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莫文蔚細訴5首廣東舊歌的故事:希望作品唔會被時間淘汰!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上回講到,將於六月舉行的《絕色莫文蔚世界巡迴演唱會香港站2021》,莫文蔚(Karen)屆時會為香港觀眾度身訂造不一樣的「終極歌單」,「今次返嚟香港,好多之前冇機會唱嘅廣東歌,都會擺入去今次呢個騷,所以Rundown會有好多調整,加咗好多廣東歌。」

所以來到專訪的第二部份,話題焦點順理成章圍繞Karen唱過的舊廣東歌,先由記者親自挑選5首作品:《潮濕》、《婦女新知》、《幻聽》、《透視》和《瑕疵》,再讓她分享當年跟創作相關的經歷與回憶。

碰巧今年是收錄《潮濕》的廣東大碟《全身莫文蔚》推出25周年,就由當年那幅震撼六百多萬香港人、至今仍然是本地樂壇唯一一張流行歌手背部全裸入鏡的唱片封面照說起,Karen笑言這是她與時任專輯創作總監的林海峰一手策劃。「當年個腦成日都有呢個唔著衫、趴喺梳化嘅Image,(我知自己)終有一日係要影幅咁嘅相!」一個夠膽諗,一個夠膽影,結果成就這幀經典之作誕生。

撰文:游大東

將於六月舉行的《絕色莫文蔚世界巡迴演唱會香港站2021》,莫文蔚(Karen)屆時會為香港觀眾度身訂造不一樣的「終極歌單」,預先向香港的Fans派定心丸:「好多之前冇機會唱嘅廣東歌,都會擺入去今次呢個騷,所以Rundown會有好多調整,加咗好多廣東歌。」

專訪︱莫文蔚6月紅館騷後告別大舞台 稱見好就收:唔想死做爛做

#1 《潮濕》(1996)

來潮最易令人疲乏 濕得太過份 共你這麼愛情就似 春天空氣裡頭 是太翳焗而濃密 偏將我貼實 共你這麼愛情就似 春天的感覺潮和𣲷
《潮濕》/作曲:李宗盛、梁伯君/作詞:周耀輝

1996年推出的《全身莫文蔚》,是莫文蔚轉會滾石唱片之後第一張專輯,也是她出道以來第二張廣東大碟,「全身」取「全新」的諧音,旨在說明她的音樂事業,從這一刻起重新出發,而這張封面照由時任創作總監的林海峰操刀。(網上圖片)

「《全身莫文蔚》真係好前衛,型到爆!其實一開始已經決定咗要咁做(唱片硬照與歌曲風格),因為嗰陣時(1996年 )相比台灣作風,香港其實都幾保守,好多嘢都話太前衛,啲人唔會接受,而滾石唱片就好大膽,所以簽咗呢間公司之後,自己有好多嘢都想試,有好多Ideas,咁難得(有此機會)梗係做啦。」

「喺香港有冇話乜嘢係唔得?總之你係新人,如果你係靚靚女女,第一擊就一定係周慧敏嗰隻(標準),一定係走『玉女』路線,冇第二隻Formula㗎,到你之後掂咗喇,你就可以開始表露真我,做第二啲形象,所以初初1993年出道嘅時候(獲星光唱片發掘,推出大碟《Karen》),我係被迫扮玉女,啲頭髮要攣攣哋(鬈曲),著條圓枱裙,唉,捉到鹿都唔識脫角嘅,我隻腳咁靚,有咩理由著條咁大嘅圓枱裙遮晒?」

「總之去到滾石嘅時候,就已經急不及待將我最Yeah嗰一面釋放出嚟,而《全身莫文蔚》(背部全裸)呢個Concept係我Propose嘅,因為我同Creative Director,即係林海峰諗緊呢隻碟嘅成個Image,我就同佢講,我個腦成日都有個Image,就係唔著衫,趴晒喺個梳化度,(我覺得)總有一日我係要影一幅咁嘅相,我就同阿Jan講咗呢件事,佢就話:嘩,唔係嘛?係就嗱嗱聲即刻影喇。咁就出咗呢張相,當然『全身』係食字,意思係重新出發,再加埋呢張相,其實成件事係好完整,啲歌又咁新穎前衛,總之盡量去做。」

「《潮濕》呢首歌竟然係李宗盛寫嘅(另一位作曲人是梁伯君),一聽,咦,乜咁High嘅?即係原來佢都有狂野嘅一面囉。其實嗰陣時我仲係咁新,基本上可以同邊個合作、唱邊個(創作)嘅作品,我都真係𦧲飯應,愈唔一樣就愈好啦,我次次都想試新嘢。首歌應該係講一段男女關係,其實我當時亦未咁識鑽研歌詞,總之有我就唱,好似一個演員咁,有劇本就會去演,而我係鍾意呢首歌,覺得所有嘢都好『劥』(猛烈)、好正、好有型。」

#2 《婦女新知》(2000)

莫文蔚繼1999年的《回家》EP之後,2000年再推出《KAREN MOK》EP,碟內收錄《A Brand New Day》、《北極光》、《水色》、《吸煙不吸煙》和《婦女新知》五首歌,當中《婦女新知》是當年少數以全粵語Rap出來的廣東歌,突顯Karen於本地樂壇的偏鋒格調。(網上圖片)

