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Mike曾比特獲Eric Kwok指點搣甩震音:初頭仲多過李克勤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剛踏入2021年,已經有不少新人宣布加入樂壇,包括今年加入環球唱片的曾比特(Mike)。阿Mike本來一心專注歌唱教學及幕後工作,機緣巧合下圓夢成為歌手,他直言非常雀躍,又指這個機會來得太突然:「其實我當時嘅初心只不過係幫下手唱Demo,或者跟老師學習下音樂,我已經好心滿意足。」

Mike口中提到的「老師」,正是歌唱比賽中的導師Eric Kwok(郭偉亮),他不但擔任Mike的推薦人,更親自為愛徒出道作《我不如》作曲及監製。不過令Eric開腔讚賞的一幕,卻是Mike帶病上陣導致表現失準的關鍵一戰。

撰文:劉傳謙

攝影:陳順禎

Eric Kwok不但為Mike新歌《我不如》作曲及監製,更與劉翁一起執導MV,可見他相當重視這位新人。(資料圖片)

帶重病參賽後瞓足三日

話說兩年前他參加《全民造星II》,其中一輪錄影,關乎Mike能否躋身總決賽,當時應付比賽之外,又要兼顧音響技術人員工作,早上工作過後要與隊友會合一起排練,休息時間嚴重不足:「嗰陣排到四、五點,返屋企瞓一陣之後就要起身,八點返工,試過最盡淨係瞓得一個鐘。但係我都冇辦法,休息得好唔夠,但係最估唔到係比賽嗰日先嚟病。」原來Mike當時扁桃腺嚴重發炎,雖然比賽播出當日得到Eric開腔平反,但他仍選擇接受評判批評,亦開始意識到休息的重要性。

Eric在比賽播出當晚為Mike平反,可見他對這位愛徒相當著緊。(Eric Kwok Instagram截圖)

在醫生建議下,Mike休養達一個月,才能回復最佳狀態:「完咗嗰日比賽大家去咗食飯,但係我飯都冇去食,第一時間就返屋企瞓,足足喺屋企瞓咗三日先可以叫做活動自如,之後調理咗一個月先好返。(嗰三日完全冇離開張床?)可以話係瞓足三日,起身食藥之後就再瞓過,因為真係好嚴重,醫生話好大件事。」

Mike為比賽去到盡,但在緊要關頭患重病,令他意識到要有足夠休息,才能維持最佳狀態。(陳順禎攝)

初見老闆太緊張 Eric Kwok兼任代言人

雖然訪問期間與記者對答自如,但Mike直認交談一直是他最致命的弱點。他記起當時與老闆Duncan初次見面,雖然二人與Eric在酒吧會面,但他緊張得完全說不出話:「我成個人僵硬咗,坐咗喺度,唔係好夠膽講嘢。基本上Eric Sir(Mike對Eric Kwok的稱呼)係代我發言,緊張到淨係識得講『係』,講嘢都卡住晒,成個人震晒,當時啲問題都冇依家答得咁流暢,要佢幫我補充好多嘢。」

在訪問中變得如此健談,Mike坦言最初下過不少苦工,例如在訪問前會列出數十條問題,讓自己提前適應與對方交談時的情況。(陳順禎攝)

試音唔唱英文歌:做歌手廣東歌走唔甩

與老闆見面後,下一步便是試音。Mike準備了四首廣東歌,希望在錄音室中展示自己在比賽以外的另一面:「佢冇講明係要唱廣東歌,不過我覺得自己喺比賽上面主要係唱英文歌,因為我真係由細到大都好鍾意聽,尤其是一啲比較Rock(搖滾)同埋Funk(放克)嘅歌。但係今次係要去環球面試,如果真係要成為一個歌手,基本上廣東歌一定走唔甩,所以我就要畀佢哋知道我唱廣東歌嘅效果,究竟佢哋滿唔滿意呢?」

雖然最擅長的是英文歌,但為展示自己同樣能應付廣東歌,Mike決定在試音時選擇陳奕迅《Allegro, Opus 3.3 am》、側田《Kong》、張敬軒《P.S. I Love You》及古巨基《大雄》。(陳順禎攝)

當時選擇的歌曲雖然風格不一,但它們都是慘情歌,恰巧的是,公司已經給他一個明確定位:慘情歌王子。不過Mike不認為公司早在試音時已經有意營造這個形象:「比賽之後我覺得自己駕馭到嘅嘢多咗好多,想畀大家睇到Mike除咗唱慢歌,都可以唱到好多快歌、好多Rock、好多Funk,呢一首慢歌我自己都好鍾意,希望之後就可以見到唔同種類嘅自己。」

雖然公司有意將自己打造成慘情歌王子,但Mike認為自己能應付不同類型及題材的歌曲。(陳順禎攝)

