖說絕大部分樂迷都會認為以前的流行曲更動聽,但艾力始終認為自己有推廣新歌的責任:「如果有新歌你唔去推,唔去播,十年後、廿年後就會冇晒經典。小學生唔知四大天王係邊個,咁依家當打嗰班歌手呢?最多產量嗰班呢?你唔再落力去推,香港就唔會再有樂壇巨星。」

除了舊歌,艾力亦同樣重視新歌。(葉志明攝)

港台開咪講錯新城節目名

三人加入《輕談》至少已有4年,擁有豐富的深宵節目主持經驗,但每個人總會有大意犯錯的時候。曾在新城主持《寂寞流星群》的艾力離開舊東家4日後,就要在港台主持《輕談》,他在第一日非常害怕自己UI說錯公司及節目名:「同舊公司last show差唔夠一個禮拜,其實真係好易出事,好彩最後都冇事。嗰陣不斷提住自己,依家係『香港電台第二台《輕談淺唱不夜天》』,打死都唔好講錯,第一集節目就講錯係好唔老黎。」

艾力要短時間內適應新環境,的確是相當考驗其功力。(葉志明攝)

夾硬頂更 食藥後開咪中途瞓着

Gene則在年少時犯過大錯,當晚正值她生日,卻被監製電召指要趕回電台開咪,吃過感冒藥的她只好硬撐。在播張學友《還是覺得你最好》時,Gene竟然不慎睡著,最後要中央控制中心(CCR)同事急忙拍醒她後,才知道自己鑄成大錯。她明白如果自己身體條件不容許通宵工作,就一定要主動告知監製:「千祈唔好信班老細話『冇咗你唔得』,唔係咁,你係唔得就一定要推,如果最後你衰咗都係你負責,佢唔會因為逼你返而覺得唔好意思。」

年少時的一次大錯,令Gene時刻警惕自己。(葉志明攝)

人有三急 靠《十分十二吋》解圍

紫龍就遇著一眾DJ最害怕遇到的情況——肚痛。他還記得當時需要立即向CCR(工程部)求救,但當晚卻沒有同事能分身幫忙,唯有叫新聞部同事提前5分鐘到直播室,在交代所有操作上的細節後,就立即前往洗手間解決。及後因情況未有改善,他唯有用林子祥一曲《十分十二吋》拖延時間,才化解這次危機。他還記得當時嚇壞新聞部同事:「佢有啲緊張,因為佢哋好少會坐我哋呢個位報新聞,佢驚自己撳唔到多過驚我真係忍唔住,但係呢個情況真係太過特殊啦!」

紫龍遇到的突發情況,卻是十分罕見。(葉志明攝)

深宵節目攞正牌做歌曲保育

談到深宵節目的重要性,三人都不約而同地談起歌曲保育。艾力希望在節目中能為聽眾細數未必為人所知的歌曲故事,在前輩提點下,他開始研究更多未派台歌曲(Side Track)的創作故事,他說:「依家就話少啲大碟嘅出現啫,但係以前一張專輯大概有10首歌,最後派台嘅都係得兩、三首,當中仲有好多滄海遺珠嘅作品,會唔會有一啲小故事或者簡介,可以推薦返呢啲歌畀聽眾重新認識?」他坦言,希望這個鋪排能令整晚節目變得更有靈魂:「我好唔想做到成晚都播啲大熱歌,可能聽眾聽完有共鳴會好開心,如果真係要咁做,我攞返啲精選碟,搵幾晚時間播返晒佢就得。但係咁就會變到好冇靈魂,唔知自己想表達啲咩。」

艾力希望在節目中介紹Side track。(葉志明攝)

聽眾誤會歌曲意思 母親節一定要聽《念親恩》?

紫龍在點唱時有一個小習慣:如果聽眾在點唱時,所選曲目表達的意思與點唱內容不乎時,他會親自為聽眾改播一首更合意思的東西。他直言聽眾太容易得到音樂帶來的享受,有部分完全不知道歌曲帶來的實際訊息:「成日都會有好幾位聽眾想點首歌祝家人身體健康,於是就點首《身體健康》,好多時佢哋點嘅歌同本身嘅訊息完全係背道而馳。又例如佢哋會喺父親節、母親節點《念親恩》,但係嗰首歌係講媽媽走咗。有時候我做點唱都想畀一啲正確嘅諗法佢哋,畀佢哋了解多啲呢首歌。」

在點唱前,請先明白歌曲真正希望表達的信息。(葉志明攝)

4個鐘Air Time意義大:唔好只播自己鍾意嘅歌!

Gene有感樂壇上有很多滄海遺珠,慢慢會被人遺落,於是開始擔心部分動聽的冷門歌的版權因唱片公司倒閉而未能擁有,在沒有收錄在任何一張唱片下,它們就會消失在大氣電波中。她覺得如果該冷門歌值得推介,不妨趁著這四小時與聽眾分享:「啲歌冇咗版權真係好可惜,希望有人可以幫返佢哋做返。即使有版權,只要一個DJ唔播,10個DJ唔播,就會喺呢個時代慢慢消失,因為啲人已經唔識,Beatles都係大家相傳落去,唔係嘅話慢慢都會冇咗。既然我哋手攞住4個鐘,唔好淨係播一啲自己鍾意聽嘅歌,就算你唔鍾意,都可以帶畀大家。」

Gene把握難得的4小時,向樂迷推介不同類型的音樂。(葉志明攝)
點擊圖輯,睇睇三位主持為讀者推介的5首歌:
+10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