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尚人語】承「上」啟「下」  蔣瓊耳的當代中式美學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最近一期《01周報》【香港風格】專題故事圍繞國貨,探討中國製造當下在我們生活中的意義。中國製造絕對不是粗製濫造的代名詞,除了平易近人的日用品外,其實亦有細緻世故的工藝精品層次。近年來,在建構當代中國美學方面最不遺餘力的高級生活品牌,當數來由愛馬仕(Hermès)支持、來自中國的「上下」(Shang Xia)。品牌設計第一次登陸香港,獨家在連卡佛亮相;創辦人兼藝術總監蔣瓊耳女士更親身來港,與我們分享「上下」8年來傳承傳統文化、推動當代設計、並向世界推廣中國精湛工藝的經驗。近觀「上下」出品和聽她一席話後,才明白由中國人詮釋中國美學,絕對可以與世界時尚文化對話。

攝影︰龔慧

「上下」把極幼的竹編工藝運用於茶具,竹絲扣瓷茶具以0.35mm竹絲織在茶杯上,不單美觀,而且拿起不燙手。本來竹編只用來造紀念品,如昆蟲,如今在裝飾之上加上了功能。

「上下」就是「承上啟下」

關於「上下」作為一個中國時尚品牌的使命,蔣女士說︰「『上下』不是一般商業品牌,我們是文化品牌。我們一定有社會使命,通過商品設計把各方連結。中國歷史悠久,曾經擁有最輝煌、最講究的物質文化和生活藝術。但在過去200年因為戰爭、社會動盪和各種原因,令我們的發展中斷了。其實『上下』就是『承上啟下』的意思。通過現代設計,把傳統美學帶到今天的生活。也是要讓品牌變得sexy、young、desirable。必須創新,不要像博物館裡的文物。要讓年青一代喜歡它,需要它。」

品牌三大挑戰︰手工藝產業鏈、品牌風格、核心價值

在倫敦、巴黎、京都這樣的古城,我們都輕易找到過百、甚至數百年歷史的品牌,但在中國實在少見。如蔣女士所言,中國文化停滯太久了,在這趟時尚工藝的文化復興之中,她所面對最大的難度在何處?「過去6年,我們面對三大挑戰。首先,我要以『上下』為中心,建立一個手工業產業鏈,任何奢侈品牌都需要它。歐洲擁有最多的奢侈品牌,原因就是有非常成熟的手工業產業鏈。在意大利隨便找一間atelier(工坊),衣服都造得不差。在中國,這樣的水平標準是沒有的。有的只是零零散散的手工業,尚有一點know-how。我們要找尋、連結他們,加入現代管理。譬如說,竹編工坊的燈光不足,師傅下午3點就不工作,因為看不見,我在上海找大燈運去四川解決問題。」跟大眾想像那種天馬行空的設計師大有不同,蔣女士是務實派,當然她也是品牌首席執行官。

通過現代設計,把傳統美學帶到今天的生活。也是要讓品牌變得sexy、young、desirable。

現代中國美學︰簡約、大氣、實用

「第二個挑戰,是要創作品牌風格。記得愛馬仕的前總裁Patrick Thomas說︰『瓊耳,你的難度比愛馬士創作總監難度更大。』Hermès他們已經有一個成熟的style、heritage,創作總監只須要把它重新詮釋,那『上下』沒有,要創造很難。但最近有傳媒、朋友都開始跟我說,這個像『上下』,那個像『上下』,似乎我們style的雛形要出來了。簡約的、大氣的、輕盈的、實用的。」西方時尚界向來喜愛從中國繁複一面的美學吸收靈感,讓人差點忘了在龍鳳錦繡以外,中國亦有簡約、講求形意的簡約一面,像丹麥名師的椅子設計其實也源自明代傢俱。

中國絲綢一向有名,顏色鮮艷的「上下」絲巾極受中外顧客歡,如今連卡佛把品牌帶到香港。

蔣女士說,茶盤是用硯石做的,吸收不同的茶就變成不同的顏色,愈用愈有味道。用上10年,它就帶著你的身分,你對它也會有情。價格很貴嗎?它不是很貴,但它會變成你珍貴的東西。(品牌提供)

寄情於物,情由物生

「宋明傢俱、漢代服裝都是簡約的、timeless的。我們要做的就是把這種美學現代化,不是像博物館拿出來的文物。最後的挑戰是,作為新品牌,要成為百年品牌,我們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在誕生的第一天,你必須就要堅守一套價值觀。像一個家庭,一代一代傳承下去的就是價值觀。『上下』的價值就是卓越、創造力以及善良。這三點我必須在產品到服務上呈現出來,讓顧客感受到。『上下』是關於時間和情感的,用足夠的時間來創造一件能夠流傳下來、讓你感到有情的器物。中國成語說,寄,情,於,物——這是我要做的。然後客人把產品買回去了,他每天用。情,由,物,生——成為屬於你最珍貴的,而不是最貴的物品。」

