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鋼管舞男.上】80kg肥仔曾被笑乸型 愛穿高跟鞋:舞圈很有愛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去年,Leon還留有一頭長髮,纏上鋼管,爬上半空飛的時候,長髮如被挑撥的珠簾,他說是要挑戰社會男性既定形象。近來相見,他剪去一頭諷刺意味甚濃的頭髮,「覺得男性形象穿著8吋高跟鞋扭動,男女之間的對比更是強烈。」香港男鋼管舞蹈師不超過5位,他是其中一位。

他亦是一位同志、變裝皇后。他的世界沒有黑和白,沒有對和錯,沒有絕對的男和女,他就是說話曖昧,永遠站在灰色地帶,一個不被社會主流價值認同的位置,卻只有鋼管舞圈,一個向來長於地下的國度,才屬於他。

攝影:黃寶瑩

3年前,一位女性朋友帶他到香港一個studio欣賞鋼管舞表演。他形容感覺像「睇緊啲唔應該睇嘅嘢,社會上認為性工作者先會跳。」

+3
+2

第一次看鋼管舞

3年前,一位女性朋友帶他到香港一個studio欣賞鋼管舞表演。他形容感覺像「睇緊啲唔應該睇嘅嘢,社會上認為性工作者先會跳。」鋼管舞是一種將舞蹈和體操相結合的表演藝術,在1920年代,隨着美國經濟泡沫的破滅,鋼管舞開始出現在色情場所,成為色情女郎專屬的舞蹈。

當舞蹈員纏上鋼管,攀上半空,凌空一字馬,隨管後翻倒轉,他才發覺鋼管舞是另一回事,「嗰種感覺好似被電擊,感覺到自己嘅腎上腺素激增,好似坐過山車咁。」吸引他的是「看見那些舞蹈員自主地控制自己的身體。」無論是身體還是思想上,自主是他一直所嚮往的東西。

原本筋骨不柔軟,花了2年時間練習一字馬。

兒時肥胖,與「imaginary friend」傾訴

正式學習鋼管舞之先,像是預知要重生一樣,Leon跑步修身,好好鍛練意志,「想學得好啲,肥好多動作都做唔到。」

訪問當天,我按下門鈴,他開門,赤著上身,穿著一條綁繩的三角褲來迎接素未謀面的我,他一身肌肉如小沙丘,不是那種像田雞腿肌肉過份「澎湃」的猛男,就是不多不少充滿線條的那種美,走起路來修長而光滑的腿,加上圓潤的雙臀有點繞,倒吊人的胃口。

難以想像他曾經是一個肥仔,「小時候又矮又肥近80公斤。」Leon說。「覺得自己肥,跟唔上其他同學仔,佢哋喺遊樂場玩得特別開心。我爬唔到上去,吊臂嗰啲,小小在意。」肥仔唯一的選擇,就是做宅男,回家打機、看卡通片。「但卡通片永遠見唔到主角係肥仔,揾唔到一個角色好似我自己咁,令我覺得自己唔屬於呢個社會裏面。」那時,他覺得自己有少許抑鬱,「自信心好低落。」

他喜歡穿上高跟鞋跳舞,令雙腿線條更修長。

「細個嘅時候,我都係一個人搞掂,處理好自己的情緒。」或許這樣,被問每條問題,他的答案總是拖著一連串的分析,用理性的分析轉換成體諒、情緒的出口。簡單如「你唔開心有冇同爸媽講?」他的回答竟從移民論到地價,「20年前舉家移民、地價高,好多家庭都係double income,父母好少時間同小朋友接觸,變成華人社會忽略同小朋友溝通。」他好記得小時候有一個「imaginary friend」,腦中假想有一個友人,然後自言自語,自我療傷。因此,當同學取笑他肥仔,他理解為弱肉強食的世界,肥的人生存機會較低,自然被視為低等。

被中同、同志圈取笑乸型 

升中,性慾如一頭螫伏已久的雄獅遇上鹿。小學的性教育課,只談到人有性慾,什麼是性慾、性取向未有提及,「我感覺到,對男仔比起對女仔有感覺啲。女仔,我都會覺得有啲係女神,因為佢哋係五官好端正,對稱,自然你就覺好吸引,但我對女仔就冇想要摸索。對男仔,我想有起埋一齊嘅感覺,先滿足到我對性的慾望。嗰時唔知咩叫性取向,但只係覺得男仔係啱啲,舒服啲。」同學之間開始竊竊私語,從前笑他「死肥仔」,後來呼他「死肥gay仔」。

「那時,我否認。」Leon說。

Leon不像電視劇中描繪的男同志,總是說話時歪著頭,舉起蘭花手。他依然麻甩,平日穿簡單的運動服,卻又略帶陰柔的氣質。

小時候是一名「肥仔」,「喺公園玩攀唔上啲棚架,好多嘢都做唔到。覺得鋼管舞蹈員需要好自主地控制身體。」

鋼管舞圈更有愛

「但鋼管舞的圈子好supportive。」他說鋼管舞本來就是自由,不會有特定的裝束,不會有人歧視他是一個男人,或穿高跟鞋扮成一個女人。

從肥仔、同志,到穿高跟鞋爬上鋼管,穿上緊身衣、胸罩「變裝」,從被主流價值邊緣化,到決心要走一條小眾的路,他說「我是小眾中的小眾」,他就像走在鋼線上,被批判,又在自我鼓勵,情緒左右兩邊搖晃,卻是鋼管舞,令他在自己的信念上站穩住腳。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