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廿九】專訪穿越劇主角「落選港姐」吳海昕:參選前是局外人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娛樂圈是殘酷的,對女藝人尤甚:不計每年有數之不盡的新人湧現,機會卻買少見少;娛樂圈對女星的年歲要求尤其嚴苛,但青春卻在分秒之間不斷流逝,新人可以賣青春的日子委實有限。

有「民選港姐」之稱的吳海昕(Sofiee),卻於2014年以廿五歲之齡,放棄穩定的空姐工作,下定決心參加被一眾港人嘲諷的香港小姐。

回望當年,她仍沒有絲毫後悔:「他們讓我有機會參選,已是一件很幸運的事。有多少女生有機會?不是每一件事都要用名次來衡量的,失敗也是賺到了,因為在失敗當中,你學會了如何站起來。」

攝影:黃寶瑩

攝影:黃寶瑩

協力:周凱欣

造型:陳婷楓

服裝:Marni、Monki

髮型:Terry@ Corner

不過,於我這個外人看來,今時今日要參選香港小姐,少半分勇氣都不行。形容自己「勇往直前、瘋狂、誠實」的Sofiee,以前亦從沒想過會參選港姐。成功升上本地大學的英國文學系之後,Sofiee邊讀大學邊做空姐,閒暇時會為學生出演學生短片及畢業作品,以滿足當演員的夢想。這種生活,持續四年,直至她看了一齣改變一生的港產片:《狂舞派》。

「其實一直都好想入行,但心裡一直都很點怕,因為始終當時我的年紀已不算小:廿五歲,會考量到底是不是太遲入行呢?不如當是興趣算了,有時間就拍片好了」。

攝影:黃寶瑩

可是,或許世上真的有命運這回事?Sofiee形容參選港姐是一個緣份。報名那年,正好是港府剛推出電影發展基金之年,港產片數量稍有上升。她在24歲生日當天入場看了《狂舞派》後驚覺:「原來港產片可以咁好睇!」Sofiee認為,那齣電影雖然全由新人擔演,導演卻完美地拍出了顏卓靈及BabyJohn的個人魅力,讓她油然生出一個念頭:「其實多了投資人投資港產片,多了新導演、新演員,會不會亦有機會給我呢?我都想做港產片啊!不如入行啦!」

就是這樣,勇往直前又瘋狂的她,下定決心放棄過去所有,踏足璀璨卻殘酷非常的娛樂圈。

攝影:黃寶瑩

但要用甚麼方法入行呢?今時今日想成為演員,可以先做kol為自己儲人氣、可以一直幫學生拍短片直到機會來臨、也可以無限試鏡。但她卻決定報名參選香港小姐:「因為如果我有勇氣去面對大型觀眾,就可以入行了!這是一個我給自己的挑戰,如果我過得了這一關,就證明我有決心做這一行」

攝影:黃寶瑩

然而,就算當初如何下定決心、又曾為自己做了多少心理準備,只有成為局內人,才會真正感受到參選的難。

Sofiee參選的那一屆其實算是比較「幸運」。當年電視台想以一個特別的形式,讓大家認為參加者「好神秘」,然後在好奇心的驅使之下,主動搜尋佳麗資料。結果,當然是不公開,大家壓根兒就不會去關注。不過亦是如此,她們無需在初選當日就接受無情網民的負評洗禮。而且Sofiee當年一直深得公眾喜愛,一直獲認定為大熱門。比賽當晩,她更得到五位司儀鄭裕玲、陳百祥、王祖藍、崔建邦、曾志偉的青睞,可以說是一個備受寵愛的「幸運兒」。

攝影:黃寶瑩

然而,備受喜愛的她依然難抵參選所帶來的壓力:

「參選前我是一個局外人,像每個女生一樣,憧憬自己可以成為一個灰姑娘,即你參加一個比賽,會有人幫你扮靚、幫你在那一夜成為眾人的焦點,成為一個由內到外、『美貌與智慧』並重的人。但當你成為局內人,你就會知道一切都不是想像中般簡單。你要面對傳媒、觀眾,現在還有網絡的世界。有許多批評,但你又要好真實、赤裸裸地面對觀眾。我記得整個過程就是:好大壓力,整個人好瘦。因為那段時間,精神一直都十分緊張。好小事就會覺得自己做得不夠好,因為有比較,女生與女生之間的比較。選美有一個病態就是:大家都好怕被人批評,覺得『只要我比其他人瘦,我就會有自信』。其實整個過程一直都要與自己抗衡心魔。」

攝影:黃寶瑩

當時有不少目光集中於她身上,亦有很多人鼓勵她要做冠軍。當然,參加比賽或多或少都想羸。可惜,她最後大熱倒灶,於五強止步。網民紛紛指斥賽果,更有網民直指當年是「史上最失敗的一屆港姐」。不過,恁大家再不滿賽果,於互聯網世代中,話題一星期後就會被另一話題取代,只有當時人繼續經歷後來的事。

「其實要重新整理好自己,是一件好難的事,因為所有事物都有留底。當時因為緊張,表現不算特別好,全香港人卻一起見證了這件事。那時候當選不了,其實我不開心了好長一段時間,大概一、兩個月」。