「什麼都可以妥協,唯獨品質不可以!」

談到中國的快速發展和遇到的困難,蔣女士說過去30年經濟算是起來了,而未來30年文化發展必須追趕。「全球化下,文化身份變得更重要。愈來愈多中國人有這個疑問。企業家這樣有錢出國怎麼辦?當代的年青一代送禮給人家,難道還是送旗袍?因此有很多人非常驕傲,出現了『上下』這樣現代的中國品牌。」在過程中,愛馬仕給予「上下」怎樣的支持?「一方面,是財政上,是我們的shareholder;另一方面更重要,就是我剛才說的價值觀。時間和情感,其實investment就是這麼一回事。千萬不要想馬上就能賺很多錢,一定要投資在你可能看不見的文化、時間上。賺錢不是我們的目標,我們首要是創造一個有情感、文化和卓越的品牌。只要你做得好,reward(報酬)就回來了;做得不好,它就沒reward。Hermès讓我們知道這種精神,什麼都可以compromise(妥協),唯獨quality(品質)不可以!」

其實investment就是這麼一回事。千萬不要想馬上就能賺很多錢,一定要投資在你可能看不見的文化、時間上。

「上下」在國內外反應有沒有什麼不一樣?「其實都很正面呢。大家都覺得,現在中國不一樣了,可以做這樣的設計。有文化、工藝、設計在裡面。中國人更感到驕傲。喜歡的東西有點不一樣,西方人不喝功夫茶,他們可以選擇另一種茶具。對顏色豐富的配飾,他們特別喜歡。中國人呢,喜歡石頭、絲綢、cashmere等等。我們在設計時都考慮到大家的需要,讓大家各取所需。」說著蔣女士讓我感受她身上的西藏牦牛毛外套,衣料是獨家為「上下」所紡織的;然後又讓我看另一件薄身棉襖,輕巧纖細,保暖卻不顯肥腫。「我把傳統圖案去掉、改薄、改cutting,它來自傳統,但現在完全是時尚的。設計服飾時,我也希望是timeless的。因為我希望工藝不是為了潮流而存在一季,而是可持續的。We engage!」

受投資者愛馬仕影響,「上下」出品亦對質素一絲不苟。

新一代「女強人」

生於顯赫世家,如今是品牌的掌舵人,蔣女士近年一直被媒體稱為成功女性典範。但在過去不同雜誌的訪問中,不難感受到她作為「成功女性」的謙卑。「我的角色並不是去管理別人,而是去激發每個人的靈感⋯⋯所以我們的角色不是以強勢來定位的。生命要的是平衡,你很強勢也沒用,不強勢並不表示你不行。我覺得無論男人還是女人,都應該像老子《道德經》 所講的『上善若水』,就是要像水一樣,遇到山就流過去,碰到大海就融為一體。你要影響這個世界,你要影響你的生活,你就要像清清的孱水一樣,潤進去就好了。」

我的角色並不是去管理別人,而是去激發每個人的靈感。

工作上不相信絕對的強勢,對於美麗也是自有一番定義:「智慧讓你的美由內往外,這種美麗不會隨著皺紋、白髮和時間而衰退,只會愈來愈美麗,愈來愈強大。當然,智慧是靠學習、體味獲得,光看書也沒有用,很多道理只能是你在生活中慢慢學習和體會。」

雖然在優厚的環境長大,但她從來不相信從天而降的「成功」與「幸福」。「幸福不會從天而降,是要靠智慧經營。經營婚姻如同編織毛衣,一定要共同編織。婚姻中一切的失敗,是因為每個人都把自我作為中心。你要想過得幸福,就要摒棄自我意識,少怨責,少抱怨。愛是建築生命的源泉,自我是摧毀生命最快的武器。」

Profile

來自上海的蔣瓊耳女士家世顯赫,外祖父蔣玄佁是最早把西方油畫藝術引入中國的貢獻者之一;父親邢同是設計上海博物館的名建築師。幼承庭訓的蔣女士國畫師從程十發,書法師從韓天衡。留學法國之後,曾多次在上海、巴黎舉辦個人藝術和設計展覽。2006年因為愛馬仕櫥窗設計與品牌結緣,為歐萊雅(L'Oreal)總部進行室內設計。2009年在愛馬仕支持下,蔣瓊耳創立高尚生活品牌「上下」,先後於上海、北京、巴黎開店,矢志創造21世紀全新的中國生活美學。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