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End Game】待遇與職位以外 更值得追尋的是什麼?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穿Prada的惡魔》劇照

你的end game是什麼?

所謂的end game就是心目中的「終極最佳」結局,日復一日繼續努力下去的原因 -更多的人工,待遇,職位,受到萬人景仰,諸如此類。

《HOUSE OF CARD》劇照

本人剛到倫敦修讀時裝設計的時候住在當時倫敦時裝周的場地附近,每一季看著帳篷一天一天建起來,時裝週期間穿得酷酷美美的人進進出出,心裡立下「一定要做到被(注意是被邀請,不是自己傻傻在外面排隊)邀請看騷」這樣(愚蠢)的目標。之後好不容易進去了,發現座位的編排是極為有其遊戲規則的,代表某種(當時覺得重要的)身分象徵,就定下了「一定要做到某國際時裝聖經編輯」(同樣愚蠢)的目標。下刪之後大概一萬字。

聽過在驢子前吊紅蘿蔔讓牠繼續往前走吧,為什麼人要在自願的情況下親手吊自己的紅蘿蔔呢?這就是我說以上那些都是愚蠢的原因。更愚蠢的是,我就這樣跟自己玩了很多年,以一去不復返的青春埋單,還覺得很正常似的(因為大家都在做同樣的事情,在這個叫事業的跑步機上原地跑呀跑)。

今時今日的社會可能太高估「有形的東西」,這個年代的人自從出生便彷彿成為了消費者,習慣所有東西都有標價,都明買明賣。

《HOUSE OF CARD》劇照

畢竟得到獎勵是高興,只是沒有想到這種高興原來那麼短期,稍瞬即逝。剛把那個「非常非常想要」的拿到手中,轉眼已經不珍貴了。其實上面的故事應該是由考進某名牌時裝大學開始的,你看,我都幾乎忘記了。得到這些的每一次,都覺得是盡了洪荒之力,差點斷了六親(因為工作成為了生存的唯一目標),把自己弄到沒有退路似的。但是到頭來,就像大部分追過男/女神的人所知道的那樣,到手那一刻已經沒趣了。寫到這裡想起電影《Mad Max》裡的主角窮九牛二虎之力剛從地獄似的世界裏闖出來,發現不但沒有天堂還要回去起點的原理一樣-震撼,崩潰,以致失去人類本能反應的基本能力, 只能硬著頭皮繼續走。

今時今日的社會可能太高估「有形的東西」,這個年代的人自從出生便彷彿成為了消費者,習慣所有東西都有標價,都明買明賣。我在這裡必須指出我沒有任何意思把這個說得很清高似的,在可見的將來,像大部分人一樣本人還是需要工作,收入,處理日常生活種種物質事項。我想說的是,很多無形的東西(包括所有不能在社交網站上載的時地人)的價值,實在太被低估了。時間花在哪裏,便會變成怎樣的人。可以的,人是可以選擇不斷定下一個一個短期目標,感覺良好地重覆著這個過程,直到最後最後。但是,是不是一定要等到時候才領悟呢? 就趁新年,不妨想想自己心目中的end game究竟是什麼一回事吧,何必無謂折騰。

#不要放棄治療啊。

關於作者:

dilettante,早年於英國留學和工作,旅居過北京上海,近年回歸香港。隨著年份以不同角色在時裝行業出現,但是最怕被介紹為「時裝人」。感覺世界很無常,生活可以的話盡量愉快地進行。還有,如果你認得這個名字,我們應該是老朋友了。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