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叛90後「開房」約時鐘酒店「打卡」:思想開放,但身體不豪放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原本相約在以保守知名的某宗教組織門口拍照,他們還說,要拿著《龍虎豹》影,盡顯九十後的挑釁與反叛。後來,地點改為九龍塘時鐘酒店門口,呼應他們推廣性教育的網上媒體「OPENROOM」,以開房為名。記者問,為什麼改變計劃?「OPENROOM」創辦人刁思正(呀刁)笑說:「以免引起公關災難。」九十後推廣性議題還是深思熟慮的。公開討論性與性別,被主流保守社會認定反叛與爭議,但他們仍希望「OPENROOM」入屋,把Juicy的性話題包裝得甜而不膩,連自己阿媽看完也不微言不激心,所以這班九十後既要溫和,又要反叛。

攝影:龔慧

「OPENROOM」其中五位成員手持物件,代表他們對性的態度,站在九龍塘時鐘酒店前拍照。問及才知道他們從未光顧過這裡的時鐘酒店,對他們而言,九龍塘時鐘酒店代表父輩世代。

九十後準教師的使命:改變香港性教育現狀

呀刁今年22歲,自她成立「OPENROOM」以來,公開討論性所帶來的「地震」,與性之污名和禁忌不無關係。例如她開始在校內遭受奇異眼光和冷言冷語;家教嚴厲的母親大力反對:「女仔做埋啲咁嘅嘢好唔啱。」擔心即將成為準教師的呀刁因為公開談性丟了教席;更少不免旁人幻想她的性生活如何精采放蕩,FB INBOX盡被問價和探問性交姿勢。一名女生在香港此地公開談性,必經的「洗禮」,總之就贈送你最多的污名與輕蔑。但呀刁一路經歷,同時越來越坦蕩蕩,沒有什麼畏懼了。

「阿媽覺得我推廣性,做不成老師,但我覺得正正如此,才做到老師。」呀刁的人生目標是以教師身份,從校內推廣性教育,不用學校只付幾千元外判出去靠民間組織包辦,或依賴教育局97年那份性教育指引。長路漫漫,第一步成立「OPENROOM」,為了先在大眾間建立足夠討論性議題的空間。

但強烈感來自她在大學讀教育時,與另一群準教師上性教育課,堂上他們要學習把安全套套在假莖,或播放性愛教育的片段,這班準教師立即回應:「好噁心!」呀刁心想:「將來香港中小學的性教育由這班人教,就大劑啦!」原來關於性及性別的無知、誤解及負面態度,一早彰顯在為人師表的身上,但師表也正正是社會大環境的縮影。

呀刁的男朋友外國長大,一對照大家的性教育大不同,例如男朋友覺得雙頭按摩捧很平常,沒什麼大不了,但呀刁一見就覺得新奇有趣,大驚小怪,足以反映其差異。

大家以為九十後懂的性知識比起任何一代人還多,開放又前衛,因為有網絡,但殊不知道,在學校依舊學來陳舊的性知識,上網又學些似是疑非的性謬誤。性事兒依舊如不同世代的你我,暗中進行,下一步就交予僥倖之神,例如不懂得保護自己,不懂得為自己的性作主,結果不免承擔各種出乎意料的後果,如未婚未成年懷孕等。

「我將來想做老師,是否應該嘗試改變香港的性教育?」呀刁大學時開始接觸各種性議題,其實她的開竅也來得特別遲,十六歲開始戀愛,被男友要求上床,但她不想,幾次的經歷讓她害怕「性」。

「後來中六時,校外團體來教性教育,才知道,情侶之間要試著訂立規矩,不願意發生性關係就要說不。拍拖不是一定要上床,那時才恍然大悟。」呀刁分析當時如此恐懼性,因為從來不知道「性」到底是什麼。

「香港的性教育仍以含珍寶珠做比喻,含完就不會給第二個含。意思是,被人食咗隻豬,還能給第二個食嗎?」開竅了的呀刁反問更多種可能,為什麼不能把每次的性經驗當一支新的珍寶珠?為什麼視為被食,而不是食別人?她的母親從小灌輸呀刁,女生的第一次不給丈夫就不珍貴。最近呀刁嘗試反過來灌輸母親,不是不珍貴,離了婚的女人也有美好前程,有過不同性關係的女人也珍貴。

