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影片】周家怡哭了:我完全感受到瑪嘉烈的痛

撰文:蔡燕麗
出版:更新:

與周家怡見面之前,我承認,從未認真看過她擔正的戲。
倒是那11年在TVB浮浮沉沉的日子,我對這位老是出現在女主角旁邊、或常常飾演醫院一角的護士有點印象。畢竟主角看厭了,看旁邊花花草草的樂趣更大一些。
在演藝圈裏出現過又默默地消失的名字多到數不清,路人甲終於熬出頭來,當然是大眾都求之不得的故事。從《導火新聞線》到《大衛與瑪嘉烈系列》,我們渴望聽到這位女主角多年來掙扎向上的故事。誰知訪問一個接一個,從她口中聽到的都是:「從來沒想這麼多,只懂做好眼前的工作。」
如果人人都可以是瑪嘉烈,最難演的角色,也許是周家怡。

造型:Adele Leung

攝影:UN Workshop, Adele Leung

化妝:Aster Phang

髮型:Vincent Yeung@Salon Osmosis

現場協力:Fion Lee

White Cape Coat $TBC(One Set)by Atsuro Tayama

周家怡係……公主?

拍攝當日滂沱大雨,天空一副要掉下來的樣子。早上10時準時到達影棚的周家怡卻是一身清爽,頂着那頭在香港女明星身上少見的利落短髮。在梳裝鏡前坐下,馬上掏出了隨身喇叭,影棚接着充斥着Andrea Bocelli 的《Love in Portofino》。「你到哪裏都會自備音樂?」我好奇問道。「是啊,我實在太喜歡聽歌了。那陣子在演什麼角色都會影響我聽什麼音樂。這刻鐘可以是Bossa Nova,下一秒可以是heavy metal。」接着她又隨隨回到手中的《A Little History of Philosophy》裏去。

Knit Jumper $4,560 by Maryling

妝髮的過程沒有低頭玩手機,周家怡可能是芸芸藝人中的異數。營造自我空間,她選擇了用音樂與書,還有跑步。「一直都有跑步的習慣,而且喜歡自己一個人跑。不太忙的時候我會特地駕車到南灣那頭跑。我覺得跑步不只是運動身體,也是一種感觀享受。平日你很難會靜下來去細心留意那棵樹、那朵花,跑步時卻是打開了這些感觀,其實香港也有很美麗的大自然。」

予人印象爽朗好動的她,小時候在家中扮演的竟是乖乖女的公主。「小時候很喜歡一個uncle,他的生活十分受西方文化影響,在我眼裏看起來當然又fancy又優雅。而他很喜歡別人安靜,我兩個哥哥卻都是很嘈吵的人,於是小時我就學着公主的儀態,讀書要品學兼優,舉手投足都要文雅優美。」誰知到了中學時期就變了「甩繩馬騮」,10來歲時因為崇拜郭富城而開始學跳舞,唱歌演戲運動,躲在家中一角看書彈琴的公主突然變了一個過動兒。「說起來也奇怪,到現在我也不太知道自己所謂『真正』的個性是什麼,好像到了不同階段,遇上不同的人和事,就有不一樣的面向。」

 也許這才叫做骨子裏的演員吧?

Red Coat $TBC by Zara

周家怡係……小紅

Tovero Dress $5,780 by Tory Burch/Shoes $3,995 by Anterprime

當過一陣子的舞蹈員,後來更考進了藝員訓練班,似乎從一開始就決心要往演藝方向發展?「其實真的從來沒有細心計劃過自己的路要怎麼走,我想最重要的還是際遇吧。在某個時間點遇上一些人,一些機會;當時的我沒有想太多就一頭裁了進去,機會來了就試,大概只是想做讓自己快樂的事吧。」

在擔正之前,大概沒有人會把周家怡歸類為演技派;其實,一開始演戲在她心目中也離不開個「趣」字。「最初接觸演戲時也只是純粹覺得『幾好玩吖』,工作上沒什麼特定的框框,又可以常常與不同的人交流,而且不是什麼體力活,講幾句對白就賺到錢了,似乎也是個不錯的行業。後來做了四五年,認識了阿戚(監製戚其義)他們,才第一次接觸一些關於戲劇的討論,發現演戲其實包含了許多學問,也有很多做人的道理在裏頭,是一個很大很大的世界。對演戲的興趣也愈來愈濃厚,開始想學更多、知更多。」

