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返人間】《同班同學》主角轉行做Sales:我仍準備演下去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她從偶像劇主角到全職售貨員,從開飯不定時的模特兒生涯到擔正電影主角、再返回當半職售貨員與客串演員,一段尋夢的沉浮人生。

五年前,當時20歲的麥芷誼從《Y2K》過千人的演員試鏡中脫穎而出,獲選擔任偶像劇主角之一。這套青春單元劇,曾捧紅蔡卓妍、方力申和余文樂,「別人都說,《Y2K》喎!拍了就有機會,跟住會有人找你拍戲,但根本就沒有,一切都是騙人的。」

但終於,等了三年,她到彭浩翔監製、陸以心執導的《同班同學》試鏡,在近二千人中跑出,與廖子妤和郭奕芯同為主角,收到消息那刻,她以為是電話騙案。登上大銀幕後,她又因全裸飾演援交女子而失去了大公司的工作機會。兜兜轉轉,她仍如飛行中的飛鏢,此刻她仍堅定地邁向紅心。

畫畫成為了她的好朋友,也源於美術科沒有中英數常的既定答案,創作是自己的世界,不用跟人交代。(楊程攝)

+4
+3
+2

「 搵唔搵到錢」的概念隨大家的血管和骨頭而生

麥芷誼自言不是典型美女,她皮膚黝黑、眼睛不大,說話爽朗豪放,不待記者發問,自己已滔滔不絕吐話三小時,有時不小心流出幾句粗口。

她自小剛強而反叛。小二那年,老師要同學在母親節卡畫屋企人,她不解藝術創作為何有規限,畫了朵花,老師不予評分,她反問:「為什麼連畫畫都要有定義?」她在理工大學讀時裝設計,那是她童年夢想。但老師拿住她的手稿跟她說,你的設計不能賣錢,那些紙樣造出來是行不通的。她反問:「為何大學三年的學習階段,我連畫什麼都不能自由發揮?如果這幾年我都不能天馬行空做想做的事,那還有什麼意義?」

創作不用跟人交代。升大學前,她選了既能畫亦能賺錢的學系,家人覺得「時裝設計」行業出路不寬闊,但她為自己爭取,「整個中學都在配合大人的期望努力讀書,大學應該是真正屬於自己的空間」。

但當被老師說自己的設計在香港有所侷限,她很快便知道現實的職業與理想終究有距離,「社會、老師對學生的期望,都無奈地與金錢掛勾,『搵唔搵到錢』的概念隨住大家的腦、血管、骨頭而生。」

離開全職sales的日子,是她覺得「如果他朝一日,我真的在演藝圈撈不下去,出來也一定找到穩定工作,那不如搏一鋪。」(楊程攝)

從青春偶像劇主角到全職售貨員

她興趣多,讀書壓力大,大學期間由時裝設計跳去戲劇領域,享受另一種表達自己的藝術形式。她喜歡演戲,喜歡在屏幕飾演人間種種角色,展現社會不同人的生活,用眼神與表情向觀眾發問:你理解他們嗎?

五年前,她前男友鼓勵自己到《DIY2K》試鏡。同場有相貌出眾的演員和模特兒。麥芷誼在試鏡途中不禁大哭,哭訴自己讀時裝設計的夢想與學校職業導向的殘酷真相,那段歲月她不斷否定和肯定自己,最後深刻的情緒打動了劇組,在發完一場牢騷後,她從過千人中突圍而出。

她以為獲得一次機會,更多機會將陸續而來。當時身邊的朋友雙眼發光,看着因這套戲而捧紅過的明星,羨慕說麥芷誼總算半隻腳踏入演藝圈,她卻嘆謂:「一切都是騙人的」。有苦自己知,「拍完之後沒人找我,是不是我沒有說出自己的夢想?表示自己的熱情?但我明白,不是你出來就會有人捧紅你的,你未準備好就不會有機會。」

離開全職sales的日子,是她覺得「如果他朝一日,我真的在演藝圈撈不下去,出來也一定找到穩定工作,那不如搏一鋪。」(楊程攝)

演員路突然中斷的同時,她亦大學畢業了。在學生八達通半價失效、戴上方形帽的那刻起,她知道自己要找工作。修畢時裝設計,她知道要畫賣得出的時裝,需要妥協,「能夠預見在香港做設計師,只是畫紙樣與繪圖的機械」,她想做回自己因而沒有入行做時裝設計師,反而到中環當上時裝售貨員。

2013年秋天,她在港島的手製皮鞋名店當sales,負責皮鞋人手上色和推銷貨品,並見盡有錢人的生活。從準時裝設計師到蹲在客人跟前替他們穿鞋子,她沒太過失落,「相信每個人都是平等,做演員、設計師或sales也好,都只是大家的長處不同。」

然而她這樣想,別人並不是,「有時真的很難受,蹲下幫客人試鞋,有人會覺得自己真的是大爺,sales是妹仔,他們霸道的眼神和語氣令人不舒服。有次一位客人帶著買了一年的皮帶說爛了要換,更向我身上掉皮帶,我覺得委屈,但又要控制情緒,保持笑容。有時他們真的會視你為低一等的人。」

【折返人間】拍裸戲後遭客戶拒用 反叛的她:我影響了什麼形象?

《Y2K》這套青春單元劇,曾捧紅蔡卓妍和余文樂,「別人都說,《Y2K》喎!拍了就有機會,跟住會有人找你拍戲,但根本就沒有,一切都是騙人的。」(楊程攝)

雖然辛苦,但以往《Y2K》的經驗把她帶到另一個世界,她清楚自己追求演戲夢,不斷思考如何可以繼續留在演藝圈。在工作間觀察更多人,她遇過一毛不拔每天來領免費礦泉水的有錢人、會請全店職員吃飯的客人,每天練習觀察,當每個人行進舖頭,挑選與推銷之間,她都在細看,「理解他們想要什麼、在想什麼,我一直在裝備如何做一個演員,對人的工作如同揣摩一個劇本。」

一年間,麥芷誼由Junior升至senior,教新人做事,成為銷量最高的員工。當她賣出十多萬一對的鱷魚皮鞋,見到客人拿出皮箱數錢時,會感受到都市人的金錢物欲感,她坦言當時也有一種虛榮感。當客人性騷擾她,言語間問她要不要跟他回國,「嫁入豪門」之時,她看到金錢能如何令一個人變得輕浮嘔心。當同事認識其他名店sales,紛紛去買名牌手袋時,她會問自己,是否擁有一個Chanel手袋才算是成熟的女人?

當她做滿一年,決定要離去,重新再尋找演出機會時,公司的法國老闆挽留她,說若然她繼續留低在公司成長,會讓她成為公司的管理層,「聽起來很吸引,是都市人想要的理想生活,收入安穩,賺愈來愈多錢,在公司有地位,但我不想要這些。虛榮和物欲是環境加諸於我腦袋的想法,原來的我不是這樣的。做一個演員,影響到人和自己的人生才最重要。」

安隱生活讓人沒了棱角,但她是戰士。

某天朋友來找她。

「你真的想這樣打工下去?」

「但演戲真係搵唔到食。」

「你若喜歡做演員,不要那麼快放棄。」

「如果他朝一日,我真的在演藝圈撈不下去,出來也一定找到穩定工作,那不如搏一鋪。」

作出這個決定,她刺了"fighter"的刺青在背上。

Join英女皇90大壽、去白宮見奧巴馬 上流服務助理:我沒有太羨慕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