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男講女】酒醉惹的禍︰男生被「集郵」 女生給男同事性侵犯

撰文:黎頌詩
出版:更新:

網上討論區一則瘋人瘋語,貼文者聲稱自己「從不參加公司的聖誕Party,因為怕失身」!認真回應的人是零,不過瘋癲之處,肯定不是因為「參加公司聖誕Party會有失身可能」,職場上的你,會明白吧。的確,我們這一代,在公司的時間可能要比在家多,在這作為日常生活一大部分的圈子,有並肩作戰的伙伴,有偷偷又或是明目張膽地發酵的戀情,也許還少不了,也是徘徊在明與暗之間的那些性事,它們觸發的契機,少不了有關喜慶的聚會。

iStock
我有唱衰他,那行為真的很Cheap,而且,他真的細得很!
琪 25+ 文職

琪並不是在那年的聖誕失身的,因在那次之前,她已拍過好幾次拖,對那回事也早就清楚不過。那夜,她糊里糊塗被搞了,在她而言,算是樁倒霉事,她說來輕描淡寫,要罵兩句,應該有點是因為那並未經她同意,也有點是對方是她同事,失了誠信,不過還有重點......

那是個十來個相熟與不太熟的同事在某人家中舉行的聖誕聚會,這種聚會,調笑吵鬧、玩些無聊遊戲、劈酒等已經是指定動作,但暗地裡,就像夜蒲,都有點似乎是大家默許了的潛規則。琪說,喝大兩杯,擁著身邊的那個(不管男女)激咀一下,甚至「動手」,都應該是可以接受的。她的理由是:「這樣也介意,那不來玩好了。」至於能否再進一步,她的態度是不罝可否的。

她說自己酒量不好,喝多點就得倒頭大睡,但就堅稱只是覺得累,不是失去知覺,所以在一般情況下,是有能力保護自己的。那天,派對在別人家搞,就更加有高床軟枕,喝多了,躲入房中睡一睡就是。

他那東西已放在我裡面

也的確如琪所說,她非爛醉如泥,只是,醒來的時機沒對。「真的很離譜,我一乍醒,竟發覺他那東西已放在我裡面,我沒見過人那麼小,放了進來我也不知道!我大聲喝罵他,他不停說對不起,穿回褲子就走了出去。」琪說自己一下子醒了,整理好衣服,待了一會,也若無其事地出去。「這分明是強姦啊?」記者質疑。「其實外面的人都有點醉,也很吵,沒人起哄,我也不好意思當場說。」把事情鬧大,看來從不是琪的選項,有點不忿,是這種男人太沒品,至少她認同,性事該你情我願。「他平時也有借故接近我,我也正懷疑他是否對我有意。外表也不錯的,想不到這麼賤。」

可能不是大多數人認同,琪有她的報復方法,「我有唱衰他,那行為真的很Cheap,而且,他真的細得很!」琪「唱衰」那男人的重點是:「細得很」。雖然她只是和身邊的幾個女同事說過此事,不過也明白,這傳言定會如漣漪般擴散。然後,公司內甚至外,也知道有這麼一個「很細的Cheap精」,至於有否暴露女主角是誰,琪也並不太介懷。一般人會想,這小職員在公司內也很難再生存吧?「才不是,他依然四處溝女,也一樣有女的接近他,樣好就有市場啦。」離奇的是,琪也承認和這男人如常像同事般相處,像什麼事也沒發生。

同事與性事,本來像扯不上任何關係,可以來去無痕,大概只能諉過於酒精,又或是真的因節日而玩瘋了。

iStock
她竟然和我分享一次背夫偷吃的經驗。
邦 30+ 金融

又是「出事」於同事間的聯歡,這次倒沒有受害者,不過邦認為是因為他及早抽身,否則有可能受害--染上惡疾。邦是家大型金融機構的員工,對於同事間複雜的男女關係其實早有所聞。「因為公司很大,這些事雖然傳得很瘋,但我並沒身處其中。」不過,當一天真的遇上了,邦倒是「臨危不亂」,把握著時機。女方是另一組別的同事,雖然職位比他低,但不算是他下屬;比他年輕,但就結了婚。這樣的兩個人,本來也不會太親近,邦形容,只是一般同事的交往,「有兩句,但不深入。」也是多得公司的節日聯歡,二人的關係,出現了戲劇性的變化。

「我也記不起那次是慶祝什麼,那不是重點,事情起因是一班同事覺得那不夠盡興,而且我快要離職,於是相約一起落Bar再飲,她也在其中。」邦記得一起去的人不到十個,也沒有狂歡,只是一般辦公室男女的聊天喝酒、八卦一下,可能是環境氣氛,他覺得大家比平日更接近,也開始聊得更大膽。「後來就走剩我和她兩個,她竟然和我分享一次背夫偷吃的經驗。言談間,我感到這女人很花心,是有意識地去嘗試不同的男人。」邦說他到那一刻,也並沒心懷不軌,可能因為是同事,會多了一點謹慎。但對於聽到的內容,他確是有點震驚,於是胡亂答了一句:「你也挺開放吧。」然而女人的回應,一下子將一切攤得清楚明白。「她說:是嗎?自己喜歡便可以啦,你也可以啊!」邦當下是有點失措,只能以「別跟我開玩笑啦」來掩飾自己不再平靜的內心。心不在焉,再聊了一會就結帳離開,一出門口,邦就擁著她,說:「可以先不回去嗎?」女人識趣地問:「去哪?」......

她的嗜好是「集郵」

邦不諱言,自覺作為一個男人,放過這樣的機會,是對不起自己。「她也對,大家開心有什麼問題。」那回到公司會尷尬嗎?「我是會的。幸好我很快就離了職,不用天天碰面。不過後來我發現,她是專挑快離職或有工作調動的男同事下手。」也是因為離了職,少了避忌,邦說他之後再和這女人幹了兩三次,然後是怕了。「我慢慢發現她的嗜好是『集郵』,樂此不疲。有點很髒的感覺,不敢再繼續。」

對於同事間的性事,邦說他依然會盡量避免,尤其漸漸上位,怕出現不可預計的情況。「容易出事的時刻」他會當心,畢竟,要男人「對不起自己」是有難度的。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