起頭總是難的,演藝新丁從路人甲開始也是無可厚非。只是從「妓女A」到「小紅」,這段路一走走了11年。放棄,也是人之常情吧?「在TVB那段時間,其實我從來沒有覺得自己有失落過的,反而對我來說那是一段非常快樂的時光。可能我天生就不是想太多的人,每次收到劇本,只會看到自己的部分,想想怎樣可以讓即使沒有名字的角色,都變得更有血有肉一些。我喜歡將正面的東西放大,看見『這次的角色終於有名字啦』、『這次又有更多戲分啦』就已經很開心。也許我是個很容易開心、滿足的人吧?那段日子很充實,沒有空閒去想其他事情。」

這種平常心,在娛樂圈打滾的人來說,大概都很難以置信。「我很慶幸自己是個隨遇而安的人,入行時從來沒有『我要做大明星』這種想法。當然目標是要有的,但對我來說這些年最大的推動力,來自每次接到角色,如何去令自己比之前做得更好。這樣下來,其實就不太會去想些遠在天邊的事,單是面前的工作已經夠我忙了。」

 有沒有想過其實那位妓女A,才是最專心演戲的人?

周家怡係……瑪嘉烈

第一個讓她出盡力演的角色,是《火舞黃沙》中的兔唇女孩茅小琴。「那是我第一次嘗試在劇本以外,發掘更多關於角色的內在與故事。開拍前一段時間,我開始代入茅小琴的角色去寫日記—像這麼一個內斂的人,她的日常生活會是怎樣的?她會如何觀察這個世界?面對喜歡的人她會怎麼做?要如何表達自己?在那幾個月,我建構了一個鏡頭看不見、屬於茅小琴的世界。」

但說到人生第一次,怎少得《導火新聞線》的方凝。「知道自己是女主角,當然是又驚喜又興奮。但當初面對方凝這個角色,其實經過了不少掙扎。我記得開拍的第一個星期,演得特別不順心,總覺得有些不對勁,做來做去都得不到自己想要的效果。當時我問自己,到底是哪裏出了錯?做了十幾年戲,怎麼突然變得手足無措?」結果,其實是菩提本無樹。「也許是第一次當女主角,覺得一定要演得更出力才能駕馭這個角色,演出時為自己設了很多規範與方法,結果卻是弄巧反拙。最後我決定豁出去,做自己認為對的事。」

Trocadero Wrap Dress $5,780 by Tory Burch/Stripe Cape Coat $19,995(One Set) by Atsuro Tayama

方凝的確叫許多人眼前一亮,觀眾看着熒光幕困惑地問:「呢個女仔好熟口面喎!」被卡在舊有印象與重新認識之間,瑪嘉烈出現了。「無論戲分多與少,在我生命中出現過的所有角色都很重要。我認為一個人的性格是多元而複雜的,沒有一個角色的性格是自己完全沒有,只是輕與重、多與少的問題。也因為這些角色,令我把隱藏在內心、從未被發現的感覺發掘出來,讓我可以感受角色所感受到的。我記得拍《綠豆》時的一場戲,大衛回到家發現瑪嘉烈已經離開了;拍攝時我躲在廚房的一個角落,聽見大衛(林保怡)進門的腳步、感受到他的呼吸……我馬上哭不成聲。當時的我又是周家怡,又是瑪嘉烈,完完全全感受到當下的痛。這些年下來,似乎所有角色都成為了周家怡的一部分。」

 音樂剛好放完,周家怡紅了眼眶,掉下了幾滴眼淚。有那麼一分鐘,我面前的,其實是瑪嘉烈。

Dress $43,500 by Leonard/Eel-skin Skirt $19,480 by Tory Burch

周家怡係……

說什麼角色都想做想試的周家怡,笑言有時最難演的,是自己。「戲演完了,就要抽離角色,有時會覺得有點徬徨—進入角色有許多種方法,做自己有時比做別人更難。有時候想,快點有下個角色出現吧,那就可以逃避這個問題了。」

周家怡說,面對讚賞與肯定,仍然會以平常心看待工作;把要求永遠放在自己的演出上。完成了妝髮,換上另一套衣服,站到鏡頭下。鎂光燈亮着之前,我們只看到一道模糊的剪影,猜度着鏡頭下的她演繹的是什麼角色。突然想起,只叫得出角色名字,其實是對演員的最高讚許。

Word game with 周家怡

#演戲

「發掘自己未知的一面。」

#愛情
「可遇不可求,說到底都是緣分。」

#女主角
「現在是了!希望繼續當下去。」

#夢想
「希望可以和Tom Hanks拍戲!」

#快樂
「發自內心,不是外在的東西。」

#香港
「美好將來。只要大家相信,就一定能夠擁有。」

你想看更多精彩的深度文章嗎?請購買今期《香港01》周報,或點擊此處:成為我們的訂戶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