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友誼】孤男寡女同住一房無事發生 好友幻想拍拖:感覺像亂倫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阿南Hoody的共同朋友圈,有分「核心外圍」與「核心內圍」。他們口中諗茲在茲的「蘇梅」,是2013年,他們與另外9個朋友去蘇梅島旅行,日對夜對,感情大躍進,於是圈出一班「核心內圍」的老友。Hoody在訪問尾聲,想一想,說,覺得「核心內圍」裏,阿南與她應該最Friend。我想,阿南第一次聽見Hoody這樣說吧?

場地提供:Boba Bear Hong Kong

攝影:Kaho Wong

Hoody(左)與阿南(右)因一次旅程成為深交,笑言兩人就算共住一房也不會「有事發生」。

一對好友坐下來,聊友誼,他們除了大聊一堆你無從入手,只有他們才心領神會的人名、事件外,最有趣是,二人將他們的友誼瓜葛再講個清清楚楚。例如阿南從不知道,Hoody有過一絲念頭,想像和他拍拖會怎樣。「他的外型和職業是我的理想類型,雖然性格不是,他太火爆。」阿南聽見「理想類型」就大嚷:「咁大穫?」然後嬉皮笑臉,Hoody則一臉認真,說幻像與他拍拖相戀,總有說不出的古怪。「像亂倫。」兩人異口同聲說。「有次去台灣旅行,朋友帶我們夜蒲,跳舞時,就有一種亂倫的感覺。」Hoody說,這說法非常逗趣。因為他們一早定義這友誼,近乎兄妹情,或青梅竹馬的程度。所以同一次,二人孤男寡女在台灣同住一間房,什麼事也沒有發生。

我會對異性分類別,一類認定是朋友,另一類是有好感,可發展為女朋友的類別。
阿南

男與女的純友誼幻想

女生想像力當然豐富一點。Hoody身邊出現過的男性友誼,不外乎因為想追自己或心生好感,動機和曖昧已浸過了友誼。「所以很短暫,當發現沒有機會,他們就消失。」阿南是她少有「熟到爛熟」的男性朋友。

阿南從事廣告行業,天生性格豪爽,身邊男生和女生朋友的數量均等,他倒沒有Hoody的問題,「可能我由細到大返教會,與價值觀有關。我會對異性分類別,一類認定是朋友,另一類是有好感,可發展為女朋友的類別。」正因為分得清楚,落落大方,異性純友誼於他如家常便飯。「但也有一點困擾,為什麼之前追女仔一直追不到,就是因為對方見你多女性朋友,你對個個都好,自覺不獨特,錯覺我不專一。」但阿南同時信心滿滿,說,做得我女朋友,就不會介意我有異性朋友啦。

紅顏知己 充當感情顧問

Hoody喜歡捉住阿南聊感情煩惱,「女仔和男仔比的意見好不一樣,女仔朋友常開解:他這樣做有其他意思,因為對你好之類;但阿南立即說,男仔唔係咁諗,你放棄他吧。」所以與阿南聊天,她聽到許多殘忍但準確的建議。「而且他好了解我的性格,知道我大部分的感情事。」Hoody有時下班,會約阿南到酒吧,摸酒杯底,聊到興起時,再逐個打電話,找他們「核心內圍」的朋友加入飲酒團。「有他在,我不怕飲醉,知道他一定照顧我安全歸家,反之亦然啦。」Hoody說。

什麼令他們的友誼維持下去?當「核心內圍與外圍」的朋友也有進進出出,大家工作忙碌,幾乎一個月見不上一面時。「『真』是很重要吧!這班朋友真心,沒有機心,令我感覺舒服。」阿南說。Hoody覺得有沒有「心」很容易感覺到:「我從事公關行業,別人對你好,多受利益瓜葛影響。但與這班朋友,完全沒有利益考慮,真的很難得。」「是啊,有心好重要,你也不想次次約對方被彈鐘。」阿南笑說。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