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展2017】網絡小說熱潮會消退嗎?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書展開攞,今年出版界依然精彩,旅遊讀物首次成為「主角」擠身大眾視野,一眾演藝人士如任達華、古天樂、李彩華、李家鼎、袁嘉敏等亦紛紛出書,好不熱鬧。

但說到吸睛,則不可不提網絡小說,這類風格自由、題材豐富的流行小說,近年在冷清的書市中逆襲,暢銷不已。

主打網絡小說的「點子出版」在去年書展便取得不俗的成績,有心無默的《西營盤》七天賣近6000本,以每天10小時計,即每小時賣近百本,在今時今日售出2000本已算暢銷書的標準下,銷量可算驚人。

攝影:羅君豪

趣味十足 吸引年輕讀者

在2013年成立的點子,出過不少熱門網絡小說,包括《含忍.死人.的士佬》、《壹獄壹世界》、《西謊極落》、《殘忍的相戀》、《倫敦金》等,內容以娛樂、消閒、趣味性為主,頗受年輕讀者歡迎。總編輯余禮禧曾在大型出版社工作多年,編過不少玩具書和笑話書。自言不愛閱讀的他早年在網絡上看到向西的連載小說,被其抽水內容吸引,笑到合不攏嘴,遂向舊公司提議出書。《一路向西》、《那夜凌晨,我坐上了旺角開往大埔的紅van》等網絡小說的出現,亦打破年輕人不愛看書的說法,他記得當時不少人在網絡上討論向西的寫作技巧,說這句用了排比法、那句用了頂真法。「我覺得很神奇,他們中學上中文堂時可能在睡覺,但現在卻討論向西的寫作方式,原來書不一定悶、不一定無聊,可以看得很舒服很開心。」

總編輯余禮禧曾在大型出版社工作多年,編過不少玩具書和笑話書。自言不愛閱讀的他早年在網絡上看到向西的連載小說,被其抽水內容吸引,笑到合不攏嘴,遂向舊公司提議出書。

這類小說最初在高登、臉書等平台出現,先吸引網民閱讀,出版社會從話題性、內容的吸引度等方向入手,考慮會否推出實體書。「做書的第一步必須是能夠吸引讀者,否則再好的一本書也沒有用。」譬如內容必須有趣、故事性強,或具實用性,而出版社亦會針對書籍類別,在設計上下功夫。例如以本地金融界內幕為題的《倫敦金》系列,便用上金、銀、銅等顏色作封面,突出書籍的主題;另一本《殘忍的雙戀》由兩個故事組成,出版社分別以橫排及直排的排版方式區分兩個故事,令讀者有不同的閱讀體驗。

「我們著重紙質、字體、字距、行距等,這些對很多人來說並不重要,但不同的排列、密度、字體等,會影響讀者的感覺。即使是最普通的白底黑字我們也會試十多個版本,看哪個版本比較好,而不同的書會用上不同的紙,譬如恐怖小說會用較為粗糙的紙,搞笑小說的紙會滑一點,字體方面亦會幼雅一點。」這些書籍設計上的心思難以在網上呈現,亦是余禮禧做書的堅持,至少出來的作品都是設計精美的,如果內容有突破則更好。

汲取教訓  期望愈做愈好

相較傳統出版物,網絡小說自帶粉絲群,若根據市場導向,找粉絲量高的作者出書,銷量一般不會太差,但此類書籍亦有風險,便是內容容易惹起爭議,點子亦曾因此觸礁。去年點子出版的《Deep Web 2.0 File #人性奇談》便因違反《淫褻及不雅物品管制條例》而被判罰4萬元,這是繼1995年《完全自殺手冊》後再有本地出版社被罰。余禮禧亦坦承自己在處理上不夠小心,沒有為此類書籍包膠及加上警告字句。

他說罰款金額多少並不是自己最關心的事,反而是電影、報刊及物品管理辦事處對不雅定義的模糊令人困擾,「執法部門也不太清楚自己的執法標準,譬如像不雅,我有問過他們甚麼為之不雅,但他們也無法清晰地說出甚麼叫不雅,只給了一個很官方的答案,說隨著時代改變,不雅的指標也會改變。」以至於出版者在出書時,沒有一個清晰的指引釐清書籍存在的風險。此外,余禮禧亦對相同的內容,在網上看就沒有限制,反而放在書上就有限制這個問題疑惑不已,「今時今日到底上網容易還是買一本書容易?一個小學生要看18禁、鹹網,他們隨便上網亂按也會看到,為甚麼政府不規管這些內容,卻打壓書籍這種逐漸沒落的載體?」

雖然他說判罰打擊了他做書的熱情,但也被激發出動力,想「更加努力去做」。今年他再接再勵,推出有心無默、向西村上春樹、小姓奴等網絡作家的新作,但對銷量則略有保留,指類似《西營盤》熱銷的情況難再出現,因網絡小說的熱潮已慢慢消退。他更表示出版社會繼續朝多元化方向發展,除出版網絡小說外,亦會出版其他類型的書,如電影小說、圖文集等,以免被定型,並希望「將來可以稍為提高書籍的養份」,讓讀者看後有更多收穫。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