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山野男子.二】西貢有結界?王福義修路「破界」拒鬼古損郊野

撰文:林綺琪
出版:更新:

要談王福義有多愛郊野,可由山中的鬼怪之說,甚至西貢「結界」傳聞說起……
西貢「結界」自2005年的丁利華失蹤案,傳到去年的行山友失蹤85小時事件。講足10多年,是否屬實?王福義多年來在山野之間遊走工作,有否遇過無法解釋的怪事?
聽畢,慈祥的伯伯也不禁要皺眉明言:「郊野就是郊野,自然就是自然,哪有這麼多鬼怪!」他認為,行山就該享受大自然,多聽鬼神之說,行山客心裏害怕,才會疑心生暗鬼,無法好好欣賞郊野之美。

王福義從前在港大讀書,現於港大當客席教授,家也在於這區。港大後方的龍虎山,他最少行過四、五十次。(林綺琪攝)

親身到鎖羅盤修路 鬼古不攻自破

要說山中怪事,漁護署前助理署長王福義跟我分享他在鎖羅盤的經歷。

這條位於沙頭角的荒廢村落,傳說指愈接近目的地,道路愈不明顯,在那裏甚至連羅盤和指南針都會失靈。自1990年代起,相繼有行山人士迷路,甚至葬身於此;有傳民安隊尋回行山客屍體時,死狀恐怖,似是死前受到驚嚇。村落荒廢多年,頹垣敗瓦、渺無人煙,破屋內的生活物品又被遺下散落四周,活像恐怖片的場景。

王福義卻不以為然:「以前那邊的路比較複雜,令人行山時迷路,最終或跌死、或失蹤。」為此,他在90年代帶了幾個同事前往鎖羅盤,反覆走了幾次該路段,再規劃將道路打通、於適當位置設指示牌。他說,其後已再沒有「怪事」發生。

其實他最不喜歡講這些「古靈精怪」事。他覺得所謂結界,不過是行山客走錯路,步入樹林內失了方向,便走不出來。他實在不希望行山客享受大自然時,被都市傳說分了心。

鎖羅盤村有過不少鬧鬼傳聞,荒廢多年的村落,近年反而吸引了不少人前來探險。(資料圖片/鄭子峰攝)
在任漁護署期間,王福義(前排右一)不時與同事上山視察和修路。(受訪者提供圖片)

這位真.山野男子,以往無論上班或假日都會周山跑。可是近年受膝蓋軟骨磨損困擾,得和最愛的行山活動說再見,成為他心裏的一大遺憾。

「行山唔係一份工,係一種享受。」
漁護署前助理署長王福義

想當年,王福義專門在放假時,探索工作上沒機會到訪的山嶺。現在即使膝患阻他上不了山,他還是堅持去郊遊,選一些路段平坦的郊野地方遊歷便成了。

【真山野男子.一】級級皆辛苦 行山徑是如何建成的?

膝患令王福義近年不能再行山,但偶爾也會帶學生去生態遊,到一些較平坦的郊野地方。(資料圖片/龔慧攝)

40年離不開郊野

王福義有半生都貢獻給香港郊野。大學時主修地理,28、29歲時加入漁護署,一做便是30年。退休至今10年,離開了政府,卻沒有離開郊野——他在中大讀了個哲學碩士,探討信仰與生態的關係。對於近年政府發展郊野用地蠢蠢欲動,他頻頻接受媒體的訪問,表達反對意見。

當日訪問完結後,記者和王福義在港大校園內遇到同系另一講座教授詹志勇,他倆甫見面便說得激動,三兩句已決定改天要約天文台前台長林超英一起商量,如何應對有團體提出可透過補償原則發展郊野邊陲用地的說法。

王福義現於中大和港大地理系任客座教授,心願是要將人和自然的關係糾正:「近年多咗人鍾意大自然,但也有人認為,大自然霸咗人類好多位,想攞返啲嚟用。但人類破壞咗嘅地方(棕土、閒置用地等)仲多啦,點解唔將嗰啲地方攞返嚟用?」

由70年代開始規劃郊野,到今天仍一直捍衛這片綠的完整,非因頑固要保護心血。

「如果香港真係山窮水盡嘅,冇話唔可以動用郊野公園。不過到時香港都已經唔係香港啦,因為香港人已經冇其他選擇。」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