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熟女看電影】肛門長在臉的少女 渴望得到別人一親香澤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肌膚》(Pieles)-五個光怪陸離又緊緊相扣的故事。

作為一個超級重口味電影迷,看完電影簡介,就忍不住想要快一點看。但看完才發覺,它不是想像中的荒謬怪異,而是一個悲慘的童話故事。

故事的主角都是不被社會所接納的極少數:一個天生沒有眼睛的妓女,倚靠兩顆粉紅鑽石充當假眼睛才有存在感,從來只是客人會撫摸她但她卻不能觸碰客人;一個肛門長在臉嘴巴長在屁股的少女(下稱錯配女),羨慕別人可以跟戀人親吻,渴望被認同但連家人也嫌棄她;一個半臉畸形下垂的女人(下稱臉畸女),以為找一個同樣臉部有缺憾的人就找到真愛,豈料對方還是一心要變回「正常」;一個有軟骨症的女人,身高的條件優勢讓她成為當紅一時的卡通演員,為了一解多年的寂寞感,她堅決生下跟自己一樣有遺傳病的試管嬰兒;最後一個是人格解體障礙的單親男,總覺得雙腿不是自己的,屢次傷害雙腿就是為了當一條「美人魚」......

 

錯配女自拍上社交網站。(電影截圖)

可是很快就因為被評為違反社群規範而被移除。(電影截圖)

電影入選2017年第67屆柏林國際電影節的電影大觀單元,亦是西班牙90後導演Eduardo Casanova處女作。別以為電影會充斥著嘔心可怕的畫面,導演故意選用了夢幻的糖果色系作背景主調,全粉紅和全粉紫的畫面令觀眾抽離了現實本身的孤獨和無奈感。主觀標準下極美和極醜的差異,在導演的異想世界下完美地融合。

粉紅色配搭的運用有夢幻感卻不帶一點俗氣。(電影截圖)

竹門對竹門,肛門對...?

有意或無意識地被門當戶對的人所吸引似乎是不爭的事實,除了一些整天想著要嫁入豪門的女生。戲中的臉畸女本來有一個天生迷戀畸形人的男朋友(理應是臉畸女的「豪門」),可是臉畸女認為對方愛的是她的皮囊,不是愛她的內裡。所以找個全臉燒傷的男人,覺得當對方跟自己一樣怪,他就會愛自己的內在。結果當對方打算用橫財修好自己的容貌時,她卻提出分手。說到底,她對愛的要求太高,或許,她愛自己比較多。至於被臉畸女拋棄的戀畸男,偶然碰上了錯配女,二人一拍即合,錯配女亦終於嘗到接吻的滋味。愛情裡都沒有合襯不合襯,亦不用在意別人的目光,愛情中,從來都只有你們兩個人。

 

臉畸女一直在尋覓一個看得到她內在的人。(電影截圖)

真愛可以衝破一切障礙。(電影截圖)

接受自己的不完美

電影把人的不完美極其地誇張化,而這些都只是吸睛的噱頭,背後帶出的是當面對滿是標籤的畸形社會,我們該如何自處?錯配女珍藏的一本簿,裡面全是各式各樣的嘴巴,以及一幅把嘴巴貼到自己臉上的想像。我們對美的要求是無止境的,高矮胖瘦、巨胸小胸高額頭低額頭雙眼皮單眼皮厚唇薄唇有痣無痣黑的白的,這些都不應是標籤,而是象徵著每個人獨特之處的印記。美麗的皮囊是虛榮,是短暫。我們不是要找一個比自己差的人比較,然後自我滿足。打個譬如:當別人取笑你胸部小的時候,或許你會回答:「沒關係,反正我不是最小的。」自身的認同比起別人的肯定更加重要,如果有一天你的回答是:「對啊,我是胸小,但我不介意。」那就代表你懂得接受自己的不完美,欣賞自己的美麗。

父親送贈了獨角獸頭套,他高興得很,錯配女卻在默默流淚。(電影截圖)

當少數變成多數?

無論套進任何年代任何地方,這些主角們都是被歸類成「不正常」的少數,而「正常」的人則淪為戲中的大配角。電影的女女配(無眼妓女和肥胖女)暗示了同性戀仍然是社會的少數,想起曾經看過一條將同性戀變成多數的短片,片中的異性戀飽受歧視,面對著現今同性戀人所遭遇的事。值得反思的是,我不是要努力將自己變成多數,而是不論我是少數或是多數,兩者都應該得到同樣的對待。作為多數的優越感可能只是短暫的,因為不知哪一刻當你的條件優勢成為標準下的不正常,那一天你會成為不被討好的少數。

 

愛不需要別人來評定。(電影截圖)

慶幸的是,結局像童話般的美好,每個人都找到心中的快樂國度。

Pieles-肌膚,只是一個不足掛齒的空殼。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