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店結業】筲箕灣30年fusion餅店不敵貴租:$2.5個包都有人講價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在筲箕灣一家餅店門外,客人問:「幾時再搵地方租?」少東Toni回應道:「貴租啊,冇辦法啦。」老闆娘雲姐說:「做到好辛苦,唔做啦。」客人打趣回應:「咁我以後嘅早餐點?」

這家庭式經營的餅店叫「滿溢」,每天賣新鮮出爐的麵包、蛋糕,最便宜只需$2.5,款式之多既中且西,有缽仔糕、炸油條、煎堆等中式糕點,亦有新研發的拿破崙西式甜點。走過近30年的寒暑,餅店聯繫了一家人的感情,也盛載了街坊的回憶。如今業主加租五成,餅店也難逃結業一途,營業至今年6月尾。對少東Toni來說,雖然不捨,但從另一角度看也許是好事。

攝影:顏寧

最初,棠哥還未懂得造麵包,最拿手的反倒是炸油條和煎堆:「入咗嚟先慢慢學(造麵包),其實啲嘢好易㗎咋嘛。」

+8
+7
+6

30多款產品,最拿手是炸油條和煎堆?

棠哥畢生最自豪的其實不是麵包,而是「難分難離」的炸油條。雲姐和棠哥最初在筲箕灣開「走鬼檔」,後來在餅店旁邊的舖位售賣糖水、炸油條。到了90年代,才「頂手」現時的餅店。那時,店裡的麵包仍由其他師傅製作,棠哥還未懂得製作西式的麵包,最拿手的反倒是炸油條和煎堆:「入咗嚟先慢慢學(造麵包),其實啲嘢好易㗎咋嘛。」

幸而棠哥沒有固步自封,這些年來面對租金、材料、人工等成本上漲,再容不下多位麵包師傅,餅店沒有再增聘人手。現時店內的出品,皆出自雲姐、棠哥、兒子Toni和一位兼職師傅的手。

誰會想到一家細小的餅店,竟然每天賣著30多款產品,每天新鮮出爐,有拜神祭祖的紅包、鬆糕、煎堆;「經濟飽肚」僅售2.5的菠蘿包、雞尾包、鹹餐包等;西式的蛋糕、瑞士卷;還有僅售7元一件的拿破崙?記者問棠哥怎樣學懂做拿破崙,他說得輕鬆:「唔識㗎,咪周圍問人,畀啲斤兩你(各材料的份量),咪再改良吓。無話一本經書學到老。」你便知道棠哥從來沒有輕看自己一家細小而燻黑的餅房,於幾格階磚裏的那份求變、認真、用心。

一家人輪流在舖後的工場搓粉焗包、在舖面收錢賣包,麵包和蛋糕無間斷出爐,日日如是。

日做17小時   犧牲家庭相處時間

因此,餅店是名副其實的「滿溢」,有充盈豐厚,愛意滿溢之意。

餅店於早上5點半開始營業,晚上8時關門。棠哥每天只睡4、5小時,凌晨3時多就起床製作第一批麵包,讓打工仔、學生能有早餐可吃。記者訪問期間,棠哥半步沒離開過廚房,雙手沒一刻停下來,才吃了一半的午飯擱在一旁。街坊多年來吃到的廉價麵包,也是以家人相處的時間換來的。 

餅店除農曆新年外,幾乎全年無休。Toni還記得,父母早出晚歸工作,養大他和妹妹,自小由外婆照顧,甚少機會與父母溝通:「夜晚食完飯,佢哋都未返嚟,總之瞓醒嘅時候,已經唔見咗人㗎喇。」Toni兒時不懂事,內心曾責怪他們:「好似缺乏咗關心同照顧。你會覺得,人哋有阿爸阿媽成日陪佢出去行吓、玩吓,自己又無。」直至Toni開始落舖,用手搓一舊麵糰,店舖大小事與父母無所不談,才體會到「滿溢」。

說英語有難度嗎?雲姐笑言,她也是邊做邊學。

半夜吃止痛藥 傷痕成一家人的印記  

Toni18、19歲時,對未來沒方向,只是抱著一試無妨的心態在餅店工作。跟著父母學習搓粉焗包、造蛋糕,才發現殊不簡單。以小蛋糕為例,Toni說,打蛋漿的時間長短,也會影響烘焙效果,「太耐會愈烘愈縮,唔夠耐就會發得唔夠高」;掌握入爐的時間亦是學問,「一係就燶咗,一係就個面熟,入面未熟透。」每天看著粉糰發烤、在焗爐裏發大,轉眼間Toni也從一片空白的粉糰「成形」了。今年他31歲了,在餅店工作超過10年,一雙巧手準確如電子磅,記住了材料的重量;今年還嘗試製作新口味小蛋糕:「整過咖啡味、橙味,有客人都鍾意,返嚟問仲有冇咖啡味買。」

雲姐有坐骨神經痛,不宜久站,為工作卻沒辦法,左腳腳跟也漸漸腫起來。Toni說,這次結業也是休息的機會。

10年來更練成無懼工場悶熱的身軀,面對熱氣騰騰的焗爐和炸油條的油鑊面不改容。Toni說,從高溫的焗爐裡,伸手拿出麵包時,若不小心碰到盤邊就會立刻起水泡:「開始會怕熱唔夠膽伸手入去,而家直情照掂之嘛。」Toni和母親雲姐的手臂也能看出一道道燙傷的痕跡,成了一家人身份的印記。

一家人輪流在舖後的工場搓粉焗麵包、在舖面做招呼,麵包和蛋糕無間斷出爐,日日如是。單是一盤15個的雞尾包,每天也賣出20至30盤,Toni也不清楚餅店每天的總產量有多少。這10多年來的辛勞已令Toni的手背勞損,坐著不動也會隱隱作痛,他自然知道父母的勞損比他嚴重得多;偶爾,他們夜裡要吃止痛藥才能入睡。雲姐有坐骨神經痛,不宜久站,卻沒辦法,左腳腳跟也漸漸腫漲起來。

一切只能在回憶中回味,Toni雖然不捨,卻覺得可能是好事:「可以休息吓,辛苦咗咁耐。希望帶下佢哋去旅行,佢哋都好多年無去旅行啦。」

2.5元麵包也有客議價 怎能加價敵租?

然而,全身疼痛卻換來什麼?加租,不就是加價便可以嗎?Toni說,街坊生意只能薄利多銷,難以加價,即使2.5元的麵包也有人「講價」:「唔係唔想加。係一貴,啲人又有嘢講,加5毫子都話貴。」面對加租,餅店無法承擔,將會於6月尾結業:「呢啲時勢嘅嘢,冇得唔到你放低。」Toni雖然不捨,卻覺得可能是好事:「可以休息吓,辛苦咗咁耐。希望帶下佢哋去旅行,佢哋都好多年無去旅行啦。」他笑說,希望最後一個多月能賺多點,先休息。至於自己的事業發展,或是另找舖位就再作打算。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