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習作】被軟飯男友榨乾荷包 她為何不說分手?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不少人說,港女拜金。在這年頭,不嫌身邊人窮,願意無件付出關懷、甚至金錢的,大概都被男人奉之為極品。你會以為,這樣的女孩,理應令人珍而重之,去愛去疼。事實卻非理所當然。

月入萬多的平凡OL,工作了好幾年,早就捨掉了追逐物質的「惡習」,卻因為「努力去愛」,竟讓她老在貧窮線掙扎。

才20多歲,不算美人也總算青春可人,她卻悵惘,疼愛,始終離她那麼遠。

旁人會問:為什麼?反而她不問情由。怒過哭過,然後又再咬着牙關撐下去,問她求什麼?她在想……沒回答。

iStock

沒計算才有真愛?

小慧(化名)不會介意和人分享她面對的困境,因為對她而言,這是宣洩,也是減壓。

她最大的痛苦根源,該都源於現在這個他。兩人走在一起還不到兩年,看她展示的照片,這人可說其貌不揚。學歷較她低,收入也不穩定,本來一個人住劏房。以一般港女的準則,這package,跟本就難以被多看一眼。問小慧當初愛他什麼,她也有點模糊:他喜歡我,又似乎談得來。唯一計算的,只是:「我特別喜歡高男孩。」人們總天真地以為「沒計算才有真愛」,這因果,也似乎「計算」得太簡單了。

這愛有多真,應該連小慧也說不清。現實是,「我們在一起沒多久,他就變了樣。」說清楚點,可能是原形畢露而已。

小慧媽不想女兒住劏房「捱苦」,這男人就即時毫不客氣地進駐女友家,擠在她那狹小的房間。從此,不但衣服由她或她媽代洗,也像殘廢般等食。「我收工較他晚,他又嫌我家的飯不合口味,所以一般都告訴了我想吃什麼便一直睡,直至我放工買食物回家。」無端多養了一個,小慧媽倒沒說什麼,大概因為女兒的面子,也因為覺得他們仍是小孩。然而,他其實已快三十。

女人要顧全男人面子

要付帳時,他完全沒反應,她不好意思,唯有自掏錢包了。

iStock

本來,照顧男友飲飲食食,雖然也感到吃力,但小慧始終以為,這是盡了女友的本分。沒想到是,他有本事令她傾家盪產。「他每個月都有各種理由問我借錢,不是有借沒還就是借一千還一百之類。平時出街吃飯睇戲消遣也老是由我付款……」這樣倒不是她心甘情願,他有他的撒手鐧:當要付帳時,他完全沒反應,她不好意思,唯有自掏錢包了。這樣下來,才過了半個月,工資就幾近花光的情況,已經成了生活的常態。迫慌了,只有向母親求救,「媽不知就裏,還罵我大使。」為什麼不和媽商量?「他很要臉……」小慧相信「女人要顧全男人的面子」。

他各式的借錢理由,任憑誰聽來都覺得心懷不軌,難得小慧每次都擔心他會走投無路「很可憐」,一次又一次把錢榨出來,卻從來沒深究,他自稱比她高的收入,都花到哪裏。有錢女人養個小白臉,也總叫用錢買點開心,她傾囊,卻「買」不到多少疼愛。「他人前人後,也從不顧忌地罵我,很多時更是無理取鬧,我覺得是傷害我去擺大男人架子……」這點她倒是看得通透。

即使小慧多願意去做小女人,也總有被壓迫得無法承受的時刻,稍為表達不滿,他卻比她更兇,「分手啦!」是他說。結果都只會是自己哭着去睡,第二天他當沒事發生,一切又沒止境地再循環。

非自覺的母女同途

她正在重複着母親的舊路。這種兩代間非自覺的生命軌迹重演,看來也絕非偶然。

iStock

任何人都會忍不住問:為什麼要借?為什麼還留?小慧不止一次重複:「我很怕家嘈屋閉。」原來,她在「家嘈屋閉」下成長。

為了生活,也「為了子女」,小慧媽一直忍受丈夫尋花問柳和家暴,甚至為他的作奸犯科執手尾。小慧也問過她媽:為什麼不離婚。而掛在母親口邊的,也老是這一句:「不理他,他會很慘。」就這樣,暴力也蔓延至子女身上。「姐姐會以武力反擊,我見過他們互毆至見血。」小慧不時會用「喪盡天良」來形容父親,但也不得不承認,在母親的協助下,她爸也總算有點事業。

父母當年為口奔馳,也讓小慧寄人籬下,受盡欺凌也不敢作聲。她說,她慣了盡力做好去討大人歡心,「我承認自己有點奴性」。這才明白,小慧口中的「家嘈屋閉」有千斤重。可悲的是,不難發現,她正在重複着母親的舊路。這種兩代間非自覺的生命軌迹重演,看來也絕非偶然。

「不要吧,我不想這樣。」小慧對「走母親的路」這質疑回應起來不算認真,分不出是真是假,卻也找不到她有主動掙脫夢魘的決心。眼前的,縱然不是自己的追求,也令她覺得筋疲力盡,要抽身而去嗎?她說要想想。「我的底線是不忠。」這似乎是個逃避的藉口。她迷失的眼神,叫人看得有點不忍,而大概也不用懷疑,她會在這「無止境奉獻」的苦戀中,繼續沉淪。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