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e Birkin生日快樂】關於時尚女神的二三事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Fashion icon,時尚偶像。如今幾乎紅了兩、三季的模特兒就被吹捧為Fashion icon,簡直把這個字的神聖拉到新低點。在當今世上,仍在世上最偉大的女性時尚偶像,當數1946年12月14日出生的Jane Birkin(珍寶金)。這位歌影雙棲的一代名花(邁克語),即使你未曾聽過她的名字,都必定認得Hermès出品那隻世上最昂貴的手袋。讓我們在Jane Birkin七十大壽這天,一同回顧她的精彩人生二三事。

Jane Birkin從來不當Birkin bag是什麼珍品,而是隨手放在地上的手袋一個,反而是這種隨性和大氣令她的時尚光環更強烈。(Getty Images)

1. Birkin Bag背後的故事

話說在1981年,彼時Hermès的CEOJean-Louis Dumas在巴黎往倫敦的航機上與Birkin鄰座,見到Birkin將她平時最喜愛使用的藤籃手袋放入機艙上的行李架,但手袋內的東西卻掉下來地上,害得她連忙收拾亂狀。Birkin向Dumas大表苦惱,為什麼那麼難找一隻她喜歡的大皮袋,足夠她過周末用(還有一個說法是要夠大放置幼樽和尿片)。1984年Dumas以古老款式Haut à courroies為原型,為Jane Birkin訂製出一款以她名命的手袋,就是如今成為status symbol的名袋(售價大約US$10,000至$150,000,須等候6年)。事實上,Birkin並非那麼滿意這款袋,因為皮革重量令她手臂疼痛(因此她常常抱著多於挽著)。而且,她亦絕非大部份闊太用家般庸俗地,以高貴服飾配襯並珍而重之地使用此袋;她不但掛上若干日式平安符、紅繩綠色玉石、不同的佛珠和絲帶,並貼上昂山素姬的貼紙,本來是師奶味極重的個人化,但因為她的明星光環,都化為最不拘小節的獨門氣勢。

2015年,Hermès被動物保護團體揭發不人道殺害鱷魚以獲取其皮革,身為人道主義者和社會行動者的Birkin親自寫信給Hermès,如果無法改善獲取皮革的方式,請停止使用她的名字,以示她對動物權益的關心。

1969年,Birkin遇上法國20世紀音樂才子Serge Gainsbourg(沙殊甘斯堡)。雖然與Gainsbourg熱戀13年,並誕下康城影后Charlotte Gainsbourg(沙樂甘斯堡),但其實兩人從未正式結婚。(Pinterest)

音樂與愛人︰愛才子的女神

Birkin一生有三段婚姻,1965年19歲時下嫁《鐵金剛》電影系列作曲家John Barry。他們在拍攝音樂電影《Passion Flower Hotel》時相識,女兒Kate Barry在1967年出生,但1968年便以離婚告終。與Barry破局原因,是Birkin當時遠渡巴黎發展歌唱事業時,遇上法國20世紀音樂才子Serge Gainsbourg(沙殊甘斯堡)。雖然與Gainsbourg熱戀13年,並誕下康城影后Charlotte Gainsbourg(沙樂甘斯堡),但其實兩人從未正式結婚。

在法國樂壇,他們倆堪稱才子佳人,以呻吟入曲,遭不少國家禁播,法國人則視為難得偶像,時裝名牌更對這傳奇色彩趨之若鶩,《Je t'aime moi non plus》早兩年還被Dior用於Natalie Portman的Miss Dior廣告中,沾染歌者的性感漫浪。當然,除了《Je t'aime moi non plus》,Birkin還有很多名曲,《Quoi》、《Jane B.》、《Di Doo Dah》……數之不盡,有趣的是,大都並非以她的母語英文演唱,而是旅法之後才學習的法文。

在Birkin bag之前,Jane Birkin只用這種藤籃手袋,日本時裝雜誌經常教窮風流的女文青,挽一個來扮她。(Pinterest)

