棄社工3萬月薪轉賣性玩具 客人丈夫出軌求助:沒產品能解決問題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捨得」二字,是帶點禪意的大智慧:有捨,才有得。

掛在嘴邊,說得容易;放到生活中,捨甚麼、又得甚麼?是次記者訪問老朋友的朋友,她把十多年的經歷、決定與失落摺疊成兩小時的分享,踏踏實實地體驗了快樂,不外乎敢捨得。

剛踏入28的Kelly,兒時讀地區名校,會考以27分入讀「A工廠」恆商,成功考入香港大學經濟金融學系。已是半個天之驕子,卻在一年後毅然放棄學位,轉而攻讀社工。兩年後,又放棄月入三萬的正職,開性玩具店鋪。「在經歷這幾年以後,我已經懂得分別甚麼是社會讓你覺得你應該擁有,甚麼是你自己真正想要。香港太狹隘,出去走一走,便會發現成功不止一個模樣。」Kelly如是說。

攝影:吳鍾坤

Kelly:「我只是想到了一個畫面:當我7、80歲的時候,我回望我的工作,若然過去數十年都只是為了錢,我一定會後悔。再留下來,只是浪費時間。我想我的工作,是對世界有影響的,而不止是為了錢。」(吳鍾坤攝)

「A工廠」出身棄港大「神科」:「我想對這世界有點影響,不只是為了錢。」

說是十多年的經歷,其實Kelly不過28歲。只是,就她今天得到甚麼以前,不能不先說她「捨」了甚麼。

跟大多數香港人對成功的定義,Kelly少女時候,確是一位「成功的小孩」。雖然中一至中三不好讀書,到中三過後卻開始勤奮,會考後更考入當時的「A工廠」恒生商學書院,目標只有一個:香港大學商學院。

高考時候入住學校宿舍,徹天徹夜埋首苦讀,終於如願以償,成功考入人稱「神科」的香港大學經濟金融學。可是,追尋數年的目標,在開學以後,她卻發現不是那回事。她回憶,那時迷惘得很,上課的理論都早已學過了,又漸漸不再喜歡商科。於是,時時「走堂」,與宿舍朋友喝酒耍樂,夜夜笙歌。那時,她面對兩難局面:棄港大名銜,轉讀自己喜歡的社工系;繼續讀下去,起碼肯定將來收入不俗。在掙扎迷惘之際,她最後還是選了前者,她說:

我只是想到了一個畫面:當我7、80歲的時候,我回望我的工作,若然過去數十年都只是為了錢,我一定會後悔。再留下來,只是浪費時間。我想我的工作,是對世界有影響的,而不止是為了錢。
Kelly

我只是想到了一個畫面:當我7、80歲的時候,我回望我的工作,若然過去數十年都只是為了錢,我一定會後悔。再留下來,只是浪費時間。我想我的工作,是對世界有影響,而不止是為了錢。」

於是,毅然放棄港大學位,再考上中文大學社會工作學系。

Kelly說很多時候,只要扶他們一把,好提醒:「原來我都仲係一個人。」(吳鍾坤攝)

當理想不理想:「一個人能力有限,社工原來也似賣保險。」

教人追夢的文字很多,卻很少人談到,若然拼上所有追求的理想不理想,那要怎麼辦,又該如何走下去?

Kelly回憶,在中文大學的日子無比快樂,如魚得水,時時提醒自己:「我是放棄了多少才來到這兒。」可是,當實習及畢業過後,卻發現本來致力想要幫人,現實所限,不是一人之力可以承擔。就如她初入職時遇到一位患有情緒病人,在晚上來電,說要跳樓自殺。Kelly立即趕至,陪伴談天,最後帶她到茶餐廳吃了一碗麵,吃完後她說:「我覺得好多了。」Kelly感受良多,說:

他們要人扶一把,好提醒:「原來我都仲係一個人。」但她的困難,亦是社會的困難,經濟、制度⋯⋯我能做到的,就只有陪伴。
Kelly

性玩具商店「Les Play」,是Kelly與伴侶一起經營的,只因覺得坊間性玩具甚少照顧同性戀者的需要。(吳鍾坤攝)

無力感襲來,愈發忙碌的工作都令她自覺情緒有問題。她笑言,與同事做「情緒病量表」,結果時時是嚴重抑鬱,極大壓力。她說:

你想做更多,可惜制度與機構不許。原來一切未如我想像,原來社工也有如賣保險般,要「追數」。
Kelly

到最後決定辭職專心開店,到離職一天還是跟上司說:「我不是不喜歡社工這行業,而是不喜歡這樣的模式,這樣的生活方式。」

開性玩具商店,比社工更「社工」:要讓女生知道,性不是罪疚

性玩具店「Les Play」,是Kelly與伴侶一起經營,只因覺得坊間性玩具甚少照顧同性戀者需要。創業開初,只是網店,那時正職還是社工。她憶述,那時下班已是十一、二點,時時通宵處理店鋪事務,每天只睡兩、三小時,日復一日。十分忙碌,卻只覺花在店鋪的時間,都是休息,只因那是「自己的事」,自已可以控制。

一年後,她便辭去月入三萬的正職,租了在尖沙咀的樓上店鋪,全職當老闆。開初兩、三個月,也十分不安迷惘,只因儲蓄一直下跌,生意雖然不俗,但也有一定風險。於是便在社企當兼職,算是緩衝,也算是找回安全感。

Kelly轉行後,反而更像「社工」,不只跟客人分享正確性知識,更助她們疏導情緒。(吳鍾坤攝)

她笑言:「其實辭職後更忙碌,因為自己是老闆便不會收工,但真的快樂多了。」她在討論區及Whatsapp解答客人問題,竟比從前更像一個「社工」。如有女客人與男友拍拖5年,性生活並不順利,疼痛難當,竟因他倆無法分清尿道和陰道,一直並無正確進行性行為;也有媽媽來求教,想構買產品令自己更享受性愛,追問之後,卻發現原來丈夫出軌,妻子歸疚於自己,Kelly那時回答:「不會有一樣產品,能解決這問題。」Kelly笑言,那些不是客人,更似朋友,也比起以前社工的工作,更似一個「社工」。

有捨,才有得。若成功真有道軌跡,那捨棄了原本的,又得到了甚麼?最後,她說:

近來,似是有股熱潮,不斷有人結婚。我有時也會想,為何我步伐跟人不一樣,我是不是也要儲錢結婚?不過,自從我「quit U」那天起,我已經習慣分辨甚麼是社會讓你覺得你應該擁有,甚麼是你自己真正想要。香港太狹隘,出去走一走,便會發現成功,不止一個模樣。
Kelly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