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哋呢班】迷惘大學生考EO 新仔欠牙力被卸膊:下屬黑面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聯合招聘考試(JRE)每年都吸引了不少人報名,政務主任(AO)和行政主任(EO)是每年爭崩頭的職位,起薪點分別達5萬和2萬8千元,跑贏大學生平均起薪的1萬4千一大截。與其在私人市場捱騾仔,倒不如進入政府享受高薪穩定的工作,還可按薪級表「跳point」加薪。下月初便是考試的日子,考生們當然都希望金榜題名。

然而,EO的工作內容重複、沉悶,高薪、穩定是否真的勝過一切?「外面的人想進來,裡面的人想出去。這是圍城。」一位前EO這樣形容自己在政府工作的日子。大學畢業4年的Alice(化名)當了年半EO就裸辭,她的經歷可能與不少迷惘的畢業生相似。究竟EO這份工作有何吸引,有何伏?

迷惘求職   人考我考 

主修社會科學的Alice,學科算不上是專業,於是在求職路上沒有明確方向,Alice畢業後第一份工在主題樂園當教育工作,每天帶著遊人去認識不同的動物,工作是快樂,卻又質疑:「你見到啲動物困住喺度,會諗係咪真係好似我哋講嘅做緊保育?自己本身又唔係好似身邊環保狂熱嘅同事,已經睇到自己唔會係呢度係長遠發展。」於是,到了報考公務員的時節,她抱著「人報我報」的心態,沒有準備就去應考JRE筆試。

收到Offer一試無妨   上堂悶到嘔

兩、三個月後,Alice收到獲聘EO的通知:「嗰吓我真係,噢!真係得咗,咁點好呢?」 打從一開始Alice沒有認真考慮入政府工作,收到通知一刻不知如何是好。思前想後,隔天才告之家人。覓得政府工,家人當然開心。雖然Alice不肯定EO的工作是否適合自己,但她覺得一試無妨,目前的工作人工只有1萬2千元,也缺乏晉升階梯:「覺得反正呢度唔啱,無理由唔試啫。未試過好難同自己交代㗎嘛,所以最後take咗個offer走。」

所有新入職的EO都會接受一連5日的訓練,內容涵蓋EO的工作,包括人力資源管理、財政資源管理和行政工作。這五天簡介,是Alice的EO生涯的開始,天天呆坐聽書,學習計糧、買蒸餾水等,也像是預告了後來的工作是如何的沒趣:「好悶,啲內容真係好死板。」

主修社會科學的Alice,學科算不上是專業,在求職路上沒有明確方向,抱著「人報我報」的心態,沒有準備走去應考JRE筆試。(羅君豪攝)

沉悶的文書工作 買計數機都要「作文」

2萬8千元薪水負責的行政工作,包括辦公室的清潔工作、買文具、買蒸餾水、處理維修等,Alice:「我個位係做General,比如廁所塞咗,啲人又會嚟搵我㗎,有咩要維修啲人又會搵我,買嘢我要做㩒掣嗰個......」她一路數,一路說「係比較懨悶」,她每天就是處理「濕濕星星」的文書工作,究竟有幾濕星?

雖說Alice負責買工作用品,但是她的職級卻不能批准購買牽涉電的工具,包括計數機。換言之,每次有同事想買計數機,Alice都要寫一份文件請上司批核:「包括一個用太陽能電嘅計數機,都要寫一版嘢畀我老細。」 她經常要寫文件,列出同事基於甚麼工作的需要,或是工具損壞,所以需要購置新工具,貨比三家,收集報價資料後再向上司建議哪款最適合。雖然這些文件都有範本,但是每次報價需時,來來回回要等上司批核,一個多星期後才收到計數機也是正常不過。

每次有同事想買計數機,Alice都要寫一份文件請上司批核。(吳鍾坤攝/資料圖片)

有人新落位=卸膊好時機

縱然工作程序如此不合常理,即使你是愛恩斯坦也不能隨意更改。不同部門、分區對不同行政事項都會有不同的做法,通常會跟從「上手」做法,以免影響「慣常」的工作程序:「因為你改咗少少程序,唔只係影響你,上下左右,同埋下手(接替的EO同事)。」 但是,往往有新人落位、調動,就是重新調配工作——卸膊的好時機。羽翼未長成的Alice一落位,就接收了其他同事卸出來的工作。

她初來報到時,上手的EO同事交帶,那裡不同樓層的維修由該層的同事自己通報和跟進。Alice來了一個多月,不同樓層的部門職級同事就召開會議。部門的職級同事說:「其實呢啲嘢係你哋做㗎,我哋自己啲同事成日要出去做嘢,佢唔會成日喺度,無理由要佢哋做。」即使手上拿著以往的維修記錄和文件,Alice未真正做過,亦無法想像背後繁複的程序,身旁的EO同事也是一知半解,他試著幫口:「以往的安排不是這樣。」本來,他們想將全部工作卸給Alice,經過一輪「談判」後,處理維修的工作仍要與部門的同事攤分,各自做一半。 

在卸膊戰中落敗,受牽連的不只是Alice,還有他的下屬。因為維修的程序繁複,每次需要不同的同事去確認維修進度,即使Alice想自己包辦所有工作也不可能一人分飾三角。

下屬眼見自己上司Alice欠缺牙力而戰敗,心知加添工作量,對戰果不滿意,連Alice也覺得自己做錯事:「尤其接完返嚟面對著個個嘅面口,就會心諗,死啦。」每逢指派他們去處理新接的維修項目,他們都不理會Alice,即使做也是「黑面去做」。

不同部門、分區對不同行政事項都會有不同的做法,通常會跟從「上手」做法,以免影響「慣常」的工作程序:「因為你改咗少少程序,唔只係影響你,上下左右,同埋下手(接替的EO同事)。」(潘思穎攝/資料圖片)

下屬不聽指令  炒魷要用2、3年?

對外不同部門的同事互相推卸責任,對內的同事也不見得與Alice很合得來,能一同打拼。起初Alice還未熟悉工作流程,向資歷較深的下屬請教以往做法,他就回應:「你應該做返決定,呢啲唔關我事。」請教以外,Alice指派他們做事時,如果他們不想做,或有心拖延,大可以說不清楚、不知道、不懂得做。後來,Alice才懂得所有事情也白紙黑字寫明工作內容,何時要做好,指派工作時也換上通知的語氣,取代請教的語氣。

在私人公司裡,上司叫你做,你就要做。但是,在政府內部,Alice還得說服他們做事,接受新的工作安排。原因可能是他們年資較深,亦因他們做事懶散可說是沒有後果。
因為解僱公務員是十分繁複的過程,需要長期觀察工作表現,一邊寫報告詳列同事如何不濟,最後還要有第三方同事證明。Alice工作的部門,曾有個曠工一個月的同事,最後負責人力資源的EO用了兩、三年時間才成功解僱:「當你需要咁多長時間,好多人就索性不如唔好搞喇。直接將佢投閒置散就算。」

當初面試應徵EO考問如何應對不跟從指令的下屬,原來是Alice每天面對的難題。每天準時6點收工,沉悶、單調的工作也令Alice失去生活的熱情,每天下班也沒有去心思玩樂。最後,Alice也是過了一年半才毅然離開政府,當中的掙扎究竟是如何?後文再續。

【我哋呢班】放棄做EO後人工減1萬:我買回一年自由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