歌唱以外,演技亦驕人

除了唱歌,Jane Birkin的電影生涯亦為人津津樂道。Bikian其母Judy Campbell是英國舞台劇、電影及電視劇演員,Jane Birkin獲得優良表演基因,最初加入演藝圈亦是作為演員。幸運的她碰上百年難得一遇的「Swinging London」風潮──60年代倫敦迎來了戰後年青人的活力,在流行文化和時尚成為西方引領者角色,連意大利名導Michelangelo Antonioni(安東尼奧尼)亦要到倫敦拍攝首部英語作品《春光乍洩》(Blowup,1968),Birkin當時便在戲中扮演時裝模特兒,跟David Hemmings演的攝影師「打成一片」。然後是1969年與Gainsbourg結緣的《Slogan》,明明不諳法語卻能當上女一,同年更與Alain Delon(阿倫狄龍)和羅美雪妮黛(Romy Schneider)共演的《滿池春色》(La Piscine)。1973年生女後小休復出,與Gainsbourg舊愛BB碧姬芭鐸合演《Don Juan, or If Don Juan Were a Woman》,盡領60年代尾70年代初的歐陸電影風騷。近年她更親自導演《Les Boites》,於康城影展公開。

1969年,與過氣金童玉女Alain Delon(阿倫狄龍)和羅美雪妮黛(Romy Schneider)共演的《滿池春色》,可謂一次意、法、英style icons的紀念之作(La Piscine),雖然電影拍得沉悶,但仍然值得一看。(電影截圖)

最愛的三個女兒,都是才華洋溢的時尚女性

對Birkin而言,她一生最珍貴的當數3個各有千秋的女兒。與第三任伴侶法國電影導演Jacques Doillon所生的小女兒Lou Doillon,跟二女兒Charlotte Gainsbourg一樣是模特兒、歌手和演員,以及一眾名牌的繆斯。筆者常常笑言,Nicolas Ghesquière那些前衛高難度設計,除了她們倆姊姊能夠駕馭,其他人穿上都多少有點似是個笑話。她們的氣質和Birkin年青時都有點接近,但各自卻有獨特面貌,最令人羨慕的是優美的天然卷曲髮質,瀏海永遠充滿空氣感,從來不把名牌當名牌穿,盡得英法最有型時尚的血統。而與首任丈夫John Barry的大女兒Kate Barry,是著名時尚攝影師。可惜的是,2013年Kate Barry懷疑因為抑鬱在巴黎自殺離世,令家人傷心欲絕。

兩位從事幕前的女兒,氣質和Birkin年青時都有點接近,但各自卻有獨特面貌,最令人羨慕的是優美的天然卷曲髮質,瀏海永遠充滿自然空氣感。(Getty Images)

日本311大地震一周年時,Birkin除了出席音樂募捐外,她更親自走上渋谷街頭為災民籌款,盡顯人文主義者的本色。(Getty Images)

關心社會的人道主義者

跟許多歐美著名演藝人士一樣,Birkin除了在演出上有傑出表現外,更努力運用名氣帶來的影響力支持慈善活動。我們不但多年來看到她Birkin bag上的昂山素姬貼紙,以示她對緬甸民主的支持,她也積極投入國際特赦組織的移民福利、防治愛滋等工作。熱心的她時常探訪波斯尼亞、盧旺達、巴勒斯坦、以色列等佈滿戰火的地區。2012年,日本311大地震一周年時,除了出席音樂募捐外,她更親自走上渋谷街頭為災民籌款,盡顯人文主義者的本色。

與香港有緣,明年來港演出

最了上述的電影,Birkin在80年代更與新浪潮唯一女將Agnès Varda(艾麗絲華妲)兩度合作,分別是87年的《Kung-Fu Master》和88年的《Jane B. par Agnès V.》(《寫真集》)。在《Kung-Fu Master》片中更與女兒Charlotte Gainsbourg、Lou Doillon同台演出,與導演14歲兒子談戀愛。據說88年她曾經隨片登台,到訪《香港國際電影節》。而2005年她也曾受《香港藝術節》之邀來港獻唱;明年Gainsbourg逝世25年,《香港藝術節》Birkin將來港演唱《交響情人》音樂會(2017年3月3至4日)。為了打造本世紀首個獻給Gainsbourg的交響音樂會,她找來曾於 Via Japan 合作無間的編曲高手Nobuyuki Nakajima,將Gainsbourg多首經典金曲重新編排,以優雅深邃的管弦樂音,襯托只此一家的獨特性感嗓音,向她的人生與音樂拍檔Gainsbourg遙寄思念,粉絲記得及早訂票。

明年Gainsbourg逝世25年,《香港藝術節》Birkin將來港演唱《交響情人》音樂會,粉絲萬勿錯過。(香港藝術節提供)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