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讀媒體寫作、曾做地盤 23歲保安:其實保安都可以好專業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本來今早想去滑浪,但天氣不好。」Jonathan皮膚白淨,看不出丁點與陽光海灘為伴的痕跡,看不出的事情還有很多。他熟練地在男裝部左拼右拼:「有段時間我很喜歡恤衫,會看時裝雜誌參考。」然後歪嘴一笑:「只要有冷氣,有街行我就開心,我用得最多錢也就是買衫而已。」他昨天仍穿着黑沉沉、毫不合身的「老西」,坐在控制室拿着對講機,遊走商場,右面口袋掛着「高級保安」名牌,他一直說保安有多專業,「如果我40、50歲,其實我唔介意一直做保安。」只是,他今年才23歲。

攝影:黎家浩

護衛工會秘書金先生指,也有18歲的人當保安。

19歲:地盤工人 20歲:保安

Jonathan修讀媒體寫作文憑,細小的眼睛藏着很多困惑:「我不知道做什麼工作,直到現在也不是很清楚。」他糊里糊塗地跟着朋友,18歲畢業就當地盤工人,遇上好老闆,領着950元日薪。這種幸運的事不多人知道,他停頓一會:「因為我不喜歡和別人說我是做地盤的。」媽媽不解他為什麼做地盤?「不是歧視,她只想兒子工作舒服一點,這不是一份年輕人會做的工 。」地盤中60、70名工人中,只有10個跟他年紀相約。他氣管不好,20歲那年轉到商場當兼職保安,依舊是開不了口:「我一開始和朋友說我做管理處,朋友會說『即係保安啦』。」

三年內,Jonathan由兼職轉為全職保安,晉升兩級,月薪逾二萬元。

Jonathan喜歡與人接觸,最怕無所事事,他指商場保安符合他性格。

Jonathan穿着修腳斜布褲,深藍長外套印上燦爛的花,手袖捲得工整,他客氣地問:「我可以到洗手間抹一抹汗嗎?」如此介意形象,何以會當保安?他說話沒有斷續:「 因為當你經過一個低谷45蚊時薪的低谷,我就會覺得有得返工已經很好。中間做過sales,兩星期只返兩日工,見保安時,我問『我可以返足一個月嗎?』他就真的排足28天更。Full time同事出去食飯,也會記得叫我這個Part time,他們會記得Jonathan,令我覺得備受重視。」

「做得很開心,不像之前Sales唔係不知道做什麼就過了一天,感覺很充實。」

【片。我地呢班保安】23歲的保安:我已不是最年輕的保安

保安形象在大眾心中不算討好的工作,多聯想為樓下看更伯伯。

其實商場保安好忙

根據保安及護衞業管理委員會2017年統計,約30萬的有效保安許可證持證人,當中有3千多名為18至20歲,約3萬名為21-30歲。護衛工會秘書金先生指,「大商場傾向請後生,有活力嘛! 大多年前,人工3至4千,現在行行都缺人,最低工資都有8、9千,屋邨工程都要拎人睇住,服務多了,人工也加。當然商場會更高。」當我們每天與無處不在的保安擦身而過,Jonathan卻在這行找在存在感,「我白紙一張入行,大家,甚至連我自己,聽到保安都會覺得係啲四五十歲叔叔、伯伯坐喺座頭度,行行企企。」

「其實商場保安都有好多嘢做。」保障商場如常運作是其一,Jonathan解釋不只是在逛商場的是客人,樓上住宅、租戶、送貨工人、職員,「只要使用商場的,我也去服務他們。」他的話沒停下來,就像平日工作般急速,不時要和工程部、清潔部、客戶部、市場部等用對講機溝通,手機直至收工一刻才能拿起望望。他笑言喜歡這種充實:「一個商場咁大,每日有幾百樣嘢發生,停車場都幾個,仲有不時有event呢。」

朋友不信當保安有那麼忙,直至他經常消失於聚會之中,「一日要翻看幾百部CCTV,以確保沒有異樣。試過有次有消防來,OT3、4小時。」

靠把口維持秩序

「保安部是最核心的一環,任何事都關保安事。」Jonathan聲音堅定。他說即使地上有一大灘水,大家會認為是清潔部的事,但途人可能因而滑倒,只要一丁點機會構成安全問題,保安也要避免。正如下棋,Jonathan總要想好之後每步佈署。保安散落四周,清潔部處理前,哪怕僅有5分鐘,他亦要派人提醒途人注意。

其實保安是中間人,「不時有細路在玩滑板,別人投訴,你去阻止他玩,他就會覺得保安咩都要禁止。其實維持場地跌序,途人安全係我地職責,但保安邊有權?所以你不可以用手去阻止,絕對不可以用身體接觸,只可以勸喻。當然客人看不到他不聽你勸,只見到他仍在玩滑板就投訴你。」Jonathan苦笑:「我們只可以和他鬥耐性,不停跟着他勸喻、勸喻,再勸喻。」這個中間人的角色並不好做,如何靈巧處理商場內的突發事情,也是一種藝術。遇到有異樣的客人,他們先要笑着問:「有什麼可以幫到你?」

「其實保安都有好專業的。」例如以上的軟性技巧,這個道理媽媽一早和Jonathan說過,他不再怕和朋友說起他是個23歲的商場保安。

行行都需要保安,保安的一天又是怎樣?

23歲的「上司」

「你駕唔馭駕到你啲仔?」上司問。「仔」是指下屬,Jonathan有20多歲的仔,亦有40、50歲的仔。那是晉升面試時的第一條問題,「 其實我最初都有呢個擔憂,說沒有是假的。一有事,啲仔個個都抬起頭望住你。」 他認真解釋,話總說得很詳盡。「叔叔會覺得『嘩,呢個場咁後生』。覺得自己太年輕,遇上事故被問到應如何處理,更加不可以模稜兩可或者答唔到。」年輕兩個字,份量太重。他心底明白,自己的一字一句都影響「仔」如何看待他,「處理得好,他們會覺得你有能力,對我的信任是逐步建立的。咁升到都有原因的,哈哈。」Jonathan笑的時候兩眼彎彎,圓形眼鏡下的稚氣未脫。

「如果我40、50歲做到高級保安,我好滿足了。」只是,他今年才23歲。

當初上司(Supervisor)鼓勵Jonathan於這行發展,問他想做到什麼位置,「我說我想做到你的位置,他聽完大笑,覺得滿意。」當初決定入行的每個思緒,Jonathan都記得清楚。

如今,他幽幽地說,自己正考慮轉工。在公司中,Jonathan不是年齡最小的保安,客人也看慣保安們年輕的臉。「一來是晉升階梯問題,二來即使你做得幾專業,在社會的形象始終不討好,大家想像中的保安仍是樓下那些,『hello,你返嚟啦』 。」即使朋友聽得多Jonathan的故事,理解保安不是想像中無所事事,他們仍會疑惑,「他們會問為什麼你一畢業做這份工,不是這個年齡層的工作。女朋友知道我做訪問,都驚訝『咁咪大家都知(你做保安)』,總會有點介意。」

「如果我40、50歲做到高級保安,我好滿足了。」只是,他今年才23歲。

*圖中商場非受訪者工作地方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