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政治中的性別角力:她選擇不結婚生子 與她的專業無關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蔡英文是衰仔查某(台語,意指帶來衰氣的女人)」「沒有結婚不是罪過,但是她因為沒有生過小孩,不知道這個心。」總統大選將近,對手在攻擊蔡英文時,屢次發表性別歧視言論惹議。

政壇的性別歧視為什麼這麼常見?女性政治人物在從政時有何困境?性別觀察,帶你細細剖析。

現任總統蔡英文投身這次選舉,盼能連任。(Facebook@蔡英文 Tsai Ing-wen)

現在女性什麼都可以做。總統可以做,三軍統帥也可以做。
蔡英文

2020台灣總統大選於過去的周六結束。選戰時社會對候選人的關注度逐漸提高,政治也成為網路上討論聲量最大的話題。現任總統蔡英文投身這次選舉,盼能連任。

當初在 2016 年,蔡英文以得票率 56% 順利當選總統。作為世界第 19 位女性領導人、台灣第 1 位女總統,蔡英文打開民眾對於政治人物的另一種想像。

現在女性什麼都可以做。總統可以做,三軍統帥也可以做。(Facebook@蔡英文 Tsai Ing-wen)

事實上,全球最年輕總理桑納・馬林 (Sanna Marin) 才在 12 月 10 日宣誓就職。除了她本身是一名女性,即將由她領導的聯合政府中的五個黨派,也都由女性來擔任黨內領袖。此外,2019 年,女性更在芬蘭議會佔比 47% 。

相關文章:【馬林】34歲就當上芬蘭總理 卻因胸大、未婚生子被質疑工作能力

當愈來愈多女性投入政治領域或站在領導位置,我們能看見女性影響力如何改變世界。然而,在現代社會中,女性政治人物仍然常遭性別歧視與性別刻板印象對待。

我們不需要被別人定義。在自己的專業領域,堅持投入,你就是自己的女一。
蔡英文

「沒有生過小孩,不知道這個心」政壇的性別歧視

2019 年 12 月 12 日,國民黨副總統候選人張善政表達對新住民健保的意見時,提及競爭對手蔡英文:

「不好意思說蔡英文沒有結婚,沒有結婚不是罪過,但是她因為沒有生過小孩,不知道這個心。」

此話一出,立刻惹議。根據自由時報報導,蔡英文競選辦公室發言人林靜儀認為,張善政應該要向全台灣所有男性、女性都道歉,他言論不僅歧視沒有生育的婦女,也歧視沒有生育經驗,但是有照顧孩子能力的男性們。

何以蔡英文沒有結婚生子,就無法同理母親呢?難道每一個男性政治人物,也都有育兒經驗嗎?(Facebook@蔡英文 Tsai Ing-wen)

至今,部分人仍抱持著「女性就該結婚生子」迷思,否則她就可能被視為另類。何以蔡英文沒有結婚生子,就無法同理母親呢?難道每一個男性政治人物,也都有育兒經驗嗎?這樣的批評與觀點,也反映了某種程度對於女性政治人物的粗淺理解與粗暴。蔡英文沒有生育小孩,但不表示她不懂得尊重小孩或對此事毫無理解。

你成為父母,不代表你能自動理解其他父母。如果你已婚且是雙薪家庭,要理解單親母親的生活,你還是得擁有同理心。
英國知名政治記者 Isabel Hardman

2019 年,分別發生兩件小事。 7月時,一位家長希望蔡英文能在女童衣服上簽名留念,蔡英文認為應該經過女童同意,展現對孩童的尊重;又在 11 月 2 日,一位小女孩親手繪製卡片送給蔡英文,蔡英文不願意給記者拍攝,只說「我自己看就好」,引來網友讚賞。畢竟,面對年紀小的孩子,大人經常忘記尊重二字,蔡英文卻僅記於心。

結婚或生育選擇,從來都不是評判一個人具有同理心或工作表現專業與否的標準。

蔡英文沒有結婚、沒有生子,依然可以治國。(Facebook@蔡英文 Tsai Ing-wen)

女性政治人物困境:沒有成家,可以治國嗎?

張善政的發言,強化了對女性的性別刻板印象,也能從中看出性別迷思。蔡英文沒有結婚、沒有生子、沒有「成家」(等等,誰說單身一人、與貓狗同住就不是家?),依然可以治國。

在《這是愛女,也是厭女》一書中,就提及女性從政的雙重困境:

女性政治人物,必須表現出陽剛的特質(果斷與不畏衝突)的特質,但這種所謂的領袖特質又被視為是性別角色上踰越與不自然的;但若不具備這些陽剛特質,又被認為不具備領導特質。

簡單來說,在社會主流價值觀下,「男性性別角色」與「領袖角色」特質相同(自信、主導、野心);「女性性別角色」卻與「領袖角色」特質相反,導致女性從政或擔任領導人時,容易陷入雙重困境。

▼▼從 2018 下半年至 2019 年末,我們已經在這場選戰中親眼看過許多針對女性的性別歧視言論(按圖放大)▼▼

+2
+2
+2

「裙裝」經常是對女性的集體想像,從洗手間標誌可見一斑。而辜寬敏說:「穿裙子的不適合當三軍統帥。」更加彰顯對蔡英文「性別身分」的歧視——因為蔡英文幾乎從未穿過裙裝。辜寬敏批評的,不是蔡英文從事政治工作的所作所為,而是她的性別。

「性別歧視的意識形態通常包含了各種預設、信仰、理論、刻板印象,和廣泛的文化敘事,透過某些方式來呈現出男女大不同,而如果這些不同為真、被傳誦為真,或是至少可能為真,便會使得理性大眾更傾向於支持、參與這個父權邏輯下的社會框架。」——《不只是厭女》。凱特・曼恩。

更加彰顯對蔡英文「性別身分」的歧視——因為蔡英文幾乎從未穿過裙裝。(Facebook@蔡英文 Tsai Ing-wen)

當政治人物公開明白地發表性別歧視言論,不該以「失言」二字輕鬆帶過。個人的即政治的,性別始終存在於日常生活中。如果連蔡英文總統都會因為自己的性別身分,遭受他人批評,那麼普通女性在生活中有多常受到性別歧視,也就可想而知了。

希望有一天大家叫我總統,而不是女總統。性別,不應該是評判個人表現的決定。
蔡英文

一位女性元首或領導人,是否必須更不能出錯、更符合大家的期待,才可能獲得原本就應得的尊重?(Facebook@蔡英文 Tsai Ing-wen)

從蔡英文的例子來看,一位女性元首或領導人,是否必須更不能出錯、更符合大家的期待,才可能獲得原本就應得的尊重?期盼有天,我們終於可以拿掉歧視的視角,還給女性元首一個公平的對待。

當台灣出現第一位女總統,確實意味著性別平等往前一大步,但仍遠遠不夠。希望未來在台灣,女性投入政治領域、成為領導人,都不再是會被拿出來大作文章的「異象」。就像芬蘭內閣一樣,讓更多女性有機會在政治場域現身。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女人迷」,原文「我的政治專業,與結婚生子無關」蔡英文的婚育選擇,誰都不該說嘴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