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環郵政總局計劃遷往九龍灣 發哥曾當暑假工 夜半無人鬼睇信?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立法會上月討論中環郵政總局擬搬遷至九龍灣,總局大樓將清拆,撥予中環海濱3號用地,興建商廈。原來郵政總局迄今已有4代,每代皆落戶中環,見證中環至今作為香港商貿中心的繁華,甚至還有郵政總局晚上「鬧鬼」傳聞。

郵政總局四代搬遷 見證填海變化

中西區關注組在上星期六(5日)舉辦導賞團,講述中環海濱歷年變化。郵政總局(Grand Post Office)自1841年起便投入服務。以前信件倚靠船運送往世界各地,郵政總局4代選址皆鄰近維多利亞港海邊。每次搬遷,源於填海後海岸線變化。

4代皆落戶中環海濱的郵政總局,因應中環海濱新規劃,將會遷移到九龍灣。啟用41年的現代主義建築大樓將會拆卸,改為興建商廈。(江智騫攝)

+6
+5
+4

第1代郵政總局名叫「驛務總署」,位於現今中區政府合署,聖約翰座堂附近;1846年總局遷至皇后大道中至畢打街交界(即今會德豐大廈位置),並於1862年發行全港首張郵票。來到20世紀,郵政總局搬到現今環球大廈位置,時任港督卜力認為郵政是重要公共建築,故選取花崗岩建造,配合廣東紅磚,屬於英國愛德華時代建築風格。此為第3代。

斥資4,300萬、1976年落成的第4代郵政總局,則屬於現代主義建築。導賞員、文化評論人黎雋維介紹,所謂現代主義建築,宗旨是「形式追隨功能」(form follows function),力求將時下先進科技融入建築物,實用先行。走進樓高5層的郵政總局,郵政大堂佔兩層,最高兩層為分信作業區,沒有設置窗戶。地庫接收國際郵件,容許汽車駛入。郵政大堂樓底很高,有寬大的玻璃窗面向康樂大廈。「地理上,郵政總局背山面海,坐北向南。闊大的玻璃窗能夠適當地在冬天保暖,夏天散熱。加上二樓連接中環行人天橋系統,市民可隨便入內休息,是很好的公眾空間。」

地下大堂除郵政櫃位外,設有郵展廊,展示香港歷代郵品及郵政歷史。一樓全層為郵政櫃位,牆上掛有從第三代郵政總局遺留的部件:木製拱形匾額,寫有一段英文「As cold waters to a thirsty soul, So is good news from a far country」。(有好消息自遠方來,猶如以涼水給口渴者喝)。黎雋維指出,過去香港作為大英帝國其中一個殖民地,郵政聯同船運網絡,使殖民地人民互通消息,從一封信件看到一個帝國的信息網絡。

郵局有班「夜鬼」上班 原來是政治部審查信件

對新一代而言,信封不是收納信息唯一的法門,信息可以隨時隨地用手機收發。郵政總局的重要性,這年代似乎難以說清。導賞員柏齊就說,要了解昔日郵政的重要性,他要分享幾個小故事。

時分券計劃改成六區通行 可跨區以勞動換糧油雜貨

第3代郵政總局延續英國文藝復興時期的愛德華式建築風格,主體結構分為四層,由紅白的花崗石和紅磚砌成,極具建築和藝術價值。可是,1976年因興建港鐵中環站,因此被逼搬遷。(攝於1968年,官方相片)

「香港從來經濟掛帥。以前做生意的,最着重消息靈通,郵局與電報局都非常重要。面臨海濱的郵政總局,透過干諾道中行人隧道連接,與中環核心的銀行、商業大廈相通。商行派員駐守郵政總署,每天清早接獲最快最新的信件。談一場生意,假如信息慢一個小時,結局會完全不同。郵局的意義,遠非聖誕節寄封賀卡給遠方親朋那麼簡單。」

當郵政是上一個時代重要的傳訊途徑,信件的意義自然與別不同。柏齊話鋒一轉,說起郵政總局的鬧鬼傳聞,頓了頓,原來是指「夜鬼」。但郵局不會24小時開放?他說,傳聞那班夜鬼來自港英政治部(Special Branch)。「郵差下班以後,政治部就派人到郵政總署,針對調查對象,查閱他們往來的信件內容。80年代末,議員劉慧卿曾在城市論壇上,指控政治部扣起寄給她的信件。我在80年代與其他機構寫信商討,反對政府政策,整批信離奇寄失。」

黎雋維也補充,他記得周潤發以前接受訪問,曾提供自己70年代在郵政總局當暑期工的趣事:將豬油倒入罐。因為大陸文化大革命期間,香港人不時寄送物資予內地親戚。糧食、配料都可以當作郵件寄送,為免被查封,有人將食物倒入罐。一代人的生活故事,今日難再上演。

現代主義建築也有保留價值

有那麼多豐富過去,建築物卻敵不過搬遷,面臨清拆。2015年,國際保育保育組織 Docomomo International將郵政總局列為「文物危急警示」(Heritage in Danger)狀態。民間團體亦希望保留整棟建築,作活化保育用途。不過,退休政府建築師馮永基早前曾撰文回應保留郵政總局,指它並非如民間團體所言,是「精彩」的建築。

郵政總局1樓的郵箱與中環行人天橋系統連接,原來1號郵箱一直由太古公司持有。(陳銘智攝)

設計師拆椅背棄扶手 公園長凳大變身、更親民:但有行家話唔夠爆

黎雋維說,與昔日愛德華時代建築相比,今日郵政總局的「精彩」之處,在於「設計忠於功能」,外牆無多餘裝飾,反映室內佈局和功能。室內更有中央吸塵系統,清潔工人只要將吸塵機喉管和接頭連接地板,即能有效清潔。

中西區關注組成員羅雅寧說,保育郵政總局應該獲社會更多討論,讓更多市民了解郵局豐富的歷史與建築特色。據了解,政府會於原址保留地區郵政櫃位,清拆郵局後,將部份功能轉移到新建的商廈中。她批評此舉本末倒置,而且犧牲GIC用地(政府、機構及社區),將公共服務收容於私人物業內。「郵政總局依然有保留價值,保育與發展可以並行,為何不是保留整幢郵局,透過適當增建,擴大及延續郵局的功能?」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