自覺「唔靚仔」先係優勢

距離歌唱比賽結束已經超過一年,Mike在這段空窗期除了試音外,亦趁機改善自己形象。他自認從比賽開始至今,大家一直都覺得自己不夠型格,但他認為這個標籤正是一個優勢,加上頭上的爆炸頭,令他瞬間找到自己入屋的形象:「唔靚仔都好,因為大家唔會將焦點放喺我個樣身上。好開心大家都好鍾意呢個髮型,同埋佢哋反而專注喺自己平時點樣襯托呢個形象,無論係著衫定係減肥,但係就唔會刻意話『Mike好唔靚仔喎』,因為呢個標籤已經係由第一集開始就有。」

Mike笑指自己一直被指「唔靚仔」,認為這個標籤反而是一種優勢。(陳順禎攝)

被下令搣甩震音:多過李克勤

相信Eric在電視上的形象,大家都已經看過,亦相當好奇他在錄音室會否變成另一個人。Mike憶起當時與Eric在雅旺錄音室(Avon Recording Studios)錄音,除了一貫休閒的作風,在工作時亦相當認真,除了在咬字、音色上提出不少意見,更下令Mike要改善一直以來的壞習慣。

「我錄完音之後發覺自己都幾多震音,(有冇人話過你唱歌似李克勤?)初頭直頭係多過李克勤,有好多微細嘅小抖音喺度。Eric好語重心長咁同我講『呢啲小抖音唱Live係可以嘅,但係如果喺錄音室上面唱就太多啦,當不停重複咁聽百幾次嘅時候,呢首歌就會令人覺得煩㗎啦。』當時先知呢啲嘢要控制好,類似係呢啲小細節,Eric Sir都教咗我好多。」

Eric Kwok認為Mike太多震音,更指:「呢啲小抖音唱Live係可以嘅,但係如果喺錄音室上面唱就太多啦,當不停重複咁聽百幾次嘅時候,呢首歌就會令人覺得煩㗎啦。」(資料圖片)

歌詞勾起情傷:唱唱下會眼濕濕

《我不如》背後盛載著Mike的悲情史,談起一段告白失敗的經歷,他仍歷歷在目:「細細個同一個女孩子比較親密啲,會兩個人一齊去街、睇戲,過馬路嗰陣會不經意咁拖住佢。有呢啲比較親密嘅行為出現,嗰陣以為自己應該追到啦,咁就向佢表白,點知女仔同我講可以做好好嘅朋友。嗰陣都好唔開心,無論你同嗰個女仔嘅關係幾咁親密都好,可能係以貌取人,可能當刻會諗自己係咪真係做得未夠好。」

《我不如》勾起Mike的情傷。(資料圖片)

Mike直言這是心中難以磨滅的刺,所以看到歌詞後,他不禁勾起這段經歷,錄音時更差點忍不住淚水:「唱嘅時候都諗起好多呢段時間嘅畫面,覺得呢份歌詞同我自己嘅經歷有啲相似。真係試過唱唱下會有啲眼濕濕,但係喊嘅話就唱唔到落去,所以都要忍住。」

最想出實體碟:一年比一年難

談起新人年的目標,Mike希望疫情盡快消散,希望在舞台上與歌迷見面,並透過其他新歌展現不同面向的自己。與此同時,他亦希望能製作一張屬於自己的實體大碟:「出實體碟嘅難度係一年比一年困難,呢個係我希望可以做到嘅其中一件事,對自己嚟講係一種成就同交代。」

他認為在目前的大環境下,樂迷欣賞一張專輯所花的時間愈來愈少,變相令不同唱片公司更傾向製作單曲,令Sidetracks在近年變得更罕有。他談到近日張敬軒推出的大碟《The Brightest Darkness》,直言相當佩服:「未聽入面啲歌已經覺得好驚訝,呢個時候竟然仲有人有呢個心血創作一張大碟,仲要有17首新歌。本身我都好鍾意張敬軒啲歌,覺得入面嘅歌都好有質素,覺得佢好犀利,當刻亦成為咗我奮鬥嘅目標之一。」

Mike認為在音樂市場趨勢下,製作大碟一年比一年困難,因此近年甚少作品可以界定為「Sidetrack」。(陳順禎攝)

Mike將在星期六(30/1)晚上8-9時舉行的《香港環球唱片 ╳ 01心意慈善Music Live》亮相,屆時歌迷可以透過《香港01》網站、「香港01」、「01娛樂」及「01眾樂迷」Facebook專頁欣賞直播,歌迷記得留意!

捐款支持:【慈善音樂會】仁愛堂疫境展關懷

捐款支持:【慈善音樂會】「食之助」食物援助服務 齊抗疫助弱勢

捐款支持:【慈善音樂會】疫情下助勞工家庭 紓解就業及經濟壓力

《香港環球唱片 ╳ 01心意慈善Music Live》 Gin Lee獻聲送暖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