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許廷鏗認與per se有情意結:indie歌手好值得大家聽到

撰文:劉傳謙
出版:更新:

踏入2021年,大大小小的演唱會相繼舉行,當中全新本地演唱會系列《我是現場》也將於6月26日,在旺角麥花臣場館舉行第一場演出,許廷鏗(Alfred)和組合per se將以一日限定樂隊「Negative Ends……。」與樂迷見面。雖然門票在開售當日已經售罄,不過樂迷都可以透過「01空間」購買網上直播門票,一睹偶像風采。
上回專訪談到,兩個音樂單位是在3月錄影其中一集ViuTV音樂節目《Chill Club》而認識,後來由音樂會導演康家俊一手促成這次合作。回顧歌手名單,包括林家謙、Serrini、ToNick、Zpecial和Supper Moment在內,該集表演的全部都是獨立歌手及樂隊。今年3月,Alfred宣布離開華納唱片,當晚首度以獨立歌手身份亮相,他也主動談到當時感受:「我以為『獨立』真係會『獨立』,原來佢係調返轉頭,係另一個大家庭,大家係會相知相認。好似我哋咁,其實係素未謀面,但係可能因為一啲演出,大家就會有某種連結。好老土都要講句,音樂真係可以將所有人結合。」而一路令Alfred在音樂路上眼界大開的,正是一眾活躍於地下音樂圈的獨立音樂人。
撰文:劉傳謙
攝影:陳順禎

Alfred同per se今個星期六就開騷啦!(陳順禎攝)

許廷鏗認7年前已欣賞per se

Alfred直言,自己早在2014年開始留意在地下音樂圈知名的創作人,因此對per se已經有種情意結:「嗰陣我對音樂嘅認識開始多咗啲唔同嘅範疇,其實香港有好多好好嘅音樂單位,我哋俗稱『indie』歌手,對於我嚟講,佢哋真係好值得大家聽到,之後就聽咗好多per se嘅歌。我第一次見到佢哋嘅時候已經講,我係好鍾意佢哋嘅編曲。」

Alfred坦言,早在2014年起已經對per se有種情意結。

01空間|FWD 富衛保險呈獻 “我是現場” 音樂會001 許廷鏗 & per se - 網上直播門票

買唔到飛睇 許廷鏗 & per se 唔使擔心,「01空間」現推出網上直播門票,畀大家安坐家中都可以睇到呢個一夜限定嘅演出,我哋到時見啦!🎧🎤立即購買網上直播門票 👉🏻https://bit.ly/3gO4jgJ🎹

Alfred在廣受大眾認識的主流樂壇中成長,時至今日走入獨立音樂人行列,在定義上也可被稱為「indie」歌手。在現代的樂壇,有RubberBand、謝安琪等約滿唱片公司後決定獨立發展的單位,也有Serrini、王嘉儀等從地下音樂圈走入主流樂壇的獨立歌手,似乎「主流」和「indie」的界線已經變得模糊。對此,Alfred也有深刻體會:「真係由14年開始,認識多咗咩叫音樂,原來個世界真係好大,所以我嘅包容性亦都慢慢多咗。其實近年per se嘅歌係可以用一個流行音樂嘅角度嚟聽,我唔會覺得要用一啲所謂『in唔indie』嘅狀態嚟分析。我覺得唔應該將呢啲作品定型,話呢啲就係主流嘅,另一邊就係『indie』咁。今次呢個組合就係可以打破呢啲框框、界線。」

對Alfred而言,這次演唱會是個里程碑。(陳順禎攝)

per se走入主流體會聽眾口味差別

另一邊廂,per se就是其中一隊從地下音樂圈走入主流媒體的樂隊。自2017年加入音樂份子(Frenzi Music)起,per se開始創作廣東歌,繼而吸納新一批聽眾,上年的《粉碎糖果屋》更深受主流媒體肯定。結他手Stephen(莫善祺)直言per se當時在音樂創作上的轉變,已經令聽眾群變得不一樣:「一轉咗做唱廣東話歌,感覺到個市場真係好唔同。的確係有啲人淨係會聽英文歌,有一啲淨係會聽廣東歌,嗰陣時可能會令一啲淨係聽廣東歌嘅聽眾有多啲印象,『啊,原來有呢隊組合!』轉咗唱廣東話之後,都要有一啲旋律、編曲上面嘅考慮,慢慢進化。」鍵琴手Sandy(葉蔚菁)則坦言:「我哋嘅面向好似多咗一班人,我係知道有一班人會問我哋點解唔出英文歌,但係我哋冇話唔出,嗰件事依然會繼續。」

per se成軍時主力創作英文歌,到2017年開始唱廣東歌後,他們再吸納一批新聽眾。(陳順禎攝)

領悟實體音樂會獨特性

在新常態下,歌手除了尋覓舉行實體音樂會的機會外,也把握機會製作線上音樂會,而對歌手及樂隊而言,最大的差別正是表演場地是否有現場觀眾。Stephen直言兩者性質完全不同:「線上係有得畀你表演,但係嗰段時間係冇嘢彈返嚟,可能係有網上嘅留言,話好聽或者唔好聽,但係如果喺一個場地表演,佢係會有一啲聲音彈返畀你,有觀眾,有台,有燈,有其他嘢。」

Stephen希望在台上聽到觀眾回饋給自己的歡呼聲。(陳順禎攝)

而實體演唱會帶來的能量,對Alfred而言是感受更深。他在上年舉行過三場《無力感線上音樂會》,今年就亮相《Chill Club推介榜年度推介20/21》現場,在現場觀眾面前亮相,他坦言自己一直是需要靠觀眾推動的歌手:「初出道嘅時候好幸運,叫做因為喺主流,容易畀樂迷接觸到,有平台,自己都不知不覺間習慣有樂迷、觀眾聽自己唱歌嘅狀態。去到近年先發現呢樣嘢唔係恆常,有啲你估唔到嘅情況出現,會令你以為可以做到好多年都咁穩定嘅事,突然間要所有嘢停擺,一開始係唔慣嘅。」

Alfred坦言,最初有一段時間不適應在場沒有觀眾。(陳順禎攝)

Alfred談起線上音樂會的經歷,坦言即使用盡全力製作,但表演期間仍非常渴望昔日有觀眾在旁的日子:「做線上音樂會,嗰種力量都仲有嘅,可能嗰件事消化得耐咗,近排仲有人同我講『我成日聽你嘅線上音樂會』,係會有呢啲力返嚟。但係同你喺個台上面唱歌,嗰種現場狀態,即時見到人,可能佢哋唔係大聲歡呼,只係屏息靜氣,專注喺台上面發生緊嘅嘢,呢啲都係互相傳遞嘅能量。」

Alfred認為現場觀眾給自己的力量,即使在全場保持寧靜的環境中也能感受得到。(陳順禎攝)

Sandy也認同現場觀眾對自己十分重要,尤其在疫情下感受更深:「就咁做個直播係自己比力量自己,我有Stephen嘅都還好,仲可以互相溝通,但係想像到你(Alfred)真係要播MMO(Music minus one,意指消除主唱人聲的伴奏),咁就真係好似自High!真係等到嗰樣嘢冇咗,你先會發現佢係咁珍貴,其實我本身係鍾意錄音,可能啲嘢要好完美咁先可以出街,但係呢個疫情令我發現,原來現場有一啲嘢,係網上直播或者錄音室畀唔到。」

Sandy直言慶幸身邊有Stephen,令自己在網上演唱會期間不至於只能與音樂自娛。(陳順禎攝)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