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師改造公園長凳 用壽司蓆收集民意?「街坊最想伸長腳Hea」

撰文:呂嘉麗
出版:更新:

不知從何開始,市區裏的長椅子,總加上扶手分成幾份,阻礙露宿者躺下,也同時限制了市民坐的方式——一張椅子就只能坐三、四個人,全部面朝同一方向「排排坐」。即使公園應是讓人放鬆的地方,卻因為椅子設計而一定要坐得拘謹。有設計師與街坊共同改造了公園裏10張長凳,拆去標準化的扶手柄和靠背,加插高低長短不同的波浪形部件,令長凳可以躺、可以挨、可以瞓,不再單一。

左:Hinz,右:Dylan。(呂嘉麗攝)

上集拆扶手棄公式設計 設計師與街坊共同改造 公園長凳可攤可瞓!提到,Hinz和Dylan不欲在愛秩序灣公園空降一張大椅,同時發現現有椅子的缺點,於是希望跟街坊一起改造它們。

收集民意也要「make it playful」 街坊見紙筆就怕

如何幫助街坊表達意見,不是易事。第一次,Hinz和Dylan拿了一些白紙和筆,以及椅子的模型,邀請街坊拿起紙筆畫出理想中的椅子形狀,豈料街坊見到紙筆就拒絕:「我唔識畫嘢㗎!我講,你畫啦!」二人才發現原來街坊很抗拒畫畫。

收集民意也需要花心思,經歷Trial and Error。二人後來決定做一個模型玩具出來。他們以壽司蓆模仿椅子木材質,讓街坊自由摺疊出理想的椅子形狀,又配上人形模型,讓街坊想像不同形狀可產生的坐姿。二人拿着這套工具走進公園,結果大受歡迎。

Hinz說:「開了『壇』,只要叫一兩個小朋友玩,便吸引到其他小朋友及家長,玩到小朋友都不玩了,家長還在玩。」二人幾乎不用花費太大氣力來請街坊給意見,只需拍下街坊的設計。二人遂發現,其實街坊有很多意見,問題是你能否幫助他們表達,及「make it playful」。

這是Hinz和Dylan其中一個最滿意的改造——原本背向草地而設的椅子,拆走扶手和椅背,新的椅背呈波浪形,延長出一張貼近草地的椅子,斜度讓街坊可更舒適躺下。(以上照片由Dennis Wong提供)

新加插的部件讓街坊可貼近地面而坐,自由擺放雙腳。(以上照片由Dennis Wong提供)

在兩張椅子之間加了矮身的凳,方便街坊圍起來聊天。新的椅背同樣可作托手用,二人後來發現,小朋友喜歡坐上椅背:「這真的是設計時沒想過的坐法,小朋友就是喜歡擒上擒落,像在沙發也喜歡坐上去椅背。這用法令椅子多了一個層次。」(以上照片由Dennis Wong提供)

Hinz和Dylan早前造了一套模型玩具,邀請街坊摺出理想椅子形狀。(受訪者提供)

為何外傭總喜歡設計床形椅子?

二人發現,原來街坊想椅子怎樣設計,也可反映不同文化及生活習慣。例如Dylan發現外傭「係咁整床,我就好奇怪,就問吓佢地。原來因為平日他們在工作的家庭,都要坐得很端正。」Hinz續說:「只有放假跟朋友一起時,才可『攤喺度』,這時間對他們來說好重要,也只可以在公園發生。他們雙腳唯一可以伸直的時間就是星期日。所以只是觀察並不足夠的,要跟他們聊天。我們不是公園的用家,不明白他們的需要,用家自己設計才是最好。」

收集意見後,二人循可行性和椅子原本是否有問題等因素,挑選了十張椅子改造。Dylan說:「有啲人根本想圍埋傾偈,有人鍾意坐矮啲,伸長啲對腳,我們盡量做,令呢啲嘢出現到。」

在規矩之間走盞的藝術

不少康文署轄下的公園,禁止躺臥、放風箏、在草地上步行、玩樂器、放狗。當中不可躺臥的規則,對椅子設計構成一大障礙。康文署也曾指出他們的椅子可能會讓人躺卧,問他們會否處理,不過二人就認為椅子設計有高有低,不能令人完全180度躺下。其實二人覺得在「畀唔畀瞓、瞓幾耐,中間有好多灰色地帶。瞓是指合上眼,還是動作呢?」Dylan笑說:「我們有張類近按摩椅,可能比躺下瞓更舒服,你可否介定他是瞓?」

在新設計下,有心要「瞓」的人,仍會找到方法躺下。康文署的規則或者難以一時三刻改變,Dylan就說:「我們violate唔到佢條界,但可以走盞。」二人認為,「走盞」這也是他們的計劃「Hack a bench」其中一個重要元素。坊間也試過有人在欄杆加上椅子,但很快就被拆走。Hinz說:「如果純粹bottom-up 的hack,好快會被人拆走,但有top-down的政策加上來自bottom的創意配合,才可持久。」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