今日我嚟教大家整甜品 首先用滾水沖開Expresso粉 再擺啲Lady Fingers落去浸到腍 另一方面將啲蛋白攪一陣 起泡就加啲Kahlua再攪勻 最後兩樣倒埋一齊整到一層層 恭喜你咁就完成咗個Tiramisu 一個世界馳名嘅意大利甜品
《婦女新知》/作曲:蔡一智/作詞:黃偉文

「《婦女新知》係得意嘅,我又未試過Rap,所以當年收到呢首歌嘅時候,會問:得唔得㗎?唔知㗎喎!咁就試下啦!成件事係好玩,因廣東話嘅Rap(當年)已經少啲,仲要Rap嘅嘢係好過癮,最正嘅就係Wyman(黃偉文)將整Tiramisu嗰段嘢(食譜)寫咗落去,因為我真係識整Tiramisu。」

「故事係我初初返香港入行嗰陣就已經識Wyman,嗰陣時佢仲係(商台)DJ,因為我喺意大利讀書嘛,大家都對我嘅讀書生活好好奇,跟住我話當年一去到意大利,第一樣嘢學識嘅,就係啲同學仔教我整Tiramisu,我就將(過程)形容咗畀Wyman聽,點知佢一直記住呢件事,到(多年後)佢寫呢首歌畀我,就將呢樣嘢寫咗入去,當年Tiramisu喺香港仲係好罕有,加上首歌係透過買嘢去表達同一個男人嘅關係,又有形容港女(作風),成件事真係好精彩。」

#3 《幻聽》(2001)

2001年推出的《一朵金花》,是Karen於滾石唱片時代第二張廣東大碟,實驗性質較《全身莫文蔚》(1996)來得更強,除了《幻聽》之外,《扇子舞》那種別樹一格的電子音樂旋律也令人相當深刻,就連Karen也承認,這張20年前推出的唱片,在伍伯帶領下火花四濺,可一不可再。(網上圖片)

絲質的被單摩擦黑兔毛背心 男燒衣主角吐出一句一句南音 和金嗓子擁吻 水龍頭劇震 誰於珍妃井裡 喊啞了靈魂 講真我只不過想我們結婚 憑積分贈飲 怕解僱便凍薪 查詢班機請按 那忍看長平自刎 王昭君滿腔悲憤 母親節愈來愈近
《幻聽》/作曲:伍佰/作詞:林夕

「《一朵金花》呢張唱片係好High,比起《全身莫文蔚》再High啲,又係喺滾石啦,佢哋好玩得,因為當時同伍佰已經好熟,之前同佢喺台灣合作過(1998年合唱《堅強的理由》),所以決定要做隻廣東大碟之後,唱片公司就同伍佰講:伍佰老師你幫Karen做隻廣東碟啦,你想點玩都得,總之你諗得出就做啦,自由度真係好大!」

「我記得當時我哋仲喺灣仔嘅『唐樓』(由羅大佑開設),(錄音室)係頂樓嗰層,對住維港海景,成隻碟就係喺嗰度錄,滾石成日都用,咁就好High、好Experimental嘅一次。講起伍佰,我覺得佢直頭係神級,Rock當然冇人唔知啦,但係佢將Rock加入電子音樂元素,變咗係一樣之前冇人做過嘅嘢,仲要全部都廣東話喎,啲火花真係(爆到)霹靂啪喇,成件事冇好刻意去Plan,但就係碰撞到呢件事,總之就係憑感覺去做,去盡佢。」

「我又冇去考究林夕嘅歌詞入面有咩訊息,但嗰個Groove係好正,好好Feel,同埋啲字古靈精怪,我都唔知唱乜,所有嘢都係講《幻聽》呢個Image,所有嘢都係九唔搭八,但又Blend埋一齊,首歌好Colorful,每次開Concert都走唔甩,一定會唱。」

#4 《透視》(2003)

《透視》收錄於2003年推出的國語大碟《X》裏,是為香港版Bonus Track三首歌的其中一首,當年派台後獲得不俗成績,先後於本地四大音樂流行榜稱冠,成為Karen入行以來第一首「四台冠軍歌」,而這個紀錄要去到17年後推出的《呼吸有害》才成功打破,此曲橫掃五大流行榜冠軍,是真正的2020年度廣東歌。(網上圖片)

世界沒有孔雀 你會看到知更鳥嗎 世界厭棄鑽石 你會發覺沙的美好嗎 若是現在問你 欣賞我嗎 或是純粹觀賞我嗎 長裙極黑願望極藍 不想身邊的你看漏眼 紅鞋極花寂寞極難 十萬件衫穿不上心間
《透視》/作曲:謝霆鋒/作詞:周耀輝

「《透視》呢首歌都算係我入行以來一首好重要嘅作品。(係你入行以嚟第一首四台冠軍歌)係咩?WOW,係呀?!我都唔知呀!(後來經理人向她說,是知道有這件事)呢首歌係霆鋒寫畀我,一來我真係識佢,二來嗰段時間我哋係鄰居,住喺半山區同一幢大廈,當然唔係成日都見到佢,因為我都唔係成日留喺香港,總之識佢好耐。」

