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工作】市區重建致樓價升,警察頻頻掃黃 一樓一鳳將絕跡?

撰文:林可欣
出版:更新:

市建局展開兩年的「油旺」地區規劃研究,計劃日後重建或保留油麻地和旺角的地區特色。黃色事業是否那裏的特色之一?
甫出旺角朗豪坊商場便是香港著名的「紅燈區」。在2004年前,那裏滿街都是穿得性感的姐仔、用字露骨的黃色廣告燈箱,還有各大小夜夜笙歌的夜總會和舞場。後來市建局包括朗豪坊的「旺角六街」項目進駐,政府有意藉此改造旺角,掃蕩黃色事業,以為姐仔會絕跡旺角,中文大學地理及資源管理學研究生鄭浩霖(Roland)卻說性產業不會消失,姐仔自有求存策略。他研究香港性工作者如何設法隱身接客,走訪過土瓜灣和旺角等舊區,發覺在市區重建下,姐仔與小店的命運相同。
攝影:鄭子峰

砵蘭街、上海街和新填地街相隔幾幢唐樓就有幾支粉紅光管擱在入口處,傍晚本應是姐仔接客的繁忙時間,但記者連續數晚在現場觀察,鮮有人上樓。昔日被港人認定為黃色「性」地,今天風光不再。2004年市建局的「旺角六街」項目落成,政府有意改造旺角,當時曾大肆行動打擊街妓,Roland說今天區內「企街」的姐仔人數雖不如以前多,但仍有不少姐仔隱身一樓一的單位內等客撳鐘仔。

相關文章:【姐姐仔讀白】被丈夫拋棄 你用錢買我陰道 我用錢付女兒書簿費

Roland碩士論文由60年代開始研究,分析香港的「性」地轉變,至今香港女性工作者到哪處工作。
+8

由女子理髮廳轉為一樓一鳳

在香港賣淫不犯法,但警察會以姐仔教唆他人作不道德行為入罪,不時會掃黃。Roland指,這些港英年代沿用至今的條例,加上社會標籤性工作等於污穢的印象,令姐仔要設法隱身搵食。「她們的生存策略是為對抗社會歧視和欺壓,還要跟隨城市發展變陣。」

Roland舉例,在60年代,姐仔在避風塘花艇秘密提供性服務,直至政府陸續填海,姐仔也上岸,開始出現「一樓一鳳」。Roland翻查舊書發現,另一種隱密的性工作模式,為「女子理髮廳」和「黑白廳」,估計現存數間。前者名義上由女子為男人理髮整頭,「其實洗髮時已為他手淫」;後者其中一類就是「魚蛋檔」,未成年少女在黑漆漆的房內被男人以「篤魚蛋」的動作上下其手。

後來尤其在旺角,出現大量馬檻,姐仔長年合法地租住賓館一間房,馬伕違法地帶嫖客上樓揀姐仔再入房交易,「除非拉到馬伕,否則警察掃黃時,姐仔稱與男友開房就能避過拘捕行動。」Roland說80、90年代是旺角黃色事業興旺的時期,但千禧年後,嫖客多了尋歡渠道,如透過MSN、討論區等找上性工作者,如今的經營模式最多為一樓一鳳和私鐘妹,散落全港各區。

相關文章:【社區影像】香港紅燈區 無處不在販賣性

為了是次研究論文,Roland參加姐姐仔會的義工計劃,上門了解不同地區姐仔的近況,近月他多到土瓜灣和中上環,研究兩區性工作者年齡、外表和種族等條件有何不同。

姐仔跟小店同一命運

Roland指今天姐仔要面對的另一新難題是市區重建。不止2004年的「旺角六街」項目,他近月上門接觸過土瓜灣舊區的姐仔,認為該區的重建項目將影響她們的生計。「原本那裏的租金較其他區便宜,故不少年紀較大、競爭力或吸引力較低,以及來自東南亞的姐仔會選擇留低。區內會光顧姐仔的多為老人家,他們消費力低,恰恰亦只能負擔得起這班收費較便宜的姐仔。」

日後香港各區會陸續重建,Roland說,性產業也將汰弱留強,這些原本在重建舊區的姐仔,或流動到新界等租金較低的邊緣地區。他看過台灣一名建築師的研究,發現全球紅燈區在都市重建改造後,大多「仕紳化」,即老弱或吸引力較低的姐仔被淘汰,只剩年輕貌美卻收費貴的姐仔。「同小店一樣,消費者想揀啲平嘅姐仔都冇得揀,唔係人人都嫖得起貴嘅阿姐。」

相關文章:【男人讀白】男人小組談嫖客禮儀:做操行良好的嫖客要有咩條件?

市建局於今年五月開展「油旺地區研究」,針對油麻地和旺角的人口、社會和營商特點、樓宇狀況及用途、地區歷史與文化特色等方面進行研究分析。
行政總監韋志成早前指,油麻地和旺角有大量逾50年樓齡的舊樓,而且人口密度極高,(每平方公里計算,人口密度為近4萬5人,遠高於全港人口密度的平均每平方公里6500人);據統計處 2011 年人口普查統計數字,區內住了近31萬人。韋志成表示,若日後該區重建,「居民的安置是首當其衝的大難題」,將令當局重建工作「舉步維艱」,因此需要先進行地區規劃研究,了解該區情況,才能長遠作規劃及作技術研究等策略。

Roland認為性工作也是一門專業技能,「除了性技巧或如何讓客人享受自己的性服務,姐仔也要懂技巧保護自己的身份,免受社會歧視和警察掃黃。」

姐仔組織:性工作不會因重建而消失

當年「旺角六街」項目落成前,有街坊對傳媒說黃色事業為該區特色,希望政府手下留情,不要全面打擊。相隔十多年,市建局去年底宣佈將全面重建油旺,現正研究重新規劃該地區,或將保留花墟、果欄等地區特色。那麼黃色事業還是否區內特色?

多年來為性工作者平權的紫藤創辦人嚴月蓮說:「一直以來社會指責姐仔在區內接客『唔好睇』、影響市容。到重建時你才說失去特色云云,你問心有誰希望過性工作者存在於社區?社會多少人支持過性工作這回事。」

嚴月蓮認為,無論是否姐仔或嫖客,重建影響的是全區的民生。「不要把焦點僅放在性行業。當重建後,區內只有守衛重重的大廈和商場,互相看守和監察的不再是街坊或姐仔,出入只有保安員,社區只會變得感覺冰冷。」嚴月蓮補充:「性工作是最古老的行業,它會轉變營運模式,絕不會因重建或政府滅趕而消失。」

延伸閱讀:倡性工作非刑事化廿年未果  紫藤員工被嘲:呢班人幫唔知咩女人

嚴月蓮覺得,市區重建後區內樓價和租金上升,小店包括性服務的成本增加,或將加價或難以經營,思考這樣變得中產和摩登化的社區是否港人所想。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