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人愛食花生、澳門人節奏慢? 澳門打工港青談兩地生活大不同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上集,阿澤分享他旅居澳門工作的原因和感受。如今在澳門打工,雖然已離開熟悉的香港一年,但期間他卻毫無生活上深刻的記憶。每天過着週而復始的打工仔生活:上班下班,回家睡覺,周六回港,周日離去。

直至早前澳門遭天鴿、帕卡兩個颱風吹襲,他才重新審視澳門,發現這個與香港毗鄰的城市,縱然兩地使用着相同語言,有着近似的文化,但兩地人之間還是存在着不同的面貌⋯⋯

在澳門沒有相熟朋友,不斷重覆「返工、放工、回家、打機、睡覺」的生活(盧君朗攝)

許多颱風期間破裂的窗戶仍未修理好,用木板封着(受訪者提供)

「香港人鍾意睇人仆街」

天鴿吹襲澳門,終造成財物人命的損失。阿澤形容,那是他經歷過最誇張的颱風:「打風期間,我的住所停電8小時,水也停了兩三天。在家中沒事做,只能看書、睡覺。第一個念頭是香港掛十號風球,起床後也無什麼大影響,但在澳門,睡醒沒電沒水,再睡再醒,仍然沒電沒水。」

阿澤的住所位處新發展地區,雖未至於水浸,但仍遭受嚴重破壞。颱風過後,他一下樓,眼前的街道盡是滿目瘡夷:「大樹被連根拔起、巴士站上蓋消失無蹤;抬起頭,發現大廈大部份的窗都破掉了;街上到處是打聽親朋好友消息,或想得知何時能恢復水電的人。」

他說,他最不理解的是有香港網民得知澳門災情後,紛紛恥笑澳門「落後」、「第三世界」。同樣身為香港人的阿澤,每次看剪這些留言都一笑置之:「好多香港人鍾意睇人仆街,到派錢他們還不是羨慕。」

街道上被風吹倒的樹都遭鋸斷,以封條圍起(受訪者提供)

保留懷舊格調犧牲生活方便

許多香港人不了解澳門。阿澤認為澳門災情嚴重,並非出於城市落後,而是澳門的管理方針問題:「澳門要保留舊城區、舊風貌,就必然會有生活質素上的取捨。」阿澤發現澳門為保留舊澳門的情懷格調,街道顯然比香港狹窄和老舊。雖然這種方針的確能保留懷舊感,但一旦遇上天鴿這類嚴重天災,就會引發許多問題。他續道,加上這次颱風正面吹襲,天文台卻未有提早發警報,讓市民做足準備減低損失與傷亡,顯然是本身的危機意識不足。」

阿澤發現,澳門人的生活節奏相對較慢,甚至能體現在他們的交通系統上。繁忙時間,交通班次卻經常出錯,時而疏落,時而頻繁。阿澤笑言,每天等車都會經歷兩分鐘內,有三四架路線相同的巴士同時抵達,然後下一班卻要等上十五分鐘,接着又有三四架車同時到站。在香港,這種畫面大概會出現在新聞,然後被上班族痛罵:「其實是香港地鐵水準太高,香港地鐵在世界上大概已是數一數二的交通系統,雖然最近的確事故頻生。」

澳門街頭保留舊風貌的元素(受訪者提供)

澳門是港青新出路?

澳門這個以賭博為經濟命脈的城市,以往在港人眼中,可能只是渡假勝地。但近年香港青年面對嚴峻的就業問題,越來越多人都跟他一樣,選擇來到澳門就業。在他身邊,便有好幾個澳門打工的香港人,他們同樣被澳門較高的薪酬所吸引而來。澳門人力資源辦公室在2015年底就指出,持工作簽證(即藍卡)居留澳門的香港人就超過一萬個,尚未計算持澳門身份證而在當地工作的香港人。

阿澤指,持澳門身份證的港人,如今在澳門十分吃香:「香港人做事勤快、爽手,好多老闆都喜歡聘用香港員工。」阿澤工作時,曾經見過一位同事遲到半小時,回到公司照樣打卡,除了他以外沒有他人表示詫異:「工作上,在這裏很少見別人加班工作,即使加班時間也不長。」在香港,準時放工才是異聞。

對於跨境工作會否是一條新出路,阿澤未下定論:「我覺得可以考慮,但也要先問自己有什麼專業技能、身份、學歷等等優勢能吸引雇主。說到底,也不是每個人像我這麼幸運,有親戚提携,又剛好有個空缺給我做。」或許也要考慮到個人性格,是否不介意每星期奔走、漂泊於兩地之間;又是否能忍受保留着懷舊面貌,從而帶來生活上的不便。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