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蒲國度】夜場持雙重標準︰男蒲友希望女生開放但不是「公廁」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一系列【夜蒲國度】的採訪由「夜蒲女生是公廁是雞」的網上言論觸發,言論將「夜蒲」與「隨便地和任何人上床」掛勾。事實上,兩件事沒有必然關係,這種勾掛很錯誤,更像對女性情慾的一種罰懲機制,結果一路掛勾落去,所以「夜蒲女生都隨便、放蕩」、「夜蒲就預了被抽水」、「夜蒲女生喜歡被抽水」、「穿成這樣,被非禮強姦不要怪人」等掛勾出一連串不尊重女性的想法及行為,以場內普遍被默許的「毛手毛腳」最為明顯,也有被訪女生表示曾發生過不愉快的強姦經歷,她態度是逆來順受,因為連自己也自覺夜蒲的污名。特別當夜場以男性為主要消費對象,市場策略用免費酒水吸引漂亮年輕的女生,夜場本來以男性為主導,部分年輕女性藉此換來盡興開懷的一夜,只是盡興開懷裡,見著兩性之間的張力和矛盾。

如果去夜蒲的女生算是大膽及開放的一群,夜場能否真正為她們提供情慾自主的空間?還是先得應付一大堆不自主?(陳焯煇攝)

身體自主性 女生有沒有選擇權?

研究性別文化的中大人類學系教授鄭詩靈覺得,夜場只是「極端化」了主流社會已有觀念,令我們更清楚見到社會存在的性別問題,「男性捕獵女性」成為夜場最主調的遊戲玩法,社教化過程中女性只有「被選擇」的權利,即使她們可以選擇,卻是「被選擇」完才能選擇,因為過於主動等於「唔馨香」、「cheap」,夜場內一樣體現。

「女生身體自主性一向被貶低,美國總統候選人特朗普說一句,只要你是名人,就可以對女性為所欲為,『Grab them by the pussy.』(抓住她們的下體)。夜場內女性的身體自主權明顯不受重視,嚟得夜場,預咗被毛手毛腳,如果你不肯,對方反問一句,咁你嚟夜場做咩?令女生的玩法與男生有點不同,女生只能決定願不願意和你上床,至於被摸就係預咗。」在場內,有女生對性態度開放,也有單純找一夜情為滿足性慾,但不代表她們就任意可被毛手毛腳、非禮或強姦,鄭詩靈提到,夜場貌似一個情慾自主、開放的地方,然而明顯對某部分人的Sexual Liberation(性解放)而言。

夜場是真正的情慾自主和開放?

在場外大家認為「夜蒲女生是公廁是雞」之際,在場內,則是另外一種判斷,夜蒲男生對於不輕易上床的夜蒲女生評價為:熱情開放,希望你開放之餘也不能太開放,如果你太爛玩,經常「食仔」,他們一樣會判斷你作「公廁」,鄭詩靈教授認為某程度是雙重標準。

「在夜場內,男人希望女生available,但available之餘希望證明自己的吸引力,如果對方千挑萬選地選擇自己,像中了獎,出自競爭心態。隨便的女人令男人沒有辦法證明自己。夜場內,不只追求性歡愉,也追求個人的認同,你覺得我吸引所以跟我上床,好像投了我一票。男人被稱為『萬能插蘇』也一樣,和任何人也能上床的男人被人認為沒有品味和自信,顯示不了自己的階級身份。」她指出,那地方並不完全地情慾自主或開放,不同的人學習玩遊戲,有的識玩,拿到他們想要,玩不成被人傷幾次心,離場或者最終學懂玩這場遊戲。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