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Dash認與Hey Joe Trio合作前因Gary離世崩潰:唔想再做呢行

撰文:劉傳謙
出版:更新:

即將在明日(30/9)的《圍爐. 樂Live Band音樂會》中,與Pandora及FIESTER聯手演出的三人樂隊Hey Joe Trio(簡稱:HJT),早前透過《最耀眼》向監製唐奕聰(Gary)致敬。作品由Gary好友C.Y.Kong監製,並邀得Mr.低音結他手(Dash)獻聲。
Gary在生前一直有提攜本地新晉樂隊,也曾經與HJT和Mr.合作,這次Dash選擇接受C.Y.Kong邀請,是看中HJT製作新歌的動機:「其實佢哋有呢個心意,藉歌表達自己嘅心思,其實我一直都覺得做歌就係要咁,應該係將你想講嘅嘢擺入去。不過大家聽唔聽到就係另一回事,可能有啲人聽到就知講緊咩事,但係有啲人會唔明,唔緊要嘅,自己點意會呢樣嘢最緊要。」
不過《最耀眼》聽起來卻是一首帶有嘉年華氣氛的作品,在別人眼中,似乎稱不上是一首談及離別的作品。其實這是HJT低音結他手Patten的意思:「我哋經歷完唐生走咗,亦都見到依家嘅大環境係好多人移民,成個香港都好唔開心,我哋希望透過音樂話畀大家聽,我哋仲可以一直奮鬥落去,Life goes on。」
撰文:劉傳謙
攝影:陳順禎

四人身處Dash的工作室接受訪問,期間有說有笑,看不到那股前輩與後輩之間的隔膜。(陳順禎攝)

Dash對獲邀獻聲感驚訝

雖然HJT過去曾擔任Mr.內地巡唱的暖場嘉賓,但Dash坦言自己對三位小伙子的認識並不深,直至《最耀眼》的出現,才有機會深入認識他們。記得當時收到C.Y.Kong邀請時,Dash也感到非常意外:「吓,佢傻㗎?Gary身邊有好多人都係唱歌嘅,咁多人唔搵搵我?不過我第二個回覆就係『好呀,驚你呀?』但係我一聽完之後就覺得好痴線,首歌嘅key(音調)太高啦。」

Gary身邊也有很多實力唱將,不過C.Y.Kong就示意與Dash合作。(陳順禎攝)

與其說Dash與HJT合唱,不如說是Dash以另一種方式參與其中:「我諗主要唔係搵我嚟唱,而係參與佢哋做出嚟嘅歌。我本來係彈Bass嘅,唔通我又再彈多條Bass落去咩?如果係咁,首歌就會太過重型。我諗起自己夾band嘅時候都會唱啲和音,最後我同C.Y.講,如果我唱唔到嗰個key都可以嘅,但係佢接唔接受我唱低八度先?佢ok,我就ok。」正因看中HJT的心意,Dash決定要完整保留最初的旋律及編曲。

Dash是低音結他手出身,衡量過音樂風格後,決定不在歌曲中多加一段低音結他,於是透過歌聲參與這次企劃。(陳順禎攝)

至於Dash形容這次是HJT「在音樂上的眾籌計劃」,是因為在C.Y.Kong穿針引線下,Mr.結他手MJ(譚傑明)、黃丹儀、鍾達茵(Pam)及其他公司同事都有參與其中。主音Joe直言在製作過程中感受到大家懷著相同理念,隔膜也隨之消失:「例如我哋會傾Bass,我哋都會聽Radiohead,其實講得音樂都唔會有啲咩問題。」

在訪談過程中,完全看不出Hey Joe Trio和Dash中間有甚麼隔膜。(陳順禎攝)

監製C.Y.Kong身兼和音自癒

談起那些小細節值得聽眾留意,Patten透露這次獲C.Y.Kong開金口擔任和音:「因為呢首歌本身個key高,如果只係得一把人聲會顯得個力量有啲薄,於是除咗Dash,仲有Pam姐幫我哋唱和音。但係我有一日收到電話,同我講C.Y.會唱和音,『吓?』呢位傳奇級嘅監製,我哋都聽過好多佢嘅歌,但係永遠都唔會聯想到佢嘅樣、佢唱歌同講嘢嘅聲,但係今次佢就獻出咗自己嘅歌聲,為呢首歌加咗一陣力量。」說畢,Joe也想起陳奕迅《超人的主題曲》中,C.Y.也曾經唱過和音,此時Dash笑說:「其實唔需要再追究仲有咩歌有佢把聲,你哋首歌有就夠。我話你知,我哋啲歌都未有佢把聲呀!」

