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式花藝】港女棄10年事業 韓國學花結師徒緣:花藝師絕不柔弱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花是禮物,漂亮芬芳,一瓣一瓣裏的,卻是一份心意。

只是,那不只是送花者愛,也是花藝師的心思。

攝影:陳嘉元

兩位花藝師,一位黑髮及肩,笑起來兩眼彎成腰果,氣質十足的韓國鄰家女孩;一位一頭金藍短髮,束上一顆「小丸子」,硬朗中顯個性的「典形港女」。兩位「氣場」完全不同的女生,目光一碰上便笑了。這段友誼橫跨韓國香港,全因為花。

微光蜂舍早前舉辦工作坊,Vaness被邀請當客席導師,教授製作花藝擺設、花球、花盒等。而微光蜂舍與Vaness Flower將會在九月再次聯辦活動。(陳嘉元攝)

當「港女」遇上「韓妹」:女生不作收花人,做花藝師送幸福

(陳嘉元攝)

花藝師的共通點:我們本來不愛花​

別誤會!筆者這樣稱呼他們,絕無眨意。只是,來自韓國的Vaness(李周妍)處處散發着韓劇內的女角特質:溫柔又斯文;而TOY(陶愛蓉)則是典型的「港女」,自信又獨立。

「我本來不喜歡花!」TOY(陶愛蓉)笑說,「香港的花不就是花墟那些一大束一大束的嗎?」TOY本是位平面設計師,做了十年,已是高層,卻因一次的櫥窗設計而接觸花藝。那時她驚嘆道:「花藝絕不是胡亂堆砌,而是一門專業!」她便在香港「半工讀」修讀一年的花藝課程,後來毅然辭掉工作,開創自己的Studio,後來改為經營微光蜂舍Honeycomb Gleam。聽到筆者問收入,她吃吃笑道:「我從沒想過收支平衡!」心頭掛個勇字,支持不來便freelance做設計工作、甚至到從前工作店鋪做售貨員。後來,看Vaness的Instagram,雖然對韓國認識不深,但卻有一種說不出的喜歡,便遠赴韓國拜師學藝。

(陳嘉元攝)

Vaness開花店,亦是花藝老師,她回應說:「我本來不甚愛花!只是天天膩在一起,便慢慢喜歡上了。」花,原來都可以日久生情!Vaness在韓國修讀花藝,畢業後「由低做起」,做了不少有關花藝的兼職,後來終於開了自己的花店兼工作室Vaness Flower,她形容:「我除了吃飯及睡覺,所有時間都在花店工作、花市買花。花是我的生活、生命。」但把花束送到客人手中,他們再送給心愛的人,一朵朵都是傳達感情的媒體。「看到他們幸福,我感到滿足。」她說。

Vaness最滿意的就是新娘花束,每一束都獨一無二,因為她會按照新娘的喜好、婚紗、場地的佈置,甚至是她的身高、體重及妝容來度身訂做。(Vanessflower@instagram)

橫跨港韓兩地的花藝情誼

她倆本只是萍水相逄的師生,但卻因TOY卻是位熱愛「留課」的學生。TOY下課後,總是留在工作室,修剪花草、倒倒水,再仔細的「粗活」都不介意,只願膩在老師身側,多學點東西。最有趣一次,是TOY跟老師一對一學包裝,Vaness示範完畢後便把紙丟了,而TOY卻大叫並衝到垃圾桶拾起紙張:「我要看摺痕作參考!」Vaness大笑,更給她兩大卷的全新「花紙」。現在時不時Vaness都會拿這事來開她玩笑;而TOY則道:「現在練習一年多了,還未做到完美!」

或許就是這份執著與追求,把她倆帶到一起,二人結為朋友,挽手臂逛街,互送禮物,二人走在一起,也好比好的「花紙」襯花,放在一起便剛剛好。

(陳嘉元攝)

+7
+7
+7

由興趣到事業:花藝才不是柔柔弱弱的專業

對於花藝這門學問,她倆也有一樣的信念。

「花開堪折直須折」、「化作出泥更護花」、「開到荼蘼花事了」,千古花事,好比女生,要折便折,要人保護。可是,那霎眼驕,背後可是無比的堅毅與力量,跟女生一樣。

(受訪者提供)

兩位惜花愛花之人道:「花藝才不是柔柔弱弱的專業!背後可是充滿艱苦。」Vaness回憶,剛畢業到處「實戰」學習,差點三餐不繼,朋友都勸她轉行,她卻咬咬牙便忍過了。

(陳嘉元攝)

到了終於開店,又開始與時間比賽,因為花會謝會脫水,要捉緊「花開半時偏妍」的時機,絕不容易。哪時換水、天氣冷暖、要否加入保鮮劑,這些都需要計算在內,還未說到花市買花、修剪,這些都需要體力。

TOY則道,把興趣變成工作,縱然喜歡、享受,經營小店也難免有「一腳踢」的時候,甚麼事都得自己來。「以前人工較高,我也會懷疑,究竟這是為了甚麼?但當我看到一班喜歡我作品的客人,那比金錢令我更有滿足感。」說罷又拿起滿是水與花的大鐵桶,放到桌上,過一陣Vaness又蹲在地上,收拾花枝。所謂花藝,真的不如我們般想像,工夫遠比擺擺插插多。

39歲失戀獨遊 Backpack學放空 陳淑莊:學識唔做control freak

【衛詩雅】貼地港女30+的生活哲學:隻眼開隻眼閉更開心

花藝師 :我們是葉子、櫬花

右:向日葵(右:Honeycombgleam@instagram左:陳嘉元攝)

TOY最愛用的花:向日葵、康乃馨、玫瑰
因為相信它們不值被丟棄,只需懂配襯,更直言:「其實不老土,花都可以好有型!」

如果你是一種花,你會是......
「我是木百合,外形雖不是十分討好,但卻是十分堅硬的襯花,好比我的個性,並不特別擅長交際,但卻會默默耕耘、守候,製成乾花依然容貌不改。」

左:海芋(左:Vanessflower@instagram;右:陳嘉元攝)

Vaness最愛用的花:海芋(Calla Lily)
「製作有海芋的花束時,我會特別用心。」(甜笑~)

如果你是一種花,你會是......
「我是葉子、櫬花。」Vaness尷尬一笑,清清喉嚨,道:「再漂亮的花,也要有綠葉襯托,而我就是那些葉子。」她自言不是甚麼名人或偉大的人,只是希望透過花來給人幸福。

她倆說,花藝就是把花把草放到適當的位置,我怎覺得這有點像做人呢?女生不做花做葉子,似有種「化作春泥更護花」的氣勢,花藝師的浪漫與心思就在這兒。

更多VanessFlower及Honeycomb Gleam的花束:

+7
+7
+7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