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熱警告】街頭鋪磚隨時中暑 工人:判頭冇話唔畀休息,但係…

撰文:陳銘智
出版:更新:

砌磚工人孔強(化名)對夏天的記憶只有熱。那種熱該怎樣說來?他劈頭就說:「底褲可以扭出水。」毫無遮蔽,每日他頂着烈日在馬路舖磚。試過中暑,他形容「四肢無力,身體好想好想就這樣躺在地上,但我不敢回家休息。如果走了,明天就不用回來了。」夏日熱力難當,工人們除了太陽外,頭還頂着許多別的。

地盤加汽車廢氣 40度高溫工作是日常

根據建造業議會資料,截至今年6月30日為止,全港總共有446,932名建造業工人。全港砌磚工為1,201人,55歲以上的工人佔最多,共550人。30歲以下的年青工人較少,合共182人,孔強是其中一個。

孔強今年25歲,入行當砌磚工人6年,市民日常踩過的地磚,都是他的工作範圍。工作地點不定,判頭接到哪間公司的工作,就要到哪些地方去。一宗工程判上判,例如大判從路政署接到工作,二判給某家有限公司,再三判到某家無限公司。路政署、房屋署、私人發展商都是大客。

我們常見的紅色百歲磚,源於砌磚工人在烈日下逐塊逐塊鋪砌出來,炎夏對他們的工作而言是一大天氣挑戰。(受訪者提供)

百歲磚底下的泥沙會自然流失,造成道路不平,容易絆倒路人。砌磚工人朝8晚5在街頭工作,起磚、填沙、壓實然後刮沙,還要用機器磨平磚頭至合適的呎吋。

天文台的酷熱天氣警告始於2000年5月29日,當香港大部份地區的最高溫度升至攝氏33度或以上便發出。不論判頭還是工人,天氣一視同仁。砌磚工人的夏天是「底褲可以扭出水」的日子。孔強自言讀書少,不知道甚麼是「體感溫度」,但是說到熱他語氣堅定,「如果天文台出酷熱天氣警告,我們的地盤在馬路邊,工作一整日,加上汽車廢氣,點止33度!37、38度,甚至40度也不出奇﹗僅僅站在地盤已經汗流浹背,工作時簡直上氣不接下氣。」

每人砌12平方米磚 熱力阻擋不了趕工

根據職業安全健康局的指引,酷熱天氣下僱主「應盡量避免工人在猛烈陽光下工作、提供清涼飲用水,鼓勵工人多飲水」。現實真是如此?孔強搖頭:「政府話做一個鐘,要休息15分鐘,人人都想。但你照做,後果會點?判頭唔會叫你不准休息,但我們心知肚明。」有數得計,他說老闆用聘請一隊工人砌磚,要求每人起碼砌出一板12平方米的磚才算「交足貨」。當工人達到這工作量,老闆才會覺得自己當日「有錢賺」。

孔強憶述自己初入行,甚麼都不會,常被人罵蠢、手腳慢。半年後的夏天,他第一次工作時中暑,頭暈又頭痛,四肢軟垂乏力。他想嘔、想立即離開太陽照耀的地方,躺在地上休息。但他只敢放慢手腳工作,多飲幾口水,腳步未曾離開工地。他靠意志力勉強撐下去,只怕一向判頭說要回家休息,明日以後便一直留在家中休息。

【嘉頓重建】生命麵包91年烘焙史 抗日時7天不眠不休產軍用餅乾

熱力難當,孔強自然知道政府規定酷熱天氣時,每工作一小時便休息十五分鐘的規定。不過,他們往往為了保住工作,不敢隨便休息。(林振東攝)

反光衣好緊身 戴口罩令呼吸侷促

薪水之中包括了工程進度要快、包括了每人每日要舖多少格磚;為了進度,工人甚至不會配戴全副安全裝備工作。大熱天時,原來按照政府規定穿戴之後,工人會更加容易中暑。「砌磚工人主要是5種裝備:安全帽、反光衣、防塵口罩、安全鞋和勞工手套。如使用機器切割磚石,要戴眼罩和穿膠手套,以防漏電。但反光衣好緊身,戴口罩又令呼吸侷促;眼罩由於流汗,不消一會鏡片起霧,我怎看得見?」

僱主同樣不會叫他們不准戴裝備,亦不會主動提示工人。他保持觀察,如果你戴齊裝備,工作仍然對版就沒事,否則,僱主會在翌日「善意提醒」你:其實這裏的工作也差不多完成,你可以另謀高就。其他工人彼此相視,許多沒有明說出來的壓力,大抵都離不開「保住這份工作」的苦衷。「當然,安全督導員在場時,我們會戴齊裝備。不過我覺得,政府表面上有詳細的指引,卻完全脫離實際情況。」孔強說。

【港式國畫.多圖】賣樓賣車創本土國畫 火腩飯、周星馳對白題字

夏季多雨 觸電工傷拇指縫6針

實際情況是工人總在趕工,為了不得失僱主,孔強受過工傷。夏天不止太陽,還有雨水。如果下大雨,工人可以提早放工,但大多數工人都想賺到當日的薪金,便冒雨動工。他曾經沒戴手套開動機器割磚,電流突然傳到手臂,雙手一陣麻痺。幸好機器自動斷電。

他又曾經被機器割破拇指,深至見骨,但他只是用紙巾壓住傷口。逕自「飛的」到醫院排急症。他形容割破那一刻,拇指就像遇上斬骨刀的豆腐,刀片高速旋轉,快而且輕地切進去。手指血流不止,他隨即頭暈。「又未至於立即失去意識,所以不叫救護車。最後縫了6、7針。」他向我展示左手拇指上的疤痕。

砌磚工人的裝備一般只擺放在工地,工人不會帶回家清洗。汗臭在泥沙飛揚中散發,沒料到一旦戴齊安全裝備,他們反而有另一種安全隱憂:中暑。(受訪者提供)

孔強一個大男人怕痛,卻不後悔這幾年的地盤生涯。「想吃這行頭的飯,只能做到僱主想你做到的進度。屋企人有勸我不要做砌磚工,我17歲輟學,做過九巴技工學徒、茶餐廳侍應。讀書不成,又不想一直當低薪、低技術工作。我想在地盤行業發奮,做出成績來,彌補以前上課不專心,不懂事的自己。」入行6年,孔強已經當上判頭。略有小成之後,他的夢想是當承建商,帶領一班工人,從其他公司接工作。

工人的待遇,他沒想過自己做了判頭後如何能夠從政策等更大層面解決。外界或視地盤工人滿口粗言穢語,他要平反。「我們開工時會互相照應。有人不舒服,好心的判頭會叫他先去休息一下,始終工人一旦出事,後續更加麻煩。我自己每天朝8晚5放工後,從不流連娛樂場所,回家陪老婆,10時便睡覺。生活一直很規律。」他覺得,開工安全,主要靠自己保持身體健康。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