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事革命】奧斯卡最佳紀錄短片 講愛妻號「M巾俠」故事極催淚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月事革命(Period. End of Sentence.)》獲得2019奧斯卡「最佳紀錄短片獎」,導演笑言:「沒想過會因為月事而獲獎。」也有網友提醒,觀眾別忘了這「月事革命」背後還有個男生-「M巾俠」。

《月事革命》--短短26分鐘,記錄了一場血腥「革命」

第91屆奧斯卡頒獎典禮圓滿結束,筆者慚愧,尚未把得獎及提名作品看完。但若要排行先後次序,獲「最佳紀錄短片獎」的《月事革命(Period. End of Sentence.)》一定在頭五位。

《月事革命》甫一開始,訪問印度一村落中的少女有關衛生巾的事,她們吃吃地笑,回答:「不知道。」不止少女,村中其他婦女,也從未使用過衛生巾,月事來臨,便隨手抽一塊破布,墊在胯下,甚至躲在家中,不上課也不工作。不論男女,甚至覺得月事來臨,是因為生病。紀錄片就是記下了月事由村中的「禁忌」,最後成為女生們的工作機會,再成女生自由的夢想。

觀看前,筆者早已為「沉悶」作準備,但最後卻是十分驚喜。影片在Netflix上可觀看(Netflix 譯《月經解放》),只26分鐘,記錄印度女生的「M巾革命」。村莊作背景,最簡單的「M巾」機器,不知是否音樂作怪,竟也有「Bollywood」電影的節奏,輕鬆「咽」下這種彷彿事不關己的題材。以紀錄片來說,《月事革命》絕對十分「抵看」,數個訪問穿插在「M巾」的製作過程中,也足以讓觀眾明白,原來「月事」也真可觸發一場女性革命。

「M巾俠」的出現:只因不忍妻子用髒布條

《月事革命》奪獎,當然令人鼓舞,因為成功以月事這回事,引起大家關注。可是,影片得獎,也有不少人批評,當中說到:「連廁所都沒有,還談月事?」,也有報章報導村莊的女生們還在受苦,電影沒有改變甚麼。筆者不禁發獃,何時解決問題成了電影要做的事了?把鏡頭放在適當的位置,放大該放大的地方,才是電影的責任吧,而《月事革命》無疑是成功的。

《月事革命(Period. End of Sentence.)》中的衛生巾製作機便是由Arunachalam Muruganantham發明。(TED)

只是,其中一些評語,筆者卻覺十分可取,就是在紀錄片中的「M巾製作器」,原來大有來頭,設計者更是一名男人。這位人稱「M巾俠」的Arunachalam Muruganantham,原是位「暖男」,不忍妻子用髒布條,一天問妻子:「為何不買衛生巾呢?」妻子卻答:「每個月都用衛生巾,便不能買羊奶了。」於是他便嘗試親自製作衛生巾,由於女性們都忌諱月經這回事,他更親身試驗,身上掛一包動物血,每走一步便擠一下,看看會不會滲漏。他後來在「TED」的講座中提及,說:「我永遠不會忘掉那五天。這令我對所有女生致敬、鞠躬。」

Arunachalam的故事被拍成電影《Padman》(台譯《護墊俠》)。(《Padman》劇照)

真人真事拍成電影:「受了太多教育的各位,又做過甚麼?」

這位「愛妻號」最終花兩年時間,發現坊間出售的M巾會用上松木漿纖維等物料,繼而研發操作簡單的「M巾」製作機器,推銷給印度農村婦女。他拼命地減低成本,卻不申請專利,就是要讓農村的婦女受惠,更笑言:「這樣血腥的錢我不要賺。」他憶述,製作時候,印度的衛生巾使用率不到1%,而他的目標卻是100%。最最深刻的一句話,是他說:「這世界分為三種人:沒有受教育的;受過一點點教育的;受太多教育的。我就是受過一點點教育的,做了這埋事,受了太多教育的各位,又做過甚麼?」

Arunachalam的故事也曾被拍成電影《Padman》(台譯《護墊俠》),於去年上映。若大家有興趣,大可把是《月事革命》當成是一個引子,再看這位可能是第一位使用「M巾」的印度男子的故事。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