「當然唔係因為佢係我鄰居,所以先有《透視》,記憶中亦都唔係我特登叫佢寫首歌畀我,好似係佢話佢作咗首歌畀我,聽完之後真係覺得好正,真係好用心去寫,同埋周耀輝寫嘅第一句歌詞已經好勁,『世界沒有孔雀』,咁都諗得出真係好正。(點解咁樣認為?)可能係你唔會諗到一首廣東歌會有句咁嘅歌詞,聽嘅時候好震撼!」

#5 《瑕疵》(2015)

過去10年甚少錄製廣東歌的Karen,2015年「失驚無神」突然推出一首與Juno合唱的《瑕疵》,令歌迷非常驚喜。此曲僅收錄於Juno的大碟《Addendum》裏,沒有收錄於以Karen名義推出的專輯內,由於都是合唱歌,所以有評論認為,《瑕疵》的整體質素甚至比當年唱到街知巷聞的《羅生門》還要高。(網上圖片)

K: 早知道誰也有很多不美好 J: 十分想將惡習全部也制限住 K: 只需要還有美好那面蒙蔽住 J: 但始終本性未能抑壓 一次 K: 要是病態漸露出請記住漂亮時 J: 還是我也想偷偷靠此 證實頑皮極你亦會寬恕 K: 或懷念某次 J: 盼你能明白用這詭計也有一點羞恥 K: 誰人用愛煉藥將你治癒 J: 要愛我有陣時不易 K: 不捨得不寬恕
《瑕疵》/作曲:Bert/作詞:黃偉文

「關於《瑕疵》,旋律好靚,線條好豐富,我都唔知點解當初Juno會搵我(合作),我覺得呢首歌係一首好犀利嘅作品,即係(以往)冇呢啲咁嘅合唱歌,但我覺得合唱歌就係應該咁(處理),唔係就咁唱啲Harmony(和聲),或者係你一句我一句,而係好似《瑕疵》咁,嗰對Couple,大家對於同一件事都有唔同諗法,彼此會跟住旋律,有佢游走嘅方向,有時得我自己,有時又會(同男方)合埋一齊,啲字會疊埋一齊,跟住又會各自講其他嘢,Wyman啲歌詞真係寫得好靚!」

「所以當我一聽到呢首歌嘅時候,我係嘩咗出嚟,心諗香港幾時開始有啲咁高級嘅作品,好高級,真係好高級。至於錄音方面,我哋一齊喺Studio錄,錄晒我唱嘅部份先,當然Juno都喺度啦,因為佢係監製,佢係Hands-on所有嘢,跟住到佢錄。(所以今次演唱會都應該會唱?)得我自己一個就難唱啲囉,哈哈!」

《絕色莫文蔚世界巡迴演唱會香港站》將於6月11日至12日,一連兩晚在紅館舉行。官方宣傳海報周五(16/4)出爐後,立即成為「潛力圖」於網上瘋傳,Karen大讚香港人好叻好有創意,對於受到巨大關注受寵若驚。

世事就是如此奇妙。原定去年3月舉行的《絕色莫文蔚世界巡迴演唱會香港站》,因為世紀疫症而擱置,與丈夫留在英國倫敦「放假」,期間因為樂易玲一記電話邀約,促成她第一次獻唱劇集(《飛虎之雷霆極戰》)主題曲,結果《呼吸有害》推出後大受歡迎,成為2020年的年度之歌,反過來變成今次演唱會的其中一大賣點。(資料圖片)

「廣東話我講一世㗎嘛,唔會唔記得!」

記者作為莫文蔚的忠實擁躉,一直認為香港市場待薄了她,笑言假若20多年後的今天,Karen才正式出道當新人,她在樂壇的路一定會發展得更好更順利吧?對此她不以為然,認為際遇如此,只能順其自然地將事情做到最好,沒有最好的時機,亦沒有最壞的時機。「我覺得所有嘢都係整定嘅!好多人都同我講,話《全身莫文蔚》呢張唱片,已經25年前喇,但而家你拎番出嚟聽,都會覺得啲歌點解仲咁『新』嘅?點解而家仲咁啱聽嘅?」

Karen認為,作為一個專業的藝人,不應將視野只停留在某個時刻、某個地方。「我覺得作為一個Artist,一直都希望我嘅作品係唔會因為時間而被淘汰,希望可以一路Live On(存在),就算而家嘅Generation聽到我以前嘅歌,都可以被感動,或者聽得明,或者有Feel,我覺得呢樣嘢係我想做到,做到先叫成功。」所以無論唱哪種語言,都是順勢而行,「我唔係太在乎用咩語言去唱,即係廣東話、國語同英文,都係可以Reach Out到唔同觀眾。」她又指,不會因為自己少講、少唱廣東話而生疏,「唔會,點會呀!廣東話我講一世㗎嘛,唔會唔記得,或者講得渣咗,呢件事唔會發生喺我身上,哈哈!」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