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區怪設施】騎呢長凳面壁思過 隱蔽設計方便情侶其實係誤會?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圖書館自修室的獨立格隔座位、某連鎖拉麵店的獨立進食位你或許有使用過,一旦選擇進入這種單向座位,就減少了與旁人面面相覤的尷尬,享受短暫的獨處時光。你可有發現,位於荃灣的沙咀道遊樂場內,原來也設有這種「面壁自閉」的座椅?

荃灣的沙咀道遊樂場內設有三個網球場,在網球場外有數排座椅可供市民休憩,走過網球場,可能會覺得這排座椅與一般座椅無異,但走到小路盡處,竟然有四張長椅背向通道,如果市民想坐下休息,就要「面壁思過」了。

自閉椅背向通道,面對圍欄,下午時分有一兩名市民坐在上面休息。(黃文軒攝)

這排座椅與網球場只有一條兩米走道之隔,環境清幽。這排座椅有兩種面向,一種面對著走道及網球場,有三、四張座椅;另一種則背向通道。座椅背向行人路,幾乎不會與任何途人有眼神接觸。
 

自閉椅之謎 「後生」不會知道的真相

街坊陳伯正在背向通道的座椅上閱報,問他為何會在眾多的椅子中選擇坐在這裡, 他回答:「向邊到都唔緊要,坐得舒服就得啦。」記者還未問他知不知道這種面壁椅的由來,這位「老荃灣」就向記者詳細解釋為何會有這種設計:「前面有條圍欄,」他指一指前向的欄杆,「你仲後生就唔知!」根據陳伯的說法,這些自閉椅是以前由政府造來予養雀的人。他憶起多年前許多富家子弟在附近養雀,他們會將鳥籠掛在欄杆上,一邊賞鳥一邊閒聊,所以座椅會背向通道,面向欄杆,供養雀人專心賞鳥。「張椅本來就係向呢邊(背向通道),為養雀個班人而設。」
 
陳伯指最近有一兩個老人家都會將雀籠掛上欄杆上,「呢啲圈咪佢哋整囉,幼細啲容易掛雀籠上來。」

老街坊陳伯所言非虛。康樂及文化事務署回應,於荃灣沙咀道遊樂場設立這種座椅的原意,是為了回應一批愛雀人士的意見,於是在荃灣沙咀道遊樂場網球場對開的花槽位置上加設掛置雀籠設施,並將其中四張座椅改置面向有關設施,方便市民照顧及觀賞籠內雀鳥。 至於這種椅子何時落成呢?署方就表示手上無資料顯示座椅於何時落成,只知道椅子已興建超過十年。

陳伯指圍欄上的鐵圈是以前的雀友為方便掛上鳥籠而設。(黃文軒攝)

街坊只用來擺放物品 只背靠不坐

不過,自1997年爆發禽流感,香港有過多次大規模殺雞,雀仔街亦曾關閉大清洗,漸漸愈來愈少人養雀。現在,這些背向通道的座椅上,不常見養雀人士。這天,馬太把剛買的菜放在背向通道的座椅上,自己則倚仗座椅背,面向行人通道查看電話。 問她覺得這種背向通道的設計如何,「咁奇怪嘅,我都無諗過呢個問題,係見今日攰攰地,只有呢張空椅,就抖一抖囉。」
 
在這條小巷上,背向通道的椅子一共有四張。下午五時多,數名長者並排而坐,坐在面向通道的椅子上休憩,不多人選擇坐在「自閉椅」上。
 
記者於晚上時分再經過座椅,座椅從早上長者的歇腳點搖身一變,成為情侶的落腳地,四張自閉椅多數被情侶佔據,男女互相依偎,面對著圍欄談心,自然會少了途人的奇異目光。

座椅的原意:鼓勵社交

拓長公共空間副秘書長黃佳能(Canon)就指,公園內設立椅子的目的是鼓勵人與其他人交流,而每種設計背後都有它的目的:「如那位伯伯所講,設立呢種椅子的時候目的係打算讓人觀雀,可以讓雀友之間有傾計嘅時間,咁佢就係一個好設計。」
 
不過隨著時代過去,現時已甚少市民帶雀籠外出,「在這個情況下,如果觀雀的習慣已消失,設立的原意也失去,而該設施仍在的話,就是一種錯誤配置。」Canon指,政府應該定時檢視不同設施的成效以及市民的需要,不斷更新社區內的設施。
 
公共空間設施應更有彈性

「好的設計不應該是劃一的設計。」Canon提倡公園應該有彈性的設施,因應市民的需要而隨意擺放椅子,而非純粹提供單一的座椅設計。因為每個時段使用設施的市民各有所需,白天可能需要與朋友相處的時間,而夜晚則比較需要私人時間。他打趣道:「如果你失戀,你都唔想俾人睇到,想自己一個人坐喺櫈靜下。」

有情侶坐在椅子上談心,避免與途人面面相覷。(黃文軒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