去年呀刁找來朋友網友,辦網上媒體「OPENROOM」,開放討論任何性議題包括BDSM、援交、AV等、不只討論性,其中性別包括LGBT議題也大幅討論。「OPENROOM」的理念是「思想開放,但身體可以不豪放。」意思是思想開放,理性討論,以不同角度了解性,接受不同人的性取向及性喜好,對性有充足而正確的認識,了解後果,身體最後還由自己決定。聽來就是性教育最理想又成熟的狀態,特別對早已俱備性能力的少男少女而言,你已無從追蹤心事,只得還他們追上時勢的性教育。

聽五個九十後大聲談性 

最近一輪招聘義工,「OPENROOM」的成員由十人增加至二十二人,男女比例差不多各占一半,來自不同行業,如社工、傳媒、教育及大學生等,參加的都對性各抱疑問及使命,不妨看看其中幾位成員的想法,了解九十後如何看性:

呀刁 23歲 英語老師

呀刁:「如果選擇一件物件代表我對性的態度,會選擇這支輕巧usb自慰捧,它防水,現在性玩具很方便,幾個頻率調校,女人好容易掌握自己的性慾,最重要是不用靠男人,哈哈,其實我是女權分子,要高舉女性情慾自主。另外我選擇這本性愛指南《吼!別搞砸第一次--前戲、姿勢、地點全蒐錄》,它很全面,讓初學者學習基本的性愛知識和技巧,例如建議在屋企不同的地方做愛,如廚房或露台,為性生活帶來多點新鮮感。我認為沒有什麼好的性或不好的性,最重要兩點:第一謹記安全性行為,戴安全套保護自己,第二是認識自己身體,了解喜好,我常鼓勵女仔透過自慰,認識身體。」

Kenneth 從事商業行業 25歲

Kenneth:「我會選擇condom,對於男仔或普羅大眾,安全套是象徵、符號,第一次用代表我有能力進行性行為。仍然很多人不懂戴安全套,不知道安全套幾重要,這也是『OPENROOM』嘗試推廣的。我作為男生,最好奇性這件事上,為什麼對女仔的批判如此大,女仔著少件衫被形容為蕩婦,在網上貼性感照片就被人問價,著得少布就是淫蕩、受攻擊,我很好奇原因,單純因為女仔是弱者或私有財產?為什麼香港作為國際城市仍然如此?」

 

世傑 社工 21歲 

世傑:「我選擇了此書《日本AV女優》,內容包括由女優選角去到如何拍成AV,變成產品去賣,六七年代AV興起及發展至今轉變的原因。記者仔細地描述及採訪,令成件事活現於大眾面前。這反映我希望在『OPENROOM』做到,把隱藏的性議題寫成故事,如BDSM、雛妓或人獸交等,展示在大眾面前。現在許多性議題都被埋沒,不提不講是否沒有發生?希望把沒有人提及較黑暗的性議題拿出來講。我認為好的性就是雙方都開心,不好的性就是雙方或任何一方不開心。」

Kelvin 網站程式員 23歲

Kelvin :「不要視性為禁忌,從前香港性教育只分男和女,有人覺得出櫃很羞家,現在有不同性別傾向的人士走出來,而我們的觀念卻跟不上時代步伐。香港人為什麼對性感覺負面?覺得性等於色和情、鹹網等。『OPENROOM』的出現就是告訴大家,可以好多角度切入性,如性別認知等。我選擇了一個套住胸圍的電腦,因為我負責『OPENROOM』的網頁製作,性不是代表鹹網,套住胸圍也不是代表我搞緊鹹網。」

Nicky  影片製作 25歲

Nicky :「選擇採訪時用的咪高峰,因為性不是禁忌,它可以公開討論,雖然在香港要一步步來,但最重要你肯講,有人希望自己性生活愉快,首先要先承認此事,作出討論。我最大的疑問是為什麼性是禁忌,一講性就鹹濕,就不好。日常生活中,身邊的朋友、同事,每個人一講性,怕羞、尷尬,覺得自己下流。為什麼不把性當日常生活的事去討論呢?性是人與人之間親密的關係,多討論能幫助自己的性生活。因為性是一種毫無保留的互相佔有,是一種親密關係、信任和取悅對方。」

關於OpenRoom
網上媒體,成立於2016年,由一班致力改善香港性教育的90後組成。文以載道,配以多媒體創作,能讓性教育變得「不一樣」。相信年青人應該要了解更多性的資訊,不單是學習接受多元性文化,更能從中了解自己,也藉著公開討論兩性關係、夜生活、跨性別等一切關於「性」的議題,提供可信的資訊讓年青人以多角度了解性,一改以往傳統的性教育的作風,長遠希望改善香港的性教育。
網站
Facebook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