攝影:黃寶瑩

Sofiee比賽後整整三個月時間,一直躲在家中,反覆思考未來該走的路。當時電視台其實相當缺人,她亦已有機會拍戲,亦有些綜藝節目找上門。可是她卻覺得自己「未夠」:「就是因為未夠我才會輸掉比賽吧」。因此她下定決心去紐約進修。

去紐約讀書好貴——兩個多月的課程、加上生活費、住宿,就花上了十多萬。Sofiee形容:「用盡了全副身家。」而最殘酷的是:讀畢課程之後,剛好碰上新一屆港姐選舉。在新的浪潮之下,觀眾已經忘了她是誰。一直彷彿要由零重新開始。

如此,她有沒有想過,人生若果可以重來,絕不會參選港姐呢?Sofiee堅定地說:「我從來不會這樣想,因為人生無法重頭來過」

攝影:黃寶瑩

+2
+2
+2
「經歷了這些事,我才可以遇到不同的人,我的內心亦因此而變得更堅強。以前發生的事,造就了現在的我。我不會去想後悔不後悔這回事,我選擇隨遇而安。選港姐就似是考完第二次會考一樣,不過娛樂節目結束後,life goes on。的確,參選會為我帶來影響,但我會以正面態度面對。我會去想:比賽為我帶來觀眾緣,以及一些工作機會,這樣就夠了」。

攝影:黃寶瑩

儘管Sofiee選擇樂觀面對,可是現實卻是:香港電影在經歷九七回歸及金融風暴後,市場日益萎縮。根據《香港影視娛樂業概況》報告指出,香港和內地電影公司近年合拍的電影數目日益增多。於2016 年,在中國獲准立項的合拍電影共有89 部,其中合拍片就有54 部。而合拍片其中一個必要條件就是:中國主要演員的比例不可少於主要演員的三分一。香港的新晉演員要取得一個電影角色,殊不容易。

面對著激烈的競爭,Sofiee坦言:「現時電影面試,好多時都是電影圈的人,他們不會在乎你有沒有參選過港姐。港姐只不過是你其中一個title,其餘則看你之前拍過甚麼戲」

她卻無懼困難,選擇為鍾愛的事咬緊牙關撐下去。

讀完書之後,她做過半年主持,然後拍了一套類型較為偏鋒的電視劇。最初她亦有擔心觀眾會接受不了這樣的自己,卻碰巧有一位導演看過半集,更找上她拍電影。如是者,她得到了一個夢寐以求的電影角色。

攝影:黃寶瑩

「演員是非常被動的,open casting買少見少。如果在等待的期間,只純粹不安,我會看不起我自己。演員雖然需要一直等待,但在等待的過程中做些甚麼、如何善用時間,就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如果只是等,真的是坐以待斃。我會去學習。雖然好像很虛無縹緲、好像是為了自己的不安而去學習。但是,我會認為,在學習的過程之中,可能真的會發掘出一些潛能出來,是一個認識自己的過程。而且,做其他工作不可能有這樣的時間吧!我做空姐時,放工後亦只想睡覺。做這一行會讓我意識到人生好短,因為是女演員嘛,每一天其實都在與青春告別。所以,我們這一行的女生會比其他人更敏感,亦會更珍惜每一天,思考如何好好度過每一天」。

攝影:黃寶瑩

可能是基於這一份敏感與恐懼,Sofiee「跑」得很快:訪問之後的一個月,她同一時間接下了四個角色,亦在工餘學起結他來:「你永遠不會知道甚麼時候有機會接到一個懂結他的角色!」

「我一直以來都很喜歡張曼玉,她一直都是我的超級偶像。我知道她參選港姐之後、拍了很多年電視劇才開始拍電影。我覺得她是我其中一個reference來的。我參選港姐的其中一個原因也是因為她。Maggie Cheung,她inspire到我入行。我的人生目標就是可以有一套由我主演的電影,並且為人帶來影響力,改變他們某些心態!如果我可以出現在大銀幕,並為人帶來影響或一些想法,我覺得就不枉此生」。

攝影:黃寶瑩

每每說起電影,Sofiee雙目總會散發光芒,並有無窮無盡的話想講。亦是這份熱誠,讓她覺得自己自參選以來已經收穫良多。

「我想如果一定要打分的話,『得』是zero or ten。因為我想得到的東西,實際上還沒有能到,但我心境上已經覺得自己得到了許多,因為一定要深信自己會成功,才能繼續堅持下去。我只不過仍在旅途中。我不可能覺得自己已得到全部,否則我會停止前進。不過,打分數只是鼓勵自己的方法而已吧。
而失去?從來沒有。我的人生一直是一個正數。很簡單,選港姐會不會失去了甚麼?不會。永遠都是『得』,因為you have nothing to lose。我是一個很普通的女生,他們讓我有機會參選,已是一件很幸運的事。有多少女生有機會達到?不是每一件事都要用名次來衡量的,失敗也是賺到了,因為在失敗當中,你學會了如何站起來。分數真的不過是自己給自己。
zero or ten,depends on your emotion, your attitude.」

延伸閱讀:

【周秀娜專訪.夢想】性感也要有尊嚴:只能說累,不能棄權!

【周秀娜專訪.愛情】拒絕「30即嫁」:寧願單身,好過一起不快樂

【致女生:】受焦慮抑鬱煎熬七年,她說:敢哭出來才是最堅強!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