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王菀之大情大性 面對崩壞人性最失望:好容易嬲到喊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她,是文靜內向的賢淑女友鍾家寶(《Delete愛人》)、茶餐廳太子女瑞哥Priscilla(《分手100次》)、「加錢就可以了」的妓女吳璐(《金雞SSS》),是「第34屆香港電影金像獎」的雙料最佳女配角,她叫王菀之(Ivana)。 以歌手身分出道的Ivana,入行兩年開始參演舞台劇,當時她的演戲天分還未被發掘,直至2014年在《金雞SSS》飾演吳璐一角,她的演技才得到肯定,在剛上映的《大手牽小手》更與鮑起靜(鮑姐)和黃浩然合作,讓人有期望。

攝影:符祥定 

服裝:H&M  

髮型:Billy Choi @ Hair Culture  

化妝:Janice Tao @ ZING the Makeup School

《大手牽小手》的戲內不乏催淚畫面,向來多參與喜劇的Ivana笑言雖然演過的角色都帶點惹笑,但其實個角色都哭過。

打開《大手牽小手》的預告片,看到的,是穿着格仔襯衫的黃浩然在酒家台上,真誠地向鮑起靜獻唱《每當變幻時》,坐在鮑姐旁邊的王菀之眼眶掛着毫不浮誇的淚水;鏡頭一轉,一身中式褂裙打扮的Ivana與浩然向鮑姐送上「新抱茶」,淚眼汪汪的她哽咽地說:「奶奶,之前我們結婚沒有機會敬茶給你,現在補上。」兩個畫面,簡單的表達了整套電影的主線內容——浩然與Ivana一同為鮑姐完成心願。

單看預告,就知道是一套溫情電影,亦可預料到劇情定必滿布「洋蔥」,在印象中,記得Ivana過去參演的電影主要都是喜劇,突然改變戲種,淚腺會否沒有其他演員發達?Ivana想了一想,笑謂:「我又記得,雖然我演過的每個角色都帶點惹笑,但其實每一個角色都哭過。」的確,無論是電視劇《老表,你好嘢!》的吳芝晴,在電影界大獲好評的吳璐(《金雞SSS》),抑或是《Delete愛人》、《分手100次》,Ivana飾演的都是一些笑中有淚的角色。

在《大手牽小手》戲中,Ivana與鮑姐和黃浩然兩個好戲之人合作。 Ivana笑言大家戲裏戲外都似足一家人,從馬來西亞開始,就經常展開「高帽遊戲」。

拍哭戲關鍵在於對手

既然身經百戰,拍攝哭戲的場面大概已難不到Ivana,但聽完問題後Ivana迅速否認,畢竟,人的感情也實在是太難掌握,「都難㗎!有時真的會哭不出來,這時候關鍵在於對手,今次就比較易哭,因為有鮑姐和浩然,只要信任他們,投入了角色,就會想喊,其實這個角色也不是太難演繹。」

「角色不難演繹」聽起來好簡單,但其實每個角色都缺一不可,「今次拍戲,導演安排了幾個角色去帶起氣氛,我和戲中女兒都是帶起氣氛的『負責人』,這樣襯托之下,傷心會顯得更傷心。」Ivana在說的,就是在一套電影中的平衝點,有笑亦要有淚,在傷感中加入笑位,可以中和氣氛,亦更能突出傷感的情緒,每一個角色都有自己的功用,而Ivana的責任就是每時每刻都牢牢地記住導演告訴她的功用。

問到拍喊戲的要決是什麼?Ivana直言其他演員的配合好重要:「因為有鮑姐和浩然,只要信任他們,投入了角色,就會想喊。」

為觀衆留下的問號

和黃浩然談起Ivana在戲中的表現時,浩然講到她成功發揮角色的作用,緩衝了悲哀的氣氛,同時亦讓觀眾知道,這一家人其實可以好歡樂,除了帶出積極面對逆境的信息,亦在觀眾的心裏留下一個問號,「為什麼這一家人的快樂只有這麼短暫?」 Ivana直言愛哭的自己到真正要哭的時候,又未必會哭,好似和Eric So的結婚日子,反而是忙到忘了感動的情緒。

Ivana曾在動畫《玩轉腦朋友》聲演阿愁一角,而在現實中,她則認為每一個感情都缺一不可。」

曾為老公崩潰痛哭兩小時

所謂「人生如戲」,做人還真的需要有笑有淚、有高有低才圓滿。Ivana也不是第一次接觸哀愁的戲份,去年動畫《玩轉腦朋友》上映,女主角腦袋中的5個擬人化情感阿樂、阿愁、阿躁、阿憎、阿驚當中,Ivana就負責聲演阿愁一角,當時Ivana出神入化的演出,幾乎令人錯覺她和阿愁就是同一個人。

