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斯卡2019|《羅馬》女主角身分成國際話題:試鏡時懷疑販賣人口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羅馬(Roma)》入選今屆奧斯卡十項提名,榮獲「最佳攝影獎」、「最佳導演獎」與「最佳外語片」三項獎項。素人女主角Yalitza Aparicio雖未能憑電影獲獎,但她已成功成為國際觸目的焦點,成為了第一位獲得奧斯卡「最佳女主角」提名的墨西哥原住民演員,同時她卻因為其原住民的身份受到種族歧視言論的抨擊。   

《羅馬》講的是保姆Cleo與僱主一家所建立的深厚情感,並見證了時代動盪下的人生百態。(IG_alfonsocuaron)

曾懷疑試鏡是販賣人口騙局 

導演的保姆Libo與Aparicio同樣來自瓦哈卡州(Oaxaca)的原住民地區Mixtec(米斯特克)(IG_alfonsocuaron)(導演Alfonso Cuaron /左,Yalitza Aparicio/右)

為了尋找與兒時保姆Libo擁有相近氣質的女主角,電影團隊在墨西哥進行了大型的試鏡活動。二十五歲的Yalitza Aparicio當時準備成為一名幼稚園老師,選角的消息傳到了Aparicio身在的小社區,她的姐妹對此十分感興趣,要求Aparicio陪伴參加試鏡,最後卻臨陣退縮。

縱使Aparicio成功進入第二輪面試,卻認為這場試鏡活動也許有詐:「我的家人一開始是反對我去參加試鏡的,我們只知道將有一部電影要在墨西哥拍攝,而且他們不在乎來參與試鏡的女性的年齡與外型,感覺非常奇怪。」原因是過去從未有電影公司對原住民族感興趣,加上Aparicio對電影的拍攝過程毫不認識,更連導演的名字也不知道。 

出身貧窮無阻追逐理想

Yalitza Aparicio相信原居民也能追求她們想要的(The Guardian)

原住民身份令Aparicio希望透過教學鼓勵孩子們追隨自己想走的路,不要因為旁人的指指點點而放棄自己的堅持。根據2018年聯合國的報告,原住民族佔墨西哥人口的百分之二十,主要為社會的工人階層,而且他們面對著貧窮、歧視與各種的不平等對待。

我經常被質疑著讀書的必要性,他們認為我既為女人,又長著黑皮膚,即使現在我可以享有經濟獨立,但最終還是會結婚然後成為丈夫的附屬品。他們說女性沒有獨立的能力,也不要去奢望擁有什麼成就。 
Yalitza Aparicio

《羅馬》寫實地反映出七十年代墨西哥原住民的生活,他們若非生活於窮鄉僻壤,便在白人家中工作,社會地位甚至比想像的還要低。加上父權的社會模式剝削女性地位,漠視她們的付出。

Aparicio沒有受過戲劇訓練,卻在電影中自然流露出平實卻牽動人心的力量,背後的原因是她出身貧窮,自小見盡社會百態。Aparicio一直視她的母親為榜樣,認為電影是向女性的無聲致敬,表揚她們過往為家庭不辭勞苦的付出。

重溫電影中的窩心時刻:

+5
+4
+3

原住民面孔引發國際爭議

Aparicio的出現無疑引起了墨西哥甚至是國際間的廣泛討論,電影行業往往由白人主導,引發#OscarsSoWhite的種族歧視爭議,直到近年愈來愈多黑色面孔的加入,正慢慢改變著整個電影風潮。

Aparicio的原住民身份被認為不能代表墨西哥,登上了墨西哥版時尚雜誌Vogue後遭受嚴重抨擊。她表示過往很少會留意電視或電影,因為從未見到和她同樣出身的演員出現有幕前,而且節目少有演繹原住民族的生活方式,難以產生共鳴,「我希望將來會有更多像我一樣的人有機會出現在螢幕前,然後會有人說,咦﹗我跟她長得很像呢!」

Aparicio一夜成名(IG_voguemexico)

「無論你喜歡做什麼、有著怎樣的外表,你都可以實現你所渴望的目標。」Aparicio說。從她成為國際話題的一刻開始,不僅讓人們更認識墨西哥原住民的情形,更鼓勵了其他擁有同樣背景的人勇敢追夢。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