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式愛情課】戀愛速成班導師:不是我鼓勵以貌取人 而是社會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按:「港式愛情課」系列由一條問題引發:究竟愛情需不需要學習?還不過是與生俱來,或激情的一種?佛洛姆寫《愛的藝術》早六十年前已解答了:愛像藝術,可以而且應該學習,要發展愛的能力,就要努力發展自己的人格。

「中學生不應談戀愛」、父母師長的監控及個人糾結,曾經像魔咒,有人的戀愛一拖拖到三十歲才開始,如果如同嬰兒,請別怪我笨拙,從來沒有人教我們如何開始愛,及如何愛。至到有天,戀愛竟成為一個城市的奇難雜症,有受訪港男饒有深意說:「拍不到拖是問題,但拍到拖是否代表我如願過上美滿的二人生活?」

系列由「課」為起點,訪問了坊間教男生「戀愛速成班」及教女生「積極戀愛課」的戀愛導師、以自身愛情故事為教材的90後網絡作家和開辦「情愛教育課」的社福團體,戀愛課程甚至已引入「不許談戀愛」的中小學裡。來看看「港式愛情課」能帶我們走多遠,最後能否走向愛,和自由?

戀愛速成班上,約有二十多位男參加者,未上課前先聽課程守則。(余婉蘭攝)

港式戀愛文化中的資本主義:男生認為無錢就無女朋友

坊間的戀愛課程反映市場供求的現實,亦即香港最為赤裸裸的戀愛現實。公開教授課程如「交個女友工作坊」、「搭訕訓練營」、「戀愛速成班」等長達六年,針對單身港男市場的Kino誠實說:「我們很現實,看市場需要什麼,就製造什麼。」

其中一個大班又賺到錢的「戀愛速成班」,每三個月舉辦一次,16堂合共24小時,學費一萬二千元。學費並不便宜,但每期大約能招收三十人,六年累積下來,超過六百人參加過。參加的男士主要是保險業者、地產經紀、白領和IT人等、當中不乏工程師、律師、i-banker等高收人士,二十多至三十多歲不等。當中接近一半從未拍過拖或很少拍拖經驗。助教Dick把報讀學生分為三類:一類為了追回前度;一類典型宅男,生活圈子窄,希望打破困局但沒有辦法;最後一類不滿足於追到手,更希望追求更多更高質的女友。

香港的男女人口失衡比例常被搬出,以解說女性的戀愛困境,統計處公佈《香港女性及男性統計數字2016年版》顯示,撇除外傭數字,每1000名女性對應931名男性,女多男少即僧多粥少,引致我們常忽略港男的戀愛難題,例如經濟壓力。

明愛向晴軒「飛越愛情輔導服務」曾在2014年做香港單身男女拍拖現況調查,發現單身受訪者中,67%女性稱因為工時過長而單身,71%男性稱因為無力負擔拍拖開支而維持單身,與性別定型不無關係。服務主任王翠珊接受媒體訪問時曾指出:「社會對好男人的定義均與金錢掛勾,如高收入,有樓在手及認為男方應支出所有拍拖費用,令男性不自覺受這套價值觀影響。」

「在香港,金錢是宗教,以前偶像李嘉誠,現在變成馬雲。普遍香港男生認為,只要我搵好多錢,有層樓,就有女朋友,令他們不認為是自己性格或溝通出問題。當香港戀愛問題溝混上了錢,就變得奇怪。」訪問一開始,Kino先說出他觀察的港式愛情文化,然後補充一句:「普遍香港男生在愛情上單純,較少心計。」

Kino笑說自己大學時讀哲學,是個憤青,想法負面,建立低價值的自我形象,結果愛情失敗,後來從心理學為起點,研究戀愛學。(余婉蘭攝)

Kino今年32歲,個人介紹寫上自己是戀愛顧問,把心理學、哲學及催眠融入戀愛學中,自成一派,是香港戀愛學派其中早成名的一位,他形容自己教「激勵學」多於「戀愛學」,或如助教Dick所形容,也類似「成功學」。「我們目標是改變,多於扮一個角色。外面人覺得我們教人追女仔『搵笨』或『變態』,認為愛情是本能,有社交圈子自然識到女朋友。但以前社會盲婚啞嫁,現在你爭取一段關係,強者覺得更容易,但對弱者而言卻變艱難了。」

Kino的戀愛學以「演化心理學」為理論基礎,所以他才會用「強者」、「弱者」之類很生物學的詞彙。Kino說自己學生中,七成為宅男毒男、三成是「Nice guy」,就是他口中所說的弱者。

市場需要什麼我們就製造什麼:吸引的男性形象

「執好個樣,好似穿了件盔甲,砍多幾刀也死不去,練習搭訕時不容易失敗。不是我鼓勵以貌取人,而是社會鼓勵。」所以外表不只是皮囊,包括談吐、社會地位、興趣和社交反應等,用以吸引異性的可見的外在條件。Kino信奉「演化心理學」,認為人不能違反動物性,如同原始社會誰力氣大獵食能力高就能交配。所以戀愛課第一步,由外表的吸引度開始執,逐樣計分。

