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想港大讀醫 巴籍尖子中文得初小程度 入唔入到本地大學?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潘昌年原名不是姓「潘」,名字也非「昌年」,他其實叫Janis Khan,來自巴基斯坦。小子16歲時離鄉別井,為助他融入香港,學校老師以譯音為他取名潘昌年,他手寫的中文字像品學兼優的小學生,努力地讓字體工整,「小學生」原來明年就要上場考文憑試。

轉眼來到香港4年,他這幾年勤奮苦讀,是校內菁英,夢想考入港大醫科。他們這一代香港的南亞裔學生不少都有個大學夢,但大部分人的中文聽說讀寫能力卻如最多小學至初中程度。

攝影:林若勤;拍攝、剪接:李偉軒

打開Janis的中文書,寫滿粵語拼音,並以英文翻譯該字詞的意思。老師會自家設計教材,從短詩和數十字的短文教他和其他少數族裔同學生字和造句,還要他們根據學懂的廣東話拼音,把每字每句拼出來,大聲朗讀。「中秋月亮特別圓,拿着燈籠吃湯圓」是Janis最擅長朗讀的短詩,還說若在中文考試中寫出一些艱深詞彙如「發揮創意」、「增廣見聞」,更易得分。

但他皺眉說,最棘手的是廣東話有九個音調,而且中文很多寫法、讀音和用法很相似:「原來寫作要寫『喜歡』,但口講是『鍾意』。」Janis牢牢記住「喜歡」和「鍾意」的用法,廣東話和中文起初對他來說,猶如火星文。

Janis說在灣仔全職打工兩年,那裏的同事和客人都說英文,讓他後來重返校園,要急起直追學好中文。

+24
+23
+22

勇闖街市買餸被讚粵語流利

他的巴裔母親在港土生土長,20年前在家鄉誕下他。他在巴基斯坦一個小村成長16年,四年前快要於當地升大學之際,家人決定定居香港。原本的準大學生來到此城插班讀中四,成績名列前茅,學中文卻像個小學生,一筆一劃、部首結構慢慢學起。他曾為了讀好中文,捱更抵夜溫習;又覺得教科書的字體正統,喜歡臨摹當中字型,同一個生字和句子寫無數遍,才感覺熟習一個中文字。如此艱辛不懈學懂彼邦語言,Janis可曾想過其實很少白人會學中文,何解他作為巴基斯坦人就要學?Janis:「我來了香港,當然要學中文,這是為了能與更多在香港的人溝通、看懂和明白這裏的文化,這是毋庸置疑的。」

在中學學中文兩年,Janis朋友圈子都是少數族裔,平日他多是說家鄉話或英文,學會的中文很少機會大派用場。記者帶他到街市買餸,檔販姨姨叔叔明言不諳英語,Janis只好硬着頭皮跟他們說廣東話,這少年時而聽得一頭霧水,時而能準確以單句對答。檔販評語:「南亞朋友嚟講,佢算流利㗎喇」,又說以往遇上少數族裔在檔前嘰哩咕嚕,雙方指手劃腳,其實很難溝通。

Janis說平日多與朋友去超市和逛街,較少到本地市集,訪問這天我們特意到街市買生果,他的廣東話對答獲檔販稱讚。

Janis顯得難為情,他說:「我聽得懂的,腦裏有些中文字,但不知怎樣用口說出來。」他曾擔心本地人取笑他發音不準,目標是有天能與港人以廣東話流利溝通,所學的中文能應用說出來。

非華語生聯招資訊不透明

目前Janis最厲害的中文是應答考試題目。一般如Janis這類非華語生都會先應考相等於初小程度的國際試GCSE(普通中學教育文憑考試)中文科,Janis說試題都能操練,寫作和口試卷更能預先準備,在試場默寫或讀出。他數月前苦練考試秘技,考畢GCSE中文科,成績月底公布。

少數族裔學生若以中文作為第二學習語言,可根據中文能力和程度,應考英國試制的普通中學教育文憑考試(GCSE)、相等於初中程度的普通教育文憑考試(GCE)、國際普通中學教育文憑考試(IGCSE)的中文科或香港中學文憑考試(HKDSE)乙類應用學習中文。

少數族裔考生可根據以上考試的中文科成績,連同自己文憑試其他必修及選修科的成績,經聯招報考本地資助院校。

Janis可憑GCSE的中文科成績與自己明年文憑試英文、數學、通識教育和另外兩科選修科的成績報考大學聯招。兒時在巴基斯坦,他已愛看生物書、人體構造等書籍,覺得「生物會動很奧妙」,立志從醫,如今夢寐以求考入港大醫科。不過此「神科」收生分數高,多取錄本地狀元或尖子,即醫科生不少都是考獲7科5**共35分。Janis願能考獲30分,但聯招至今仍沒披露非華語生的「其他中文考試成績」如何換算至入學分數。若Janis於DSE另外五科奪星有24分,他疑問:「我GCSE中文取得A級,即相等於DSE中文科考幾多分?」

Janis的少數族裔同學中文程度不一,他們課餘會互相討論,有時說笑也會爆出幾句廣東話:「你中文好好,唔該晒你!哈哈哈哈!」。

曾做快餐店幫補家計  領悟香港地要靠學識

Janis深信「平等機會」,神科不是本地尖子的專利,他堅定地說:「每個人都為自己的未來努力,夢想便能達成。」他是少數族裔中的尖子生,是族群內今年唯一一個獲「哈佛圖書獎獎學金」,而全港也只有三名中五生獲挑選。Janis明年將赴美國哈佛大學深造中學生暑期課程,更已選定兩個與生物有關的科目,希望有助日後讀醫。

但若然與醫科無緣,是否夢碎?「我會讀藥劑學、生物科或日後從事化驗或實驗室的工作。」他記得初來港曾為幫補家計,輟學跑到灣仔一間24小時營業的印度外賣快餐店,全職當通宵夜更樓面伙計。打工兩年生活日夜顛倒:「每天清早下班,見到着校服的中學生,我都希望自己有這一天,每日都盼着:今日是我最後的工作天。」後來家境改善,Janis重回校園,才發覺讀書的可貴:「嘗過打工的滋味,就知道在香港地,要努力讀書啊。」於是他拚命讀書,買來幾本生物科奪星秘技天書,每本書又寫滿筆記,深信讀書就有出頭天。

Janis說日後希望當醫生的原因之一,是母親常生病,希望自己學懂醫學知識後,能了解她的健康狀況。

+13
+12
+11

身旁的同學佩服讚許他,尼泊爾裔女生Chahana同樣成績不錯,夢想讀教育系,日後當老師;兩年前從非洲來港的Kevin一身黝黑皮膚,齜牙笑說:「我希望加入香港的足球隊,能代表香港出賽。」還有些南亞裔同學想當牙醫、警察等各行各業。他們這一代想在香港落地生根:「我們學好中文,不是為答對題目。我們知道真正懂中文是能應用出來,升學就業後能與本地人溝通,這才真正融入香港。」

不過,目前香港又有否完善的中文課程,讓非華語生銜接香港生活?不少少數族裔死記硬背學中文,能否應用日常社會?有中學校長嘆氣.....:少數族裔入大學率增=向上流?地利亞校長:識考唔識講無助求職 

在灣仔這餐店做樓面兩年,Janis獲印度老闆教他香港打工之道,這少年自言體會很深,亦看到香港另一面。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