對於不同情感的見解,Ivana認為5個情緒都一定要有,不過自己比較少「憎」的情緒,「但無論如何都總會有綠色的椰菜花(動畫主角最討厭的食物)出現。」討厭的感覺較少,其他情感就會相對較多,Ivana自認是一個眼淺的人,她直言最容易「嬲到喊」,「對於人性的陰暗面,對人性的失望,最失望是覺得為何人性會崩壞到這一個地步。」

Ivana是一個大情大性的人,有時看一套電影都會莫名其妙地感到傷感而哭,「明明是不關事的地方,但我會泣不成聲,完全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就是崩潰囉。」而她與老公Eric So(蘇卓航)的日常相處時,也會因擔心對方而牽動情緒,「去年Eric因為鼻內有點水腫,要去醫院做小手術割掉,他讓我不要跟去醫院,但我死都要去,於是我攤在地上崩潰地哭了兩小時,在地上碌來碌去,哭累了就攤着,Eric在我身上跨過好多次,結果第二天像沒事發生過一樣隨他一起出門口。」

Ivana笑說與老公都不太擅長有關科技的東西,雖然已結婚一年,但新婚的照片至今還未上載至雲端發送給朋友。

結婚一周年的禮物

上月是Ivana與Eric So結婚一周年,問到怎樣慶祝?她笑言由於結婚一年都沒有將婚禮的片段和照片發給親朋好友,計劃趁這個重要時刻為大家送上「禮物」,而一年時間都沒有將照片處理好,她說自己和老公都是「科技(白)癡」,「我用Dropbox學了很久,別說找老公幫手了,他又不懂得用,他在update電話後,會傷心幾日,因為什麼都沒了,backup後還是什麼都沒有。」

王菀之跟Eric So結婚不經不覺已一年,但彼此已經歷過難關。

我是接受不了完騷的人,一想到已經完了就會亂哭,哭到整個後台都知道我好傷心,有的舞台劇演員,由出道合作到現在,一開始見到我哭,會好擔心我,到了現在他們會開玩笑說:「又做咩嘢呢,我哋冇死到啊!」
王菀之

收放難料的眼淚

像Ivana曾經演出過的每個角色,快樂要有一、兩滴淚水點綴,傷心亦要用微笑去溝淡,每一個情緒缺一不可;亦像電影中,有背負沉重心情的主角,也有負責紓緩氣氛的配角。討厭、生氣、傷心、擔心的感覺都有了,那麼開心呢?中國人喜歡將情緒分做「喜、怒、哀、樂」,喜和樂兩個字總是很易令人混淆,「喜樂……我覺得快樂是一個持續的狀態,是沉澱以後擁有的狀態,而喜就是即時的反應較多。」

Ivana直言對於喜樂的事,很容易就會陷入不捨的情感,好似每一次做完音樂會、舞台劇,Ivana都會在後台淚水決堤崩湧,「我是接受不了完騷的人,一想到已經完了就會亂哭,哭到整個後台都知道我好傷心,有的舞台劇演員,由出道合作到現在,一開始見到我哭,會好擔心我,到了現在他們會開玩笑說:『又做咩嘢呢,我哋冇死到啊!』」

問到讓Ivana傷感的原因是什麼?她坦言這大概就是對時間的感觸,「會覺得一段美好的舞台劇時光完結,但過去就是過去,回不去那一秒鐘。任何一件事,你付出過,不是對付出不捨,而是這一刻你根本不會記得辛苦過,只會覺得好多快樂完結,你未有時間去考慮自己得到什麼,只留意到你眼前失去了什麼。」

說到此時,發現自己的淚水總是氾濫的Ivana突然說:「我懷疑自己會癡咗呢,真正哀傷時反而未必會哭。」她憶起外婆去世時,沒有即時瘋了般哭,反而是過了一段時間,就瘋狂的崩潰,「就在這一刻,你才會明白,原來這個人、這件事,是如此重要,又或者是,沒有想像中重要。」  

都市人常規劃每日的日程,以為自己掌握着時間,但事實上,時間就是一堆數字,是不斷流逝不能追回來的東西,這個亦是《大》片的導演拜託Ivana為電影創作主題曲《相牽》時所提到的概念,「我的角色有自己的事業和家庭,後來重遇一個好陌生的奶奶,覺得有些遺憾要盡快修補。煞科當晚導演邀請我寫歌,我覺得好榮幸,因為覺得電影好有意思,想給大家分享,比起愛情片,時間這樣東西,令我感覺更深。」

幕前幕後的傾力演出,讓人感受深刻,每一個演員的相輔相成,有時想深一層,不僅人生如戲,情感亦如戲,Ivana說:「就似拍戲一樣,要有一個平衡,如果全部都是開心,你會開心嗎?」

有時拍戲和做人一樣都需要一個平衡點,「如果全部都是開心,你會開心嗎?」

你想看更多精彩的深度文章嗎?請購買今期《香港01》周報,或點擊此處:成為我們的訂戶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