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師變小女巫解愛情疑難:白魔法是美好願望 切忌心存歪念

撰文:黃漢兒
出版:更新:

白魔法師一詞,相信大家都很陌生。在我狹隘的想像中,就是哈利波特帶領著一群正氣師對抗佛地魔的畫面。

偶爾經過廟街,在帶點神秘的街道,一個又一個帳篷下,占卜、睇相、算命、塔羅應有盡有。而塔羅的攤檔,總是被民族風的布遮蓋得黑漆漆。一打開,只有微弱的燭光照著封閉的空間,剛好讓你看得清塔羅師的三分二輪廓。訪問當日,走進Cherrie Dear tarot Cher的辦公室,陽光直射她的「工作壇」,淡淡的香氛徘徊,迎面而來是個長相親切甜美、衣著樸素的女生。

自稱小女巫的白魔法師兼塔羅師Cherrie(龔嘉盛攝)

接觸塔羅和魔法的契機,源自Cherrie一顆對世界好奇的少女心。「細個成日聽電台講鬼故呀塔羅呀,發現原來有咁得意嘅事。」自中學起,她開始翻書和上網尋找有關塔羅的一切。可是,自學的熱情卻因難度而未能持續。「坊間純粹叫你記牌義,咩係正牌、逆牌,拎住刀代表咩,不斷記,但解不通。唔好話十張,記五張都有難度。」真正啟蒙時期,是她大學時跟導師學習塔羅。自言有天份的她,雖欠缺人生閱歷,但對感受別人的情緒特別敏銳。這樣的觸覺和塔羅知識相輔相成,令她為別人看牌時更是得心應手。

設計師轉行當塔羅師

25歲的Cherrie,大學時修讀Fashion Design,曾經兼職當塔羅師。畢業後,順應成章當上設計師。八個月之後,她毅然辭工,原因是身體向她發出的「警示」。「當時打工開朝九晚六,甚至做到凌晨。我有多囊卵巢症,好多女仔都有但原因不明。停經、身體膨脹,變得越嚟越差。」坦言仍然熱愛設計的她,跟朋友們的話題總是離不開設計,「會傾最近咩Brand有咩新Design」。但她認為創作不應有壓力,所以先停下手頭上繃緊的工作,專心一意試魔咒,待時機成熟再計劃跟朋友創作自己的品牌。

「其實Fashion Design同做Spell一樣,要願意試,不斷實驗,從錯誤中學習。」
工作時會用到的小工具:塔羅牌、草藥、蠟燭、香薰、小月亮。(龔嘉盛攝)

至於魔法,她笑言「女仔通常有特別事先會用spell」,有時為了感情更穩定,有時希望男友可以回心轉意。跟隨外國巫師學習白魔法,再嘗試去製成不同的「魔法配方」。學習五年,直至今年中,才正式開班一起做魔法。

比較起私慾很重的黑魔法,Cherrie解釋自己所學習的白魔法「係借助大自然力量將願望乘二、乘三。」像許願一樣,希望對方會接收到願望而回來。

小女巫解說:黑魔法Vs白魔法
在《哈利波特》中分黑魔法(佛地魔為首)和白魔法(哈利波特為首)互相抗衡,對於兩種魔法,Cherrie有以下的見解:「黑魔法會借助Spirit,即喺靈嬰或者死去嘅人,你都聽過和合降。佢哋會用佢哋嘅spell、herbs同奇怪嘅油。重點係你會迷失,而且要付上代價。」至於白魔法「唔涉及Spirit,spell,係用herbs同水果、香薰、蠟燭、魔法油。亦會計算moon cycle,借月亮feminine嘅力量。重點喺唔可以傷害人。」

Cherrie也跟記者分享了做魔法時的「奇遇」。曾經有位客人在切蘋果(Love spell其中一個步驟)時,說了句:「我覺得好似上緊烹飪班。」Cherrie當時笑著回答:「唔好亂講嘢,小心吸咗個廚師返嚟。」不久竟真的出現了位壽司師傅去約會那客人......

Cherrie對魔法和時裝設計同樣熱愛。(龔嘉盛攝)
+5

魔法是有求必應?

塔羅是預知未來,用魔法卻是想改變未來。同是白魔法師兼塔羅師的Cherrie認為「未來」是被動的,沒有實際上的行動改變,魔法是沒有用的。魔法是否有求必應?「唔喺。我哋用一個善良的方法,並唔係去控制一個人。」她分享了一位客人的經歷:「有客人做復合spell,但見到ig對方同另一個女仔嘅相,就好嬲呀眼火爆,好想佢即刻返嚟身邊,我見到就即刻stop佢。」因為心態錯了。

被媽媽笑稱「神婆」的Cherrie,自言當魔法師有「家族遺傳」。「家人本身有佛學信仰,婆婆係皈依咗嘅佛教徒。」雖然信念不同,但家人仍然尊重她的選擇。她指媽媽從來不碰她房間內的東西,「好似我九月去咗修煉二十日,佢會話 『你喺咪去練飛天?打打吓坐,然後升起?』」至於家族的新春活動,就是為表弟妹們看牌。

問到魔法是否等同她的信仰,她卻不認為:「似係原始部落,圍住火圈起舞,去讚美地球、歌頌媽媽、慶祝有豐收。學習點樣同大自然共生共存,而唔係去傷害人。例如求雨、晴天娃娃咁,好open-minded,求咗無就算,千萬唔好去強求。」她強調魔法就像生活一部分,每日睡前會點蠟燭,祈求明天順利。

「世界將魔法諗得太負面,最嚮往喺森林裡面嘅樹屋一齊同大家做spell,同大自然connect。」
(龔嘉盛攝)

入行資歷尚淺的Cherrie,時刻提醒自己不要跟別人比較。你隨意打一個塔羅或者魔法的hashtag,會有為數不少的魔法師和塔羅師出現。她形容就像看醫生一樣,「有人用我條form okay喎,有人用佢條form okay喎 ......」這個有夢想的小巫女,不是要在暗中操縱命運,而是希望有魔法的世界,可以變得更加可愛。

人在迷失的時候,總渴望抓到一點憑藉。在愛情上迷路的女生們,在極度無助時,也有不少人會想到魔法,渴望藉此可抓住得不到甚至是失去了的。不管你覺得這可信還是可笑,管它的,開心就好。要作法的你也該記住:「求咗無就算,千萬唔好去強求。」也像是Cherrie給你的忠告。愛情本來就如此。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