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水人遠赴石硤尾主教山健身 街坊:政府物理治療要排半年 

撰文:黃泳樺
出版:更新:

「為什麼我在主教山做出來的健身設施受歡迎?因為我都是長者,我都周身痛,為什麼要上山?正正是政府畀唔到需要,受歡迎是反映社區需要。」66歲蘇志強(阿蘇)說。
位於石硤尾巴域街上的配水庫(俗稱主教山),山腳和山頂有兩個民間晨運勝地,下的叫新天地,上的為光明頂(晨運樂園),由沙士康復者阿蘇10年前親自興建,15組健身器材、兩個鞦韆、休憩設施、急救箱等等算是齊全。要上園地,先要登上390級樓梯,沿途一直有人上「天梯」,為的是什麼?
攝影:張浩維

樓下缺設施 婆婆寧上山運動

沿路上山,晨運的街坊聽見採訪,幾乎都主動走過來。在新天地,80多歲的何婆婆爭着說:「我講呀,我來了10年,空氣好。4年前,腳做咗手術行不到300級樓梯,多謝阿蘇整咗呢度(新天地)。唉,我住大埔道,樓下沒有長者設施。」她指平日晚餐後也會來散步,問道樓下遊樂場沒空間嗎?何婆婆一臉苦惱:「遊樂場不知在哪,我遠又唔去得,呢度都要排隊用,區內當然不夠地方做運動。」她續言:「我哋又不是做破壞,我哋都冇要求,都是想找個地方做運動啫,政府是官逼民反。」

阿蘇不解,政府明明鼓勵人做運動,運動設施卻如此不足。「老人家身體好,醫療負擔也少。」根據2016年中期人口統計,深水埗65歲以上佔區內人口16%。他疑惑指,一年多前,葵青區的民政署曾來主教山取經,職員說區內多山多長者,好適合他們。「為什麼我們深水埗區卻看不到好處呢?」南區、深水埗、觀塘、葵青四個地區人口年齡中位數為43歲,同樣高於全港水平。

街坊一般指屋邨遊樂場多,長者設施相對較少。(余俊亮攝)

區內長者健身設施排長龍

根據康樂及文化事務署數據,於深水埗區轄下有23個公園、遊樂場和休憩花園共設有 157 組長者健體設施,其中在石硤尾的7個休憩地方則設有33組。署方未來會在區內兩個場地新增共6組長者健體設施,預計於今年11月下旬完成。

何以長者說不足?深水埗區議員陳國偉指,因應舊區長者多,大埔道等舊式私人樓未有全面規劃,所以欠缺長者設施。他亦曾接獲長者反映,等候使用健身設施時間過長,「老人家生活習慣差不多,而屋邨地方不大,僅有兩部健身單車時,下午茶時間都有兩、三個長者等,一個都要用20分鐘。有反映要增加,但地方細,加一部都應付不到,又因使用率高,常要維修。」

主教山最受歡迎的健身設施,可同時三人使用。(張浩維攝)

上水乏復康設施 遠赴石峽尾主教山

幾乎每個街坊都大讚阿蘇。她說腳痛醫不好,來晨運數天就不痛;他說手一直拉得緊,來拉拉按按一段日子,就不用吃藥,阿蘇謙虛指是空氣好,而且健身器材是按照醫院物理治療器材製造,所以特別多病患康復者到主教山,其中有人由上水遠道而來。她曾經中風,惟區內欠缺復康設施,阿蘇說:「她有向當區區議員爭取,興建像主教山的設施,但未知道成不成功。」

又一個街坊走過來:「我來了5年。之前腳骨裂了,去醫院,醫生說物理治療不知等多久,我怕傷患惡化,等唔切,轉另一間醫院看,才說等半年,還要一星期一次,每次只是做到一小時,限做十次。主教山沒限時間,起碼不用登記,政府的朝九晚五,假日休息,返工就唔到時間,去到都係叫你郁吓。」

政府物理治療排半年?

不時有網民在各論壇訴說,家中長者手術康復後,往往因物理治療排期過長,期間又引發其他病患。據《醫療人力規劃和專業發展策略檢討報告》,政府推算2030年將短缺近千名物理治療師。業界指出人手短缺非新鮮事,因人口老化,早有長者機構缺物理治療師。深水埗區議員陳國偉,同時作為長者及康復服務工作小組主席,他承認區內的健身設施沒主教山的多元化及有創意,「區內的是比較單一,但不論區內的健身設施或主教山都各有受眾,有些人在樓下運動,有些人真的想行下山路,接觸大自然。」

街坊不認同 康文署健體設施多元化 

康文署回覆「長者健身園地」已提供多元化的健體設施,包括健騎機、太極揉推器、上肢伸展器、扭腰踏步機、臂肩協調活動器、舒展背肩運動器等等。然而,街坊不認同,指這類設施少有,活動性遠低於阿蘇設計的健身機「例如我常對電腦,簡單來拉兩下已經舒緩痛症,可以預防成肩同炎,除咗康復者,其實都是保健,根本大部分市民都可以用。」

8月初,地政總署以安全問題和非法佔地為由,清拆山腳這個十年晨運園地,阿蘇和一眾街坊力保民間一手一腳的樂園,欲申請由政府接管,繼續開放,惟一直沒有結果。他們慨嘆,「這區民政署的沒有溝通渠道,他們說要組社團,我們邊度識?我們的名義上是義工團,其實都是一群普通街坊。」陳國偉指正與政府部門商討,山腳的新天地範圍屬地政署管理,多年來政府考慮安全問題而未有定案。山頂的「光明頂」則要考慮配水庫承載力問題,加上涉及水務署及康文署,所以一直懸而未決。

(張浩維攝)

阿蘇痛斥政府往往以免生意外為由,實為怕負上責任,「你認為危險,那你就興建得安全些,不是把它拆掉,什麼都不准。然後就是使用者的責任。」他一直不介意政府拆掉他的樂園,只要每區樓下也有一個這麼讓人快樂的地方,「你看看,我們需要這些,偏偏是每個公園都沒有,滑梯,騎馬仔多,但是長者使用沒有多少。」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