難得有C.Y.Kong參與和音部份,確實是相當幸福。(陳順禎攝)

及後Dash收回笑容,也憶起Gary離世後的一段低潮期,過程中也與C.Y.互相勉勵:「Gary過身嘅時候我喺澳門,我崩潰、企返身嘅時候都係喺澳門。我記得自己崩潰緊嘅時候,我同C.Y.講『我唔想返香港,唔想去佢嘅火花,唔想再做呢行』嗰陣係去到乜都唔想做嘅程度,佢好坦白咁同我講,話佢當時冇崩潰嘅想法,佢係Gary一個幾貼身嘅朋友,要好實質咁幫手處理唔同嘅問題,包括要照顧埋Gary太太,但係都有講過自己會喺唔應該崩潰嘅時候崩潰。結果到火化嗰日,佢行埋嚟同我講,輪到佢啦。」在Dash眼中,C.Y.經歷過崩潰和沉澱,到這次願意獻聲,也是一種療癒、重新振作的方法。

Dash坦言有一段時間曾想過退出娛樂圈。(陳順禎攝)

紀念Gary後反思人生散聚

在Patten心中,這首歌除了用作紀念Gary,也正好反思著人生中出現過的各種散與聚。他坦言:「我都幾經常喺呢啲關口出現,屋企人有事,經歷過接近生離死別嘅時候,其實呢首歌寫嚟都係叫自己要保持正面。有好多年自己都會諗埋一邊,成日怨點解呢件事會發生喺我身上,但係呢啲嘢都係會令我成長,會諗點樣用一個更好嘅方法應對呢件事。慢慢延伸出去,如果成個大環境氣氛好啲,我哋都會開心啲。」

Patten希望用嘉年華式編曲蓋過作品帶來的傷感。(陳順禎攝)

Joe認為自己性格樂觀,思想上會保持正面,經歷過Gary離世後也很快學懂如何處理情緒:「發生咗呢啲事,第一時間你都唔會開心得去邊,嗰種情緒一定會嚟,但係我會覺得呢啲情緒係有用,對你嚟講都係健康,唔可以特登扮冇嘢。不過喺呢個過程中都要諗通,發生咗嘅都發生咗,但係未來都係光明,真係要有呢個諗法。」

Joe(中)認為自己思想較樂觀正面。(陳順禎攝)

而臉帶笑容的鼓手Sam,原來在面對分離時會有負面想法,又笑說:「我懷疑笑住講唔開心係一個病。」他坦言遇到與朋友、親友離別時,自己會鑽牛角尖:「近年氣氛好差,開始會有好多朋友離去,其實喺唐生走之前,我一直都覺得離別係傷感,會搵返之前嘅相,怪責自己以前做漏或者做得唔好嘅嘢。不過唐生走咗嘅時候又冇呢個諗法,可能佢本身份人都好正面,留低畀人嘅感覺就係成日都笑,呢啲就係我要喺唐生身上學習嘅嘢。」過去甚少在訪問中表達意見的Sam,話畢後也得到Patten和Joe拍手鼓勵:「呢次係咁多年訪問之中,佢講嘢講得最多嘅一次!」

臉掛笑容的Sam,卻在面對離別時相對悲觀。(陳順禎攝)

Dash也談起近年的移民潮,面對社會環境的低氣壓,他開始調整自己人生觀:「大家成日講『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但係一個地方入面有幾多個人要『治國平天下』呢?做好咗『修身』同『齊家』先啦,將複雜嘅問題簡單化先。」他也想到Gary的家人絕對會比自己更傷心,於是提醒自己盡快振作,盡力幫助家人:「例如佢太太有需要幫手,咁就出嚟幫手,搬嘢、執嘢都好,甚至有朋友同佢食飯、踩單車,呢啲就係我哋要做嘅嘢。離開咗嘅人本身都有佢哋好錫嘅人,我哋可以嘅話就幫離開咗嘅人關心、照顧佢哋,呢個都係治療自己傷痛嘅方法。」

Dash意識到自己要盡快振作。(陳順禎攝)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