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婦女充權】居港印度媽媽助同鄉婦女維權:我要她們不再質疑自己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Abeer Tafazzul在16歲那年由印度來到香港,霎眼12年,如今她為維護南亞婦女權益站得很前。在有關少數族裔的立法會公聽會、南亞婦女權益活動都有Abeer的踪影。她說正因為年輕才敢言,覺得印度或巴基斯坦族群對兩性的觀念是時候改變,「要改變的不是港府為南亞婦女修例設什麼專法,而是我們女性因循苟且地把家暴、盲婚合理化。」但傳統對男尊女卑的地位根深柢固,Abeer怎能改變?

攝影:盧翊銘

Abeer坐下來訪問,先給小女兒一顆糖,讓她跟中心職員去玩。那裏是基督教勵行會在佐敦商廈的少數族裔服務中心──Abeer來港後第一個工作的地方,她為同鄉爭取權益的起點。

2005年初來報到,她對香港毫無認識,家人要她「三步不出閨門」,她就終日躲在家裏,怕事又怕陌生人。後來父親批准她學廣東話和進修英語,她讀畢求職,只有勵行會聘請,她當上翻譯員,協助前來求助卻只懂講家鄉話的少數族裔與社工溝通,服務的多是巴基斯坦和印度婦女。

Abeer曾在勵行會做少數族裔的服務工作,至今多年仍不時回到中心與社工聚聚,也喜歡結識南亞同鄉。

+9
+8
+7

女方提出離婚就是壞女子

透過傳譯,Abeer發覺原來在香港生活對不少南亞婦女來說是場噩夢。「很多女生逃離巴基斯坦、印度,希望尋求自由,原來來港沒為帶她們走上更好的路。」Abeer說有些女子獲父母安排嫁來香港,以為與夫君是親戚,彼此很快便能相處、互相照顧。「但那個丈夫雖是巴裔,卻在香港土生土長,文化和背景根本不同,無法理解妻子來自家鄉的文化和適應香港的難處,很難走在一起。」

更多的故事是少數族裔婦女對家暴啞忍。有一個女子每天外出工作,維持家庭開支,容忍巴裔丈夫在家濫藥吸毒,「當她拒絕給錢丈夫買毒品,說要儲下去供養子女,對方便會虐打和趕她出家門。我提議不如報警或帶丈夫到戒毒中心,這太太想了想,還是不敢踏前這樣做,讓家暴繼續。」

當雙方家庭關係無法修補或面對嚴重家暴,Abeer希望同鄉能與另一半離婚,卻往往受制於他們族群文化:「對巴基斯坦人來說,只有丈夫才能提出離婚,表示是男人不要這女人;若女性提離婚,外界只會覺得她是壞女人,猜疑她有外遇、她想自由啦,這些『拋夫棄子』的事會傳千里,連親屬也被講閒話。」Abeer說很多已婚女子的結局,是在丈夫身邊委曲求全,否則還是會被恐嚇:「妳即管滾回鄉下,但妳將進退不得!因為妳來港已放棄當地戶籍,現在妳離開我和香港,妳將無家可歸,亦得不到香港Visa(居留簽證)。」

不少香港少數族裔婦女默默接受丈夫施虐,Abeer 為此忿忿不平,認為婚姻關係和男女地位不應是這樣。

「穆斯林就只能這樣」?

受虐的婦女以為這就是她們的命運,Abeer卻希望她們不要認命。「她們會說:『這是我們的宗教規定,穆斯林就只能這樣』,但Come On,別混淆宗教與文化,這不是宗教,伊斯蘭教不會如此抑制女性,說到底我們約定俗成的兩性文化,要改變的是族群文化。」於是這幾年間,Abeer陪着這些婦女出入醫院、警署、找法律意見;她們不諳中英文的,Abeer更幫忙填表、出面與各機構和部門溝通。「我要讓她們知道自己的權利,不用再質疑自己,或感到罪疚,這裏是香港,有人幫忙解窘的。」

可惜,很多婦女最後還是選擇躲在一角,不敢踏前改變現狀,Abeer自覺像愚公移山,難以移走這群女子根深柢固的男女觀念。「這要靠教育改變,我常鼓勵再進修,像我的妹妹,她一家在印度,但生了孩子了仍讀碩士,誰說家庭是束縛?」

其它文章:【性販賣】尼泊爾女孩慘被強姦7,000次:我受苦時,好人在哪裏?

來港12年,Abeer才不過28歲的女子,她說正因為年輕,當年對香港和族群內很多事都好奇,才學懂香港本有的自由與人權。

開電台節目講族群禁忌

Abeer在香港學懂自由與人權,在同鄉中算是前衛,但她亦感嘆自己學歷不高。「我在印度念完中學,來了香港就沒機會進大學了,只讀了些語文班,如今結婚生子,像很多在港的少數族裔婦女一樣,較難找工作和進修機會,只好專心在家帶孩子。」不過,她想過為這群南亞婦女設證書班,覺得家庭主婦也是一種專業,「她們有的技能就是照顧人,主婦也有自我身份,而非『別人』的妻子或媽媽,我希望她們過怎樣的生活也不要迷失自己。」

這幾年她在家帶孩子,閒來總想找些事做,若遇上有關少數族裔權益的行動,她義不容辭參與。近幾年她跑到立法會公聽會,與一班官員及議員討論少數族裔學生的中文課程等教育議題,但她說少數族裔女性權益的爭議無需斥諸議會,因為婦女受到家暴是可以報警的,只是一般在港的少數族裔女性不會這樣做,她說:「在香港我們可以報警、找律師控告犯法的丈夫;法例都在此了,無須再於議會投訴或再設什麼專法保護少數族裔。」Abeer說要改變的,是巴基斯坦或印度人傳統對男女地位的觀念,方法之一是透過大眾媒介。

其它文章:香港女子情迷印度舞 印度人誤以為同鄉:嘩,你幾似Chinese喎

Abeer希望南亞人在香港共融,鄉里會為自己的遭遇發聲。

於是她近月在香港電台社區參與廣播服務開咪,節目名開宗明義講《女性力量》,百無禁忌講盡少數族裔婦女很少觸碰的女性話題,如家暴、離婚、南亞婦女如何參與社會工作等等。「我想在港少數族裔聽到正確的男女和婚姻觀念,也想解開香港人對少數族裔的誤解,明白我們這膚色和種族本身也並非提倡剝削女性的。」

如此拋頭露面,Abeer從不懼怕受同鄉指責:「我是在做正確的事,亦為少數族裔爭取權益啊。」 她與丈夫當年因工作於勵行會相遇,對方是個巴裔人,同樣在社福機構為少數族裔服務;二人志向相投,五年前結婚成家,如今肚裏有個快將出生的寶寶,還有個已經三歲的活潑女兒。Abeer這樣期盼:「我想她日後在香港成為一個有獨立思考的女性,遇到不公和侵害敢於為自己發聲,明白女人不是誰的附屬品或財產,妳便是妳。」

延伸閱讀:【港女嫁穆斯林】家人缺席婚禮、拒巴裔夫婿:蠻夷不配大唐民族 

活潑好動的小女兒對事事好奇,Abeer希望她在香港接受教育,不被家鄉傳統的一套框限。

Abeer與另一巴基斯坦女子Bushra Khaliq主持的節目《女性力量》(Women Power)共13集,逄星期日晚,晚上10時至10時30分,於香港電台普通話台(AM621)以英語、印度語及烏爾都語播出,播出日期為7月16日至10月8日。

節目網頁:http://www.rthk.hk/radio/pth/programme/p0451_women_power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