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巴兼職車長】巴士迷=不專業?14年經驗車長:要取回尊嚴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上月10日大埔公路九巴翻側,至今風波未息。意外後,九巴暫停約200名兼職司機的工作。紛亂如群雄割據的工會先後站出來發聲。

2月13日,巴士職業工會聯盟(巴士職工)茅頭指向兼職司機為「巴士迷為興趣,不專業」;九巴車長尹偉民如是說:「我們透過多年經驗,提高情緒管理能力。但兼職沒有這回事。」九巴兩大工會(巴士職工及汽車交通運輸業總工會九巴分會)多年來一直批評公司的兼職制度,然而,這亦涉及利益關係:兼職出現影響全職車長爭取加薪。意外,正好把兼職吊在城門上祭旗。

2月發生的九巴翻側意外,釀成19人死亡。(資料圖片)

兼職司機無工會的支撐,鄭啟祥(Gary)決定領頭抗爭,組織兼職車長苦主大聯盟(下稱苦主聯盟)。「我唔係要威,我只係要復工、尊嚴。」Gary說。

這段期間,原為九巴兼職司機的Gary四處聯絡各大傳媒,為自己的專業平反,要求與九巴會面復工,要求工會就「兼職不專業」的言論道歉,「其實我做咗好多訪問,但好多說話都被剪走。」作為記者,同時是一位巴士乘客好明白現況,我們即使相信他的專業,(駕駛經驗、路面知識以及情緒管理)卻對公共交通工具應否實施兼職制度存疑。傳媒難以定下立場,於是兼職司機的聲音就被刪去。

這篇文章,是一場抗辯。

九巴提供「兼職」新合約,只要每周工時多於18小時,便能復工。(資料圖片)

效發葉蔚林發工業行動?「我連車都冇」

在林卓廷的支持下,2月25日苦主聯盟召開記者會,以「全職及兼職司機意外數字相若」為由,要求九巴讓兼職司機復工。同日,以葉蔚林為首的月薪大聯盟發起工業行動,焦點又被搶去。然而,鄭啟祥比葉蔚林幸運的是,站在他背後有30多位兼職司機。不幸的是,當記者問及他會否如葉蔚林發起工業行動,他的回答是「我連車都被收埋,點發起工業行動?」

鄭啟祥要找兼職司機站出來抗爭比其他九巴工會找人難得多,「大家都係秘撈,唔會想畀老細知。」他早在群組內呼籲其他兼職司機出來聲援。記者會當天,他早一小時到達現場,「我真係驚嗰日真係得我一個。冇人話比我聽會唔會嚟。」結果3時半記者會開始,「啲人一堆衝入嚟,真係好感動。我同佢哋講『多謝你哋,幫我打咗枝強心針。』」兼職多年,大家還是頭一次碰頭。

九巴暫停每周工時少於18小時的兼職車長,是否解決問題的核心?(資料圖片)

指控1:工會指兼職「隨時唔撈」,不重視乘客關係?

巴士職業工會聯盟副主席郭偉光及九巴車長尹偉民接受傳媒訪問時指,兼職「隨時唔撈」,較不重視乘客關係,可以懶理投訴。Gary難以認同,兼職司機群組裏流行一句諺語「里數換奶粉」,不少年輕的兼職司機成家立室不久,家有幼兒。Gary育有1歲的女兒,還有一個兒子幾天前才出生。

他說要在外面找一份60、70時薪的炒散其實不難,甚至當侍應比操控肽盤少一份壓力。「坐嗰個位,責任好大。唔會話揸咗幾多年就冇壓力,每一次開車一定會有壓力。」壓力,來自一份對生命的承擔。旅遊巴公司高薪挖角,他可以大條道理bye bye你條尾,卻依然堅守在抗爭的陣地,「我哋唔去,就係對呢行有興趣。」

指控2:巴士迷=不專業?

「興趣」這一個詞語,工會及大眾放至無限大成為原罪。訪問後,Gary笑言可否別把他寫成「膠」。正因為大眾質疑巴士迷為興趣揸巴士,缺乏對公眾安危的承擔。「嗰個細個嘅時候都有興趣。冇可能因為佢係兼職,而唔專業。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方向,你興趣係做記者,唔通你就唔係專業的記者?」Gary反問道。

有誰沒寫作過《我的志願》?「我對巴士好有興趣,志願係巴士司機。」Gary小時候家住觀塘順天邨,每當樓下有巴士經過,耳朵聽摩托聲就能辨認出巴士的型號。他說這都是巴士迷的基本功。Gary今年35歲,當年「未夠秤」考巴士牌,「18歲考輕型貨車牌,21歲考巴士牌、重型貨車牌。」未可以揸巴士前,就揸五噸貨車送學生餐。」3小時內遊走大西北,從機場運送餐盒到沙田、大圍,再到屯門。

由鄭啟祥領軍的兼職司機苦主大聯盟,於上周日舉行記者會,要求九巴復工。(資料圖片)

指控3:培訓不足 缺乏路面訓練

Gary剛滿21歲,他報考大嶼山巴士當兼職,「我自己打電話去問係咪請人。」07年他轉投九巴當全職車長,幹了四年。「當年我全職培訓1個月,1日都唔可以少。」工會指兼職車長培訓不足,(擁有私家及公共巴士執照,獲聘後接受兩天共18小時的路面培訓。)Gary則認為,一條路線,2天訓練是足夠的。「言論對兼職車長,好冤枉,被標籤化咗,喺我哋額頭寫咗『危險』兩隻字」。Gary概嘆。他認為,一個出於制度的問題,令大眾對兼職車長失去信心,責任卻推到車長上。而一件統一的綠色車長制服,並不能繪畫一個車長的過去、真正的身份、經驗、性格等。「聽聞有兼職車長其實係考牌官,同駕駛導師,唔通又唔專業咩?佢教你出嚟㗎喎!」Gary說。

九巴「一刀切」暫停200位兼職司機的職務,再提出新合約,以每周工時需多於18小時為條件,而非針對全公司兼職司機的受訓背景,洽談續約。

Gary概嘆,一個出於制度的問題,令大眾對兼職車長失去信心,責任卻推到車長上。(張浩維攝)

當年在九巴任全職車長,Gary的月薪只有1萬3千元。從前一個人生活,還有點勉強。辭職後當運輸,幾年前回九巴做兼職。

他知道拋頭露面,在傳媒面前不衡量說話輕重的後果,他抱著打定輸數復工無望的心態,亦有兼職司機就兩工會的言論發出律師信,一封律師信的力量其實很有限,他們只為挽回最後僅餘的尊嚴。

工會對兼職司機的指控,以及九巴提供的新合約,仍然有很多未能說通的地方。

下文再續。

下集:【九巴兼職車長】制度問題歸咎車長:他哭了,為何抹殺我的專業?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