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油麻地】女畫家插畫當情書 30歲前繪60幅畫送油麻地人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由2014年尾畫了第一幅位於渡船街的舊式單車舖開始,這三年間80後畫家柯慧惠(慧惠)走訪了油麻地的大街小巷:東至京士柏山,西至果欄,南至北海街,北至山東街,總共描畫了超過六十幅作品,亦將於下月輯錄成書並舉辦畫展《給油麻地的情書》。「油麻地咁多歷史同故仔,我只係畫咗佢一條腳毛咁大把」,慧惠輕笑了幾聲,然後很快回復那副若有所思的臉龐,開始訴說著她在油麻地的成長。

攝影:陳嘉元

從茶餐廳樓面的女兒到第四代老闆的太子女

慧惠住在油麻地果欄斜對面的舊式唐樓,至今從未搬家。出生在伊利沙伯醫院,就讀於窩打老道的真光女書院,再加上父母在家附近經營茶餐廳,她順理成章住了近三十年。原以為慧惠一出生就是衣食無憂的茶餐廳太子女,卻是一個美麗的誤會,她小時候只是一個茶餐廳侍應的女兒,每天放學後找在樓面打工的媽媽吃午飯。直至2006年,慧惠父母才接手經營,成為第四代老闆。

訪問第一站約在茶餐廳,當刻剛好是午市繁忙時份,慧惠立即本能地幫手落單、傳菜、收銀,仿如一位真正的伙記,「我𠵱家嘅身份通常只係食客,𠵱度係我飯堂,我近排最鍾意食呢度嘅免治牛肉飯,加埋隻蛋就Perfect喇!」她邊收銀邊道。

餐飲服務業的工傷個案比建造業還要多。(資料圖片)

+3
+2

其實慧惠是充當最佳員工後備,她亦因此與街坊伙計熟絡,將他們放在自己的作品中。「我最鍾意叔婆,佢成日坐喺餐廳最入嘅角落,我會畫佢,同佢影相,又用佢嘅輪廓做剪紙,每次佢見到製成品都笑得好開心㗎!仲有水吧嘅力哥,佢每日都著住同一件衫,放工後洗完第二朝就乾,係黑白淡奶每年一度送嘅tee,不過幅畫入面嘅佢著住嗰件係上年嘅。」慧惠終於放下侍應的身份坐回四座卡位稍作休息,準備出發去下一站,臨走前還貼上自己畫展的宣傳海報。

在京士柏山的星空下與男友牽手

離開了茶餐廳,順著廣東道轉入窩打老道,沿路經過的一事一物慧惠都說得出與他她牠它的關係。那隻出世只有數個月的小貓、平靚正的菜檔、小學時常常買少女漫畫的報攤、媽媽視為對手的冰室、藥材舖負責執藥的肥仔、文具店的陶生陶太……經她眉飛色舞地逐一介紹之後,終於來到第二站——京士柏山。

京士柏山是油麻地的綠州,離開塵囂只需數分鐘腳程

小時候姐姐會帶慧惠到此跑步,培養她做運動的習慣;中學時真光的體育老師亦偶爾要求她們沿著真義里跑上山,上一堂地獄式的體育課。不過對慧惠最深刻的是在京士柏山的戀愛片段與故事,回憶起時她也不自覺地露出甜甜的笑容。

那是一個冬季的晚上,慧惠與當時還未是男朋友的友人去了京士柏山上的配水庫休憩花園,那裡有一大片草坪,平日早上有不少叔叔嬸嬸晨運,假日則有人在此遊玩野餐。

「嗰日天氣好好呀,我哋一齊睇到好多星星,我諗應該冇咩人估到油麻地竟然有地方可以睇到星星」,於是慧惠就在這片星空下,跟他手牽手了。不過浪漫的情節還未完結,男生提議揹慧惠下山,結果他真的由這個40米高的山頂揹她沿斜路到山腳,全程5分鐘都沒有休息過,「我冇整親腳呀,真係純浪漫唯美,有種好幸福嘅感覺。」

京士柏山是慧惠眼中的戀愛勝地,既浪漫又寧靜

+2

以畫結緣 遇上四歲半的男孩

即將踏入29+1,慧惠選擇以畫筆紀錄這個充滿自己成長印記的社區。不過自從她開始描畫油麻地的景物後,與社區的人就有更多互動與了解,就像在京士柏山寫生時遇上了四歲半的Adrian。每一幅畫慧惠都要花上五六日才完成,而她開始畫的第一天已經得到Adrian的注意,他主動問「姐姐你聽日仲會唔會嚟畫畫?我都好鍾意畫畫㗎!」結果第二天小男孩就拿了畫簿與畫具,坐在慧惠身旁畫了一棵長著紅花的鳳凰木,再興奮地拿回家給媽媽看。二人雖然相差廿多年,卻成為了朋友,他們還一起參加過跑馬地的速寫團,「嚟緊畫展我都會邀請佢,希望佢一直都咁鍾意畫畫啦。」

每一次在街頭寫生,都是慧惠與社區街坊互相了解的機會

榕樹頭下 乜人都有

達了最後一站——廟街榕樹頭。這個不同身份、背景、職業、種族的人都會聚集的地方,在慧惠眼中是亂中有序,融洽共存。她坐在榕樹頭作畫時曾看到一件小事:一位大叔手持木棍不斷攻擊某一目標人物,旁邊的人有些在躲避、有些在「食花生」、有些則上前勸止與分隔他們。結果不消一分鐘那裡又回復了秩序與平靜,又繼續如常食煙飲酒講粗口,衝突的痕跡彷彿消失得無影無蹤。

喧鬧過後,慧惠又遇上一個尼泊爾爸爸,與她分享自己與港女的感情故事,而他的夢想就是希望退休後能回到自己從未踏足過的家鄉。「油麻地真係一個好可愛好有活力嘅社區,咩人咩行業都生存到,依照到自己嘅方式生活」,慧惠認為這是油麻地最可敬可貴的地方。

「油麻地是個充滿可能性的地方,甚麼背景的人都可以有自己生存的位置。」

+3
+2

離開油麻地就是離開香港之時

日以繼夜夜以繼日地手執畫筆在油麻地穿梭,並不是一件輕而易舉的事,慧惠只是想以自己有限的能力讓其他人看到油麻地立體的精神面貌,從而鼓勵他們親身體驗這個社區,甚至喜歡上它。說到底,慧惠最擔心的其實是油麻地抵擋不住時代發展的洪流,「我對香港重建發展係悲觀嘅,成日拆拆拆,所以想趁油麻地未變得太多太快嘅時候畫低佢,比多啲人知道佢嘅光芒。到油麻地將來有咩麻煩嘅時候,啲人就會關心會表態,甚至過嚟支援!」

在十字路口與慧惠道別前,還是忍不住問了一條愚蠢至極的問題。

「你有冇一刻想離開油麻地?」

「如果要離開油麻地,應該就係我離開香港嘅時候。」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