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Choice】不再將即棄塑膠匙放進口:由自備柳宗理餐具開始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說實話,我已經不想再將那即棄塑膠匙放進口。

發展的顛倒,就是讓人看似感覺方便,但其實連吃,也吃得不舒暢。我從不嘴饞,但自從認真地選定了隨身的餐具,我才發現「吃」,原來可以這樣享受。

攝影:林芷欣

第一支買的是點心匙,往後不能自拔,託到東京旅行的朋友給我配一支叉子。

說實話,我已經不想再將那即棄塑膠匙放進口。

也不是貪不貪方便,或是環不環保的問題,時不時被那些又薄又割口的白膠匙弄傷,即棄竹筷子吃前又左磨右磨,怕被刺到。老實說,我樓買不到車買不到人工沒未加到,連家中仙人掌都因工時太長暗暗凋死了,就讓我安安落落吃頓飯,好嗎?發展的顛倒,就是讓人看似感覺方便,但其實連吃,也吃得不舒暢。我從不嘴饞,但自從認真地選定了隨身的餐具,我才發現「吃」,原來可以這樣享受。

「柳宗理的厲害之處在於他並不突顯個性,而是自然展露一種個性之美。」
日本設計師深澤直人

1982年產的黑色木柄餐具,風頭常蓋過不銹鋼款,但外帶的話略為墮手。

柳宗理匙:就是剛剛好

有些人與物,就是要經過五百次的擦肩而過,才能換來一次相遇,我跟柳宗理(的餐具!!!)在誠品碰過,在東京的select store打過照面,也在石硤尾那家黑地把玩過;但真正的接觸,是回到一年前那個在台中的炎熱天。那次旅程非常短,短得只能擠出半天在勤美誠品打個圈,就是在哪裡收集我第一支不銹鋼造的點心匙。其實我也不知說它是用來吃什麼點心,是小籠包還是和菓子,但扁闊的弧度,剛好的深度,俐落的線條,以至輕巧不贅的匙形,完全正中心坎:一直想找一支可以湯飯同吃,冷熱兼容,不易跌破,甚至拍照打卡都不失禮的外帶匙。所以當我遇見它的時候,簡直激動得想要拉著身邊陌生的客人慶祝一下。

每次入店都像推開和室的門,風格尤其突出。

說到尾,還是闊圓的長柄匙最得我心,幾乎每天都在用。

在台中的美好相遇:小器生活道具

由於發現新大陸,我隨即改變行程,打的士到台灣朋友推介的「小器生活道」,店內又是餐具控的另一道風景。清雅的陳設,擺滿了設計師的簽名作,日本的英國的台灣本土的,紛陳卻不紛亂;陽光在異常開闊的門窗間滲進來,家的感覺洋溢一室,又是令人很有衝動付錢的一種氛圍,實在極討厭!但店內最吸引我的,竟是還在賣那本柳宗理字典,即《Casa BRUTUS特集:柳宗理》。由大師本人的訪問到其文字與作品catalogue,再加上眾星拱照的場景,由深澤直人到Jasper Morrison,後者索性show hand,將那近40件放廚櫃的柳宗理餐具大晒冷,實在看得人熱血沸騰。雜誌內容固然好看,但那1974年設計的餐具放於今天,仍活像是一件藝術品一樣,卻能完美融入家中,不論定價還是實用性皆一絕。文快寫完,還末想到如何準確形容這種極緻的線條設計、物料應用,或是用Jasper Morrison訪問中的一句話:「把不銹鋼化為漂亮的湯匙跟叉子,真的覺得很佩服,柳宗理的餐具非常勻稱。」沒錯,就是「勻稱」。

我知道你一定想問,在香港哪裡可以買到柳宗理?誠品有,石硤尾「黑地」雜貨店也有,港幣百餘元有交易。但兩店同樣量少,款式可遇不可求,一切隨緣。

 

小器生活道具(台中)台中市台中市大容東街17號

黑地(香港) 石硤尾偉智街38號福田大廈地下19-20號鋪

柳宗理(1915 - 2011)

日本工業設計師,主修藝術與建築的柳宗理,追隨父親「民藝之父」柳宗悅的思想觀,強調「手中成形」,講究用者的觸感。1956年發表的「蝴蝶椅」,令他在翌年的米蘭三年展中一舉成名。他唯一的塑料椅「大象椅」,是全球第一張一體成形的塑料椅。同時受法國建築師柯比意「沒有裝飾,就是最好的裝飾。」的影響,設計出一系列線條俐落的餐具,將工藝與工業極緻融合。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