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棄高層職位 學翼裝飛行跨越喜馬拉雅︰男人知我跳傘嚇跑了!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于音,來自吉林長春的爽朗東北女孩,2010年開始跳傘,8年來累積2000次以上跳傘經驗,是中國第一位女性翼裝飛行員,同時也取得了美國AFF跳傘教練資格。

翼裝飛行屬於跳傘的一種,飛行員穿着翼裝服從高空跳下,張開四肢無動力的向前飛,自由落體過程約兩分鐘,體驗人像鳥一樣飛的感覺。

兩年前,于音為了能够實現自己的翼裝飛行夢,裸辭,卸下世界500强企業高管的職位,足足花了一年時間準備,2017年成功翼裝飛躍喜馬拉雅,成為世界上第一位做到這件事的女性,還打破多項高空跳傘記錄。

編輯:白汶平(一条)

翼裝飛行被列為六大高危險極限運動,分為高空翼裝和低空翼裝,低空翼裝的死亡率達到30%。

而于音在成功飛躍喜馬拉雅之後,接着還想去飛南北極。

我不怕挑戰,因為我不能白來這世界。
于音

于音翼裝飛躍喜馬拉雅(一条提供)

于音翼裝飛行(一条提供)

Yu Yin the Wingsuit Flyer

中國第一翼裝女俠

自述:于音

我叫于音,來自吉林長春,九歲的時候第一次看到有人用降落傘降落,我覺得實在太帥了,就想我以後也要像那個人一樣,心裏有個夢想吧!

2010年,我在美國芝加哥讀商學院,正式接觸了跳傘,第一次從飛機上跳下來時,那感覺真是太棒了,我當下就决定學跳傘,但我不敢給家人知道,我就邊打工邊賺學費,做過家教、給人刷油漆、洗碗、端盤子……最忙的話一天要打三份工。

在美國玩極限運動的華人相對比較少,教練都是外國人,我的英語水平也還不夠,剛開始的一周根本沒人理我,一般人用十二個跳傘日就能完成的訓練,我花了兩年。

主要是學習跳傘需要一個體型差不多的教練跟你配合,我那時身高一米六,不到五十公斤,對西方人來說很嬌小,所以光是等合適的教練就花很長時間,加上我很多專業名詞聽不懂,很多禁忌也不了解,剛學常常身上都是青一塊紫一塊,有一次還不小心摔傷,斷了三根手指。

一般人用十二個跳傘日就能完成的訓練,于音花了兩年。(一条提供)

因為沒有天賦異稟,那就只能堅持到底,我沒有想過要放棄,反而更努力,每周固定去跳傘,我覺得這是我在學習和打工以外最開心的事情。

後來慢慢練出成績,從一個跳傘菜鳥,變成職業玩家,成為美國AFF跳傘教練,並擔任中國跳傘隊的海外指導,至今累計了2000次以上的跳傘經驗。

畢業後我在花旗銀行、瑞士航空等世界500强企業擔任過部門主管,2016年,我幫公司完成最大競爭對手的收購案,大家都非常興奮,也很有成就感,馬上就要升職加薪,但我選擇了裸辭。

我替公司完成任務了,現在我要去完成我給自己的任務。
我告訴我的老闆
要翼裝飛躍喜馬拉雅,于音幾乎用了整年的時間做準備(一条提供)

同年年底,我在美國成立第一所華人跳傘學校,因為我在剛開始學的時候,外國教練看我是個女的又是華人,不太想理我,我不想讓那些有心學跳傘的人跟我遇到一樣的挫折。

當時我快要30歲了,我就想應該要在30歲的時候做一件事,然後就下了决定:要翼裝飛躍喜馬拉雅。

飛躍喜馬拉雅

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女性飛躍過喜馬拉雅,我是第一人。

玩極限運動,都說有三極:珠峰、南極、北極,我就想既然我這麽喜歡翼裝,那就要玩到極致,而且我也想證明,外國人玩得好的項目,我們中國人也可以!

2017年我幾乎用了整年的時間做準備,因為沒有人挑戰過,參考的依據很少,所以我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麽狀况。

只能先調整好自己的狀態,每天早上五點起床,要去跑步啊、疊傘、跳傘、飛翼裝,看視頻糾正動作,反覆的練習,訓練項目包括:跳傘訓練,翼裝訓練,風洞訓練,耐力訓練……

為了到達喜馬拉雅,我先從尼泊爾境內開始徒步,過程像是一場修行,每天要走十多公里,從海拔2000多米爬到4000多米,剛開始根本無法適應,到第三天的時候,我覺得我每走一步身體都在痛,尤其後來出現高原反應,要帶氧氣面罩,差點以為撑不下去了。

我當時就寫了份遺囑,要是我死了,把我身上能用的器官都捐了,大家都不許哭,我想要自己的葬禮像萬聖節Party一樣,然後一定要有酒,狂歡一場再由我的學生,把我的骨灰撒向天空,這是我能想到最完美的結局了!

2017年11月3號,正式來到飛躍喜馬拉雅的這一天,我搭着直升機,空氣非常稀薄、很冷,我心裏還是有點緊張,接着到達25,000英尺高空,我打開艙門,一躍而下。

于音翼裝飛行(一条提供)

那一刻,我覺得世界都平靜了,你想到的不再是挑戰、征服,那種强烈的字眼,我看着珠峰的山尖,緩緩的朝她飛去,心裏充滿着敬畏,好像你離你的女神愈來愈近……

雖然打破了紀錄,但我家人到現在其實都不太敢看我跳傘,我記得還在美國讀書的時候,我媽媽來看我,我很興奮的拿出視頻給她看,還展示了我的裝備,興沖沖的讓我媽在頭盔上寫字,原本以為她會寫女兒真棒、我們的驕傲啊之類的,沒想到她一筆一捺地寫下一行字:一路平安。

直到現在我父母還會催促我找對象,但你看我每次遇到不錯的小伙子,他翻開我朋友圈,都是跳傘啊、飛啊,估計很多都被嚇跑了,這可能就是我一直單身的原因吧。

我不會覺得跳傘讓我犧牲任何事,反而覺得收獲很多、結交了很多朋友,未來我還要繼續挑戰,飛躍南極和北極。
于音
于音翼裝飛行(一条提供)

(部分圖片提供:于音、於斯人國際跳傘學校)

【本文獲「一条」授權刊出。】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