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種女生】抗癌律師轉職森林:你只求生存定體驗生命的可能?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上星期玉兔打不成 8號颱風,也許是上天對環境的憐憫。山竹之後,各處樹木崩壞,上班途經的一棵大樹不見了,才感慨從前一直存在的美好。面臨終結,總教人醒覺過去的執迷。打風後,跟森林浴導師Amanda重踏曾帶團到訪的大坳門,見眾樹倒塌,她形容場面悲壯,談起昔日人生處於死亡邊緣的光境,及從前當律師那活不出自己的生命。「當律師不一定有追求公義的浪漫,也是為金錢。」走過鬼門關就是重生,難忘自然界給過她的安慰。

攝影:鄧倩螢

打風後,看到樹木倒塌,或被砍掉,Amanda形容很場面很悲壯。

10號風球,人可以做好防風準備,躲進室內暫避;樹木卻要死守住處,靠自己承受颱風的暴力。「大坳門是放風箏勝地,就算滿是樹蔭,還是很好風!便知道這裏的樹本來就很有韌力,可是最終也敵不過颱風的威力。」Amanda慨嘆。然而,就算人如何未雨綢繆,其實也敵不過命運,一場疾病對人身心靈的煎熬,猶如一場颱風對樹木的摧殘。2014年,Amanda便遇上了,當時她35歲,新婚一年多。

然而,最諷刺的是,當我自以為最健康之時,毫無先兆下,發現患上女性死亡率最高的疾病。
Amanda

原來死亡好近,隨時出現

Amanda天性活潑好動,好奇心強,熱愛戶外活動,自小便恆常與家人周末郊遊,鍾情行山、瑜伽、獨木舟,縱使工作忙碌,也自覺滿足,生活習慣健康得很。「然而,最諷刺的是,當我自以為最健康之時,毫無先兆下,發現患上女性死亡率最高的疾病—卵巢癌!而且已是第3期的最尾階段,原來死亡好近,隨時出現。」Amanda說一般患卵巢癌或會出現肚痛、出血的先兆,可是她從沒有異樣,經期各樣都正常,能及時發現,出於一個偶然。「某天感冒去看醫生,醫生為我檢查時,按下腹發現有異樣,便立即轉介我到婦產科,後來確診知道癌細胞已擴散到淋巴,便開始接受治療。」

當時看見70歲的爸爸走路都比我快10倍,就知道我的身體有多崩壞。
Amanda

人在大病後需要復原,樹木在颱風後也需要創傷復原的階段,Amanda願人對大自然給予更多祝願與愛護。

化療絕對是最難熬的過程,「就像長期跑完馬拉松的感覺,就算如何休息,也沒有好轉,身體處於不正常、不舒服的狀態,每一刻都好難過。我曾有強烈感覺自己可能會死,最愛的運動一項都做不來,只有散步,當時看見70歲的爸爸走路都比我快10倍,就知道我的身體有多崩壞。」就算有多虛弱,Amanda仍堅持每日到公園休息或散步,因為這是唯一令她感到舒服的方式。

延伸閱讀:

【粵劇女生】20+月入十數萬、30破產 40+重拾夢想:窮得只剩傲骨

【100種女生】i-bank女深入重慶大廈當義工7年:看穿真小人偽君子

【搬入梅窩】女生走出抑鬱 尋可喘息的生活空間:我像天天在渡假

自然界的安慰:原來死亡不代表完結

「坐在公園,感受風吹輕撫皮膚,聽到鳥聲,看見花開花落,人們在活動、聊天的畫面,心靈便得到療癒,身體也會感到舒服一點。」Amanda在公園得到的,非一刻間的寧靜釋放,而是面對人生的釋懷。「落葉枯枝掉在地上,你以為是植物生命的終結,然而,它們只是轉換了另一形式滋養土地,成為其他樹木的養分,過了一段時間,新葉又會長出來,是一種完整生命的循環;正如人生,死亡不等於完結,人生經歷過的回憶、建立了的人際關係,生命與生命相連緊扣,當中的情依然會一直流傳下去,那一刻我得着安慰,死亡其實沒那麼可怕。」

樹木被颱風摧殘後,或倒塌、或被砍掉,猶如人經過疾病的煎熬,一樣脆弱:

+13
+12
+11
因為我是律師,對與錯對我來說太重要,我一定要對,亦老是自覺是對的,做事也變得很謹慎,不會冒險,不喜歡做自己不能掌控的事,但其實本來的我並不是這樣。

大自然給Amanda面對死亡的安慰。

換句說話,人與萬物也是環環緊扣,我們沒有高人一等,都是生命網的其中一員,每做一項舉動,其實也在影響身邊的人與事,你想成為負能量的中轉站,還是終結者?「例如被老闆鬧,令你心情不佳,影響對客說話的態度,就會將負面情緒傳下去,要是退後一步想,也許別人背後也有原因,或同樣受他人影響,自己可以終止這份情緒蔓延,就沒那麼自我中心了。」Amanda說得很有哲理,其實從前也曾執迷不悟。回想過去,也許她有健康的起居習慣,可是沒有善待自己的內心。

當你想做好一件事,很難100%忠於自己!

在大自然最深刻的一次經歷:「我在澳洲一個森林,站在兩棵大樹中間,雙手兩邊觸摸樹幹,感覺自己也變了一棵樹木,如朋友一樣存在。人生活在社會,看似特別高尚,但其實本質與樹木一樣,都是有生命,何以人能隨時砍掉樹木?」

你的人生是日復日只求生存,還是體驗生命的可能?
Amanda

別扭曲自己迎合別人的期望

「我從前很執著,經常與人爭拗,要證明自己是對的,結果傷害自己和他人!因為我是律師,有專業形象,經常要給予意見,對與錯對我來說太重要,我一定要對,亦老是自覺是對的,做事也變得很謹慎,沒錯的事才做,不會冒險,不做不確定的事,不喜歡做自己不能掌控的事,但其實本來的我並不是這樣,從前好奇心很強,思想開放,愛分享,我是在扭曲自己的性格成為稱職的律師。當你想做好一件事,很難100%忠於自己!」Amanda當律師9年,回想初出茅蘆才20出頭,便要面對40至50歲的生意人,如何令人信服?便從形象上扮的成熟,別人期望甚麼,便跟着做,「是做得到,但不快樂。」令她覺得最大落差的,是讀書與現實的工作環境。「商業訴訟很多時都是為錢,不一定有太多為人爭取正義和平那麼浪漫。作為律師,除了擁有專業法律知識,更重要在商業環境中建立人際關係,懂得找生意,用服務技巧能留住客人,一切對我來說都很困難,我活不出真正的自己。」最後她選擇離開,轉職NGO,後來當上森林浴導師,「我沒有死去,上天給我人生第二次機會,該如何生活下去?」她反思,大自然就是她的好老師,也許這是以身相許的方式。

+2

「從前打工出糧,出賣自己的時間做別人認為重要的事,現在則要為自己重視的價值而工作。許多人困在石屎森林,甚少踏出郊外,或就算置身大自然,還是做在城市會做的事,哪有放下手機,用感官體驗大自然?」喚醒別人對自然界的熱情,縱然這不是高薪厚職,「我相信做對世界好的事,總會找到方式生活。」扭轉人生方向,薪金銳減,可是她活得更自在:

「你的人生是日復日只求生存,還是體驗生命的可能?」

延伸閱讀:

大病後由設計師變教練 女生:沉迷工作,只代表你是頭愚蠢的牛

風癩突襲長期失眠曾想自殺 女生製護膚品自救:月均賺近十萬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