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成為野獸的我們】在愛情裡,演活世俗的「幸福」就是快樂?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在關係中,如何才能不傷害對方,又不至於迷失自己?」

聽到這個問題時,大家或許都會馬上回答:「如果遇到對的人,他就不會勉強你去改變,也不會那麼容易受傷。」不過呢,道理總是說比實踐容易。相遇、探索、表白、戀愛、吵架、最後分手或是相伴終身......那線性的開始與結束之間,卻又會出現各式各樣的問題,譬如相戀多年才發現對方是個最熟悉的陌生人、譬如相愛卻無法相處、譬如從未勇敢走出第一步認識對方。

《無法成為野獸的我們》劇照

戀愛有理想的狀態嗎?如果有,那個狀態又是怎樣的了?最近我在看日劇《無法成為野獸的我們》時,心裡不期然反覆思考這些問題。

《無法成為野獸的我們》劇照

由新坦結衣主演、《逃避雖可恥卻很有用》編劇野木亞紀柔再度聯手打造的《無》,上映後雖然聲勢一直沒有《逃》般強勁,卻更有力又深刻地探討了現世代的關係。

由結衣飾演的深海晶,與男朋友花井京谷拍拖經已五年時間。在這段關係中,深海晶一直扮演乖巧伶俐的女友角色,無論對男友抑或是對男友的家人都非常孝順,是一個典型的廿四孝女友。而他的男友花井京谷則是一個上進、做事有交帶的好青年,仕途亦非常順利,深受前輩信賴。

《無法成為野獸的我們》劇照

+2

在外人眼中,他們就是模範好情侶,不單外表合襯,而且亦非常恩愛。不過,誰說如童話般的愛情就一定美好?表面的美好不盡然是事實的全部。花井京谷不忍拋下隱閉在家的前女友長門朱里(黑木華飾),因此與深海晶相戀的五年間,仍然與朱里同居。

《無法成為野獸的我們》劇照

大家可能會說朱里太自私了吧,為了纏著京谷而破壞一段感情。如果我是深海晶,大概會衝上京谷家攤牌,至少一定會痛罵京谷,不會如深海晶一樣千依百順。可是,後來當朱里對深海晶她們表白:「當時如果不是有京谷,大概我已經自殺了。」

每個可憐的人都有可恨之處。同樣,每個可恨之人都有值得可憐的地方。如朱里這樣無家可歸的人,難道因為她一時之間被人生的困難絆倒,就應被所有人拋棄嗎?

如何才不至於傷害他人?

《無法成為野獸的我們》劇照

更何況在這段貌似美好的關係中,他們一直有無法跨過的距離。當初二人相愛,皆因花井京谷是第一個願意向她付出愛給的人。她執意離開家人、獨自在東京打拼,堅強卻寂寞,他好容易就走入她的世界裡。可是五年後,她與他在一起的原因亦僅剩下「他是第一個愛我的人」。她無法對他說出心意,只可以偽裝快樂。

如何才能在戀愛中不至於迷失自我?

《無法成為野獸的我們》劇照

哲學家說愛情就是一個逐漸失去自己的過程。我是不信這一套說法的,可能是執意不想相信,但放眼望去,如果想要成就現下世俗所講的「幸福」,大家多少需要飾演男/女朋友的角色,並完成所謂男/女朋友應付的責任。就好像林夕所寫一樣,人妻的偽術,若有需要做好彼此角色理應親善,理所當然,如毅行慈善。

無法成為野獸的我們,但問一條很危險的問題:這樣你真的快樂麼?

《無法成為野獸的我們》劇照

女生總在你身邊,請下載《香港01》App

立即下載: https://hk01.onelink.me/FraY/hk01app

延伸閱讀:

【Bohemian Rhapsody】有種愛只能守候,不能擁有|成長說明書

【女生睇戲】《星夢情深》:面對逝去的感情,唯有盡量留住記憶

【女生煲劇】Patrick Melrose:任何傷害人的理由都不過是藉口!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