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奶棟篤笑】女兒是靈感 成為母親方找到理想:給孩子做榜樣

撰文:陳芷慧
出版:更新:

Matina從中女到成為兩女之母,懷胎十月直至今天母親節,10年來一直站在棟篤笑的講台上,更與其他表演者組織「爆笑館」,推廣香港「笑」的文化。訪問當天,同伴阿Tim大呻:「好晏瞓,我琴晚兩點先瞓。」Matina嗤之以鼻,說:「咁早。」多少個晚上,這位母親凌晨四、五時才睡,有時抱着電腦睡至天亮,「但我同自己講,我唔可以停,我做一個好榜樣,話畀我個女知,要追尋自己的夢想。」

Matina未生育前以「中女」作主題,不是因為有感而發,「當時仲摸索緊。雖然喺外國讀書,但又唔想扮ABC,純粹找一個香港人有共鳴較貼地的題材。」

家務、創作留待凌晨

8- 9 pm 幾經辛苦,女兒吃完最後一粒飯。碗碟掉晒落鋅盤先,唔理住。
9-10:30pm 阿囡急call媽咪要玩乜乜乜
10:30-11pm 催促女兒刷牙
11-2pm 爬去廚房,終於可以洗碗喇……但仲有個廁所
2pm 打開電腦,覆電郵、交水費,終於可以創作

這個是一個要追夢的母親時間表。大多時候,凌晨兩點,萬籟俱寂,媽媽手腳停下來,腦部可以創作。而半夜空氣間迴盪的靜,不是安寧,卻是滲着催趕。「當我可以坐低嘅時候,其實已經好攰。」吃過的飯粒早已消化,這時候單靠意志轉化為能量,只怪熒光幕太刺眼,90%的力量用來撐起眼皮。美國朋友會問:「點解你仲唔瞓?」係,媽媽的時間是有時差,「冇乜嘢,我係美國時間啫。」最惱人的是醒來的時候,發現抱着的是電腦,心裏就躁動,又浪費了一個晚上。「但我同自己講,唔可以因為咁而停。停咗,真係會停。自己仲可以去到幾多,就幾多。」

為了追尋夢想,Matina只能把握晚上的時間創作。(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5

懷了小孩:係咪以後做唔㺫表演?

Matina 於09年開始做棟篤笑,2012年大女兒出生,今年5歲。「懷孕嘅時候,就諗我以後未必有時間做show。事實真係,所以更珍惜每一次上到台的機會。」當她懷上第二胎時,更有「死期」的感覺,「死啦,我以後係咪出唔到嚟呢?」於是,活像一個患絕症的人要完成遺願似的,我要做one woman show !一個生了小孩的女人,餘下多少時間可以做自己?「的確生完有幾個月出唔到嚟。」手忙腳亂,餵奶、換尿片、洗廁所、又餵奶……「冇可能創作,根本連瞓嘅時間都冇。」

母親才是正職

然後,到女兒慢慢地長大,母親世界就只能圍着女兒轉。「我都想佢哋早啲瞓,但佢哋每一個動作都好慢,食飯食好慢,刷牙好慢。我唔係工人姐姐,食完就可以洗碗。」孩子大喊「媽媽,陪我睇書,你就要陪佢哋。」畢竟,母親是正職,棟篤笑才是副業。

尤其大女總是難以專注,單是從客廳步進廁所裏刷牙所需的時間,走進去,又竄出來看媽媽做什麼;走進去,又跑出來,「妹妹,我問你一啲嘢吖……」。那種躁動如同peak hour站在金鐘月台候車,明明是幾步之隔,卻又如出埃及般困難。Matina冒火,說:「你可以刷牙未?我見到你行出嚟三次。」有時候按捺不住發火後,她又會內疚,這是每個母親經歷的掙扎,「真係每一日都同時間競賽,不停諗點樣用最快嘅時間完成一件事。」

Matina坦言當媽媽雖然有很多時間和個人空間的限制,但女兒卻豐富她的生命,更令她找到棟篤笑的定位。

女兒:你唔好出去啦,你都唔好笑

但這些令人煩躁的事,往往讓人哭笑不得,經過時間的轉化,可以創作成一則笑話。大女兒還小的時候,看見母親夜間外出,會說:「你不如唔好出去啦!」Matina:「媽媽去追自己夢想嘛,好快返,你唔使掛住我喎!」女兒:「唔係啊!你都唔好笑,你唔好出去啦!」母親的自信這樣被擊倒了!自少作為棟篤笑觀眾的她,已經評論人上身,「今日邊個好笑,邊個唔好笑。」

對於Matina來說,她的兩個女兒就是她最好的創作靈感來源。(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中女最忌有自信?

母親口裏常說追夢,女兒曾問:「咩叫夢想?」Matina:「即係你好鍾意做一樣嘢,你好想去做,無論幾難,你都要做好去。」女兒:「係咪即係好似我想升小學咁?」關於夢想的命題,Matina尋尋覓覓及至婚後。她在美國修讀音樂,「一聽就知揾唔到食。當時只係諗有咩科我係會想花四年時間去讀。」畢業後在醫院做過翻譯、教會秘書、平面設計,而當時還未有一個美麗的尊稱slash。「一直我好想揾一樣嘢,係我成世都想做的事業,但揾唔到。」直至09年參加一個棟篤笑工作坊,才發覺自己無法離開麥克風。

那時候的Matina還梳着一條馬尾。她在表演裏說了一個笑話:「社會覺得中女係籮底橙,但我對自己好有自信。上個月我生日當日,我買咗條裙畀自己,低胸、迷你、窄身、豹紋......加多對四吋嘅高跟鞋......突登揾個坑渠蓋,夾自己對鞋入去,我想睇吓有幾多男人會嚟理我,結果成車……渠務署工人!」

或許是受Matina的熏陶,大女兒已不知不覺地變成評論家,有時還會批評Matina的笑話不好笑。(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昔日找不到定位  女兒成靈感泉源

當晚全場爆笑,但細想起來卻明顯老作。Matina直認往事不堪回首,耍手搖頭道:「我唔會再講呢啲笑話。以前我講嘅時候其實都心虛。」昔日找不到自己的定位和風格,「諗究竟係咪要扮未結婚嘅中女呢,我又未真係做過啲乜,冇一份職業可以講,都唔知講咩好,唉,是但啦!」

「但而家冇得作,做咗媽咪之後太真實。」生育後的女人,記憶體會流失,女兒説過趣怪的話,Matina會立刻記下,「𠵱家大女好敏感,同我講嘢好小心。」有時候Matina說:「你講呢句幾得意。」女兒會嚴正警戒:「嗱,你唔好用嚟做棟篤笑啊!我唔想人哋笑我!」有時候她又會著媽媽拿妹妹來做笑料。她在台下唯一一個知道內容幾分真,幾分假。

她好羨慕同行的朋友能「瞓身」去拼,一個母親卻有時間和空間的限制,訪問後又得趕着接女兒放學。「應唔應該生小朋友呢?」她當然掙扎過。她母親亦會說如果沒有小孩,她可以做更多自己的事情。是的!「假如我冇理想的話,我相信我會係好稱職的媽媽。」但有了女兒,真的世界變得不一樣,「以前人哋問我職業係乜,我唔識答。𠵱家我終於可以講我係全職媽媽。」活生生的親子對話與實在經歷,讓一個母親在舞台上站得住腳。

《媽媽媽媽聲棟篤笑》
日期:2018年5月26日
地點:灣仔動漫基地
*適合爸媽及八歲或以上童兒參與
售票方法:https://etickets.hk/tc/project/halloflaughs/matina201805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