Kino部分學生是典型宅男,平時只落樓下和去旺角,來來去去打機或睇youtube片,生活沒有養分,沒有話題,也不願意溝通。「拍不拍得成拖,好看這個人如何present,如果此人品味差,吃的核核突突,沒有個人興趣,你與他拍拖沒有幻想空間和期望。愛情會否在大家樂中發生?不會。」第一步,Kino鞭策學生改變生活,展現生活如何多姿多彩、正能量和有生活態度。每個月去一至兩個活動,如義工或酒會,鼓勵他們報讀特別的興趣班,或去有情調的餐廳,拍一些食物照,再把照片貼上FB或傳給心儀的對象。

「市場想我們做什麼,我們就做。例如市場覺得,男士著得好少少,識飲識食,生活多姿多采,態度正面,但不必好有錢,就已經吸引,我便提供。」Kino繼續說:「像公關或Marketing,你要賣出去的產品就是你自己。」

另外課程著重技術,教授如何使用短訊追女仔,搭訕和約會技巧等,例如約會前男生先備稿,想好十幾個故事或十個笑話,避免冷場,主動追求女性之餘不能表現企圖。「現代社會,女人期望男人做所有事,你可以講,是對男人過分期望。但男人沒有辦法,只得滿足對方。」

這身打扮經過導師Kino調校過,以smart causal為主,襯衫有花紋有細節。(余婉蘭攝)

港男的煩惱與憂愁 解讀不了女人心

助教Dick告訴記者更多課程的詳情,原來他們自己有專門的裁縫及髮型師,還會上影樓影沙龍照,他向記者展示自己襯衫的花紋和鈕釦,「我們的襯衫都是訂做,玩細節,玩花紋,可當故事一樣告訴女仔,造型比起傳統西裝輕便,看來不會過分正式或單調。」

與幾位舊生見面,他們就是穿著那些玩花紋的襯衫,並列在一室時,倒有點像團隊制服,其中幾個聽從Kino的建議,手上戴上水晶鏈,大家也沒有戴眼鏡。聽說Kino在第一節課嚴正要求學生必須配隱形眼鏡,戴眼鏡對形象帶來負面影響,因遮住眼球,看來不夠精神。

舊生當然會告訴記者,他們如何透過課程,得償所願,得到一段理想的愛情關係。28歲任職電工的Kenneth三年前報讀課程,報讀時從沒有拍過拖,他屬於「Nice guy」類別,一直被異性當作兵或情緒垃圾桶。

「以前喜歡看愛情小說,現在才知道害死人,以為精誠所致,金石為開,總有一天感動對方。做兵也因為自己誤墮思想陷阱。上了課後明白,不能理所當然地付出,否則對方只會當你兵。」Kenneth說。

32歲的Henry其貌不揚,自省較多,有學員笑說Henry「放下屠刀」,因他將與拍拖半年的女朋友結婚,幾年前他帶著戀愛疑問,為什麼拍到拖,但得不到想要的拍拖生活,對女朋友好,終有一日對你說分手,他希望知道原因。

「以前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也不知道自己不知道什麼。」他曾以為自己不夠有錢,後來發現錢不能解決自身問題,癥結是,你根本沒有吸引力。

25歲做私家偵探的Ken形容愛情是「深深的喜歡」(其他舊生一哄而笑),每經歷一次都是檢視自己的過程。愛情重要,但不是最重要,人生才最重要,所以他把戀愛課程視為改變人生的契機。26歲的Alan個子小小,說話輕聲細氣,他說從前自己害羞,不敢主動,也沒有什麼嗜好,上課當作體驗人生罷。

舊生都戴上Kino提議的水晶飾物,為了與女仔打開話匣子,問及他們最近上的興趣班,有學塔羅牌、夏威夷小結他、手相等。(余婉蘭攝)

訪問的過程中,他們提出相似的苦惱,再一次回到性別定型問題:戀愛方面一向女尊男卑,男生必然是主動追求的一方,但女方即使態度開放也不能主動,引致男生解讀不了女生心事。

「香港的戀愛文化『唔上唔落』,受西方文化影響,但又受傳統價值影響,思想開放但又不完全開放。女性怕失去矜持,怕被標籤,結果在兩性關係上不主動又不被動,男性常解讀錯誤,不知道女性究竟出於矜持,還是真正拒絕。」Ken說。Kino在訪問中也曾提過,現代社會周期好快,股票以前揸十幾廿年,而家揸一年已經叫長揸,男生不知道周期如何,常錯過機會。

和這群男生談論戀愛,他們仍訴諸美好想像,甚至願望,例如Ken所說,愛是深深的喜歡,或Kenneth所說,愛情像空氣或水般是生存必需品。有點始料不及他們如此形容。當然也有學生從課程中熟知男女關係的遊戲竅門,理性到拋卻情感責任,當遊戲玩或用以填滿慾望。同一條問題問戀愛導師Kino,答案雙映成趣。

「學懂戀愛理論後突然發現,為什麼愛情如此無聊?大家覺得愛情天注定,浪漫是一次偶然邂逅,但我們明白浪漫是如何製造。明白和分析越多,覺得愛情沒有